第十九章 逃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黑暗永不停息第十九章 逃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在光滑的地上摩擦……”

  一个高亢嘹亮的男声唱道。这声音震撼心灵,白司一觉得,不只心灵被震撼了,连酒店的房屋都在这声音下被震得颤了一颤。

  白司一突然觉得身上一松,三根把她定在地上的无形钉子消失不见了,白司一立刻支撑起身子从地上爬起来,看向那个遛狗的男人。

  此时,那个男人已经用一个搞笑的姿势趴在了地上,身边吊着一颗大葱。他的脸和膝盖紧紧地贴在地上,屁股却撅得高高的,身体一拱一拱地在地上摩擦着脸。左面脸颊摩擦几下,又转过另一侧的脸,来回不停地摩擦着。就像空气中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男人当作了一块抹布,正在尽心地擦除着地上的污渍。然而,就算如此,男人也没有放开手里抓着的狗链。

  此时,男人撅起的屁股,正高高地对着白司一,白司一伸出脚,想要狠狠地在这个男人的屁股上来一脚,以报刚刚的结石之恩。

  男人感觉到白司一的靠近,嘴里立刻念叨了一句话,一本书出现在他的身体上空,估计是什么防御能力或是物品。

  “姐,快跑,只有三十秒,你攻击他就失效了。”林飞飞的声音及时制止了白司一的动作。

  白司一这才明白过来,就在刚刚,林飞飞趁着男人不备,对着男人丢出了自己的葱,随后从卫生间里跑了出来,通过红木门上的大洞钻了出去,站到了走廊里,正焦急地对着自己招手。这孩子原来一直藏在了卫生间里,这个遛狗的男人注意力一直在白司一的身上,没有留意身边半开着门的卫生间,这才阴沟里翻了船。

  白司一想要绕过在地上来回摩擦的男人,跑到走廊里和林飞飞汇合,但是面前还有一个叫比利的男人站着挡在她面前。比利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主人在地板上翻来覆去地摩擦,却没有要上去帮忙的意思。甚至,当比利发现白司一警惕地看着自己的时候,还向后退了一些,悄悄地给白司一做了个竖起大拇指的手势。

  白司一尽量绕过地上的男人,也没有放松对比利的警惕,尽量迅速地来到了林飞飞的身边,一把拉起了林飞飞完好的那条手臂,飞快地向着电梯的方向跑了过去。

  电梯果然还停在这一层,白司一按下向下的按键,电梯门立刻就打开了。两个人冲进电梯,当电梯门在面前合拢之后,才开始大口地喘息起来。

  “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白司一喘了几口气,对林飞飞说道:“三十秒时间太短,那个人肯定会追上来的。”

  林飞飞喘着气,问道,“那怎么办,那个人有枪,我们不能往外跑。”

  白司一想了一下,衡量了一下酒店外最近的遮挡物和酒店大门的距离,心里有了个主意。

  当电梯在一楼大厅停稳的时候,白司一在下电梯前,飞快地在电梯多个高楼层的按钮上面都按了一下。白司一看了眼一旁的另一部电梯,果然,那部电梯也开始运行了起来,正从一个高楼层向下降低着,估计是那个男人摩擦的时间结束了,看到这部电梯在下降,就叫了另一部电梯追了上来。

  白司一拉着林飞飞,冲向了大厅的服务台,林飞飞立刻就明白了白司一的意思。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爬进了服务台里,然后缩起了身体压低呼吸,尽量不让人察觉。

  刚刚藏好身子,另一部电梯就发出了“叮”的一声提示音,也追到了一楼大厅。

  电梯门刚刚打开,就有两个脚步声匆匆地从电梯里冲了出来,在大厅擦拭得光可照人的大理石地面上敲击得啪啪作响。那个男人不断低声咒骂着,带着他的比利一阵风一样冲出了酒店大门。

  林飞飞想要探头出去看一眼,被白司一一把按住了脑袋,还对他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果然,没过多久,那两个脚步声又匆匆地跑回了大厅,回到了电梯前。

  “妈的,这个鬼女人,还有那个臭小子,等我抓住他们,一定要剥了他们的皮。21楼,可真狡猾。这次老子把每道门都撬开,就不信找不到。”那个男人骂骂咧咧地带着比利又进了电梯。

  白司一等电梯开始运行了,小心地探出一点头,确认大厅里的确没人,才一把拉起林飞飞,翻过服务台,向着酒店外面冲去。

  她还记得,那一行红字旁边有个歪歪扭扭的箭头,箭头所指向的方向,不远处就有一排小房间,不知道在这个酒店里是做什么用处的。只要跑到那一排小房间后面,从酒店主楼的这个方向,就没办法观察到房间后的状况了。那个男人的狙击手段,给白司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可不想让那个男人给自己的本体也来上一枪。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酒店里的街道上,所有的灯光都被点亮了,各种颜色的灯光,给夜晚的酒店花园笼罩上了一层迷幻的色彩。酒店里种植的各色花卉绿植,在这片童话般的色彩里,仿佛也多了几分绚丽和生机。从喷泉的方向,甚至还有悠扬的小提琴乐曲播放出来。喷泉吐出的水柱,随着旋律的高低,来回起伏着,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也向周围的空气里喷洒着朦胧的水汽。

  但是,这一切美景,显然给白司一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她的眼睛里被各种颜色的色块填充满了。各种颜色的色块拥挤着,扭曲着,都想通过她的眼睛钻进她的大脑,占据一席之地。

  在跑下酒店门口的楼梯时,白司一被这些色块影响,又没有掌握好距离,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还好林飞飞及时的拉了她一把,帮助她稳住了身形。可是她依然扭到了脚。

  白司一疼得“嘶”了一声,脚下却不敢停,一瘸一拐地示意林飞飞在前面,拉着她继续跑。

  林飞飞也知道,现在不是多说废话的时候,顺着白司一指示的方向,低头向前奔跑着。白司一拉着林飞飞的衣角,发现跟着别人走倒是一个免得自己跌倒的好办法。她还是没有完全适应眼睛里看出去的彩色方块世界。在这个方块世界里,她判断距离的方法,就是看组成物体的方块的大小。方块小一些,就说明距离比较远,方块大一些,就说明距离比较近,而这一点点微小的差距,在匆忙中,往往是很难判断的。

  就在他们跑过喷泉的时候,喷泉播放的一段音乐正巧到了尾声,在一个高音服后,乐曲停了下来。喷泉的水柱,也在喷出一道最高峰后,猛然停止了,变成了一潭死水。

  然后,“砰”的一声,枪响了。

  林飞飞骤然发出一声惨叫,向前跌了下去,白司一也被带倒在了地上。

  “林飞飞?”白司一焦急地看向林飞飞,生怕自己看到的又是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

  却没有想到,林飞飞“哎呦哎呦”地叫唤着,摸着自己的头,就打算爬起身来。看他的样子,除了头疼了一点,头上连一个伤口都没有。仿佛只是被一颗小石子砸了一下而已。

  白司一却不敢大意,一把把林飞飞重新按回了地上,白司一拉着林飞飞,两个人一起爬着躲到了喷泉的另一侧,让喷泉挡在两人和酒店大楼之间。

  “你视力好,看一眼,从哪里打来的。”白司一对林飞飞说。按理说,那两个人不应该这么快就去到了高层,还判断出白司一和林飞飞两个人没在酒店里,还能这么快找好位置狙击他们。

  林飞飞小心翼翼地伸出头,在喷泉重新喷出的水柱的掩护下,向着酒店仔细看了一会。

  “应该是从七楼打过来的,就是咱们刚才出来的那个房间,那个房间的窗子开了,我还看到窗帘动了。”林飞飞一边说,还一边摸着自己的后脑,疼得呲牙咧嘴,露出了左边嘴角的那颗小虎牙,就跟一只刚长牙的小老虎一样,虽然极力做出凶恶的样子,但是怎么看都可爱极了。

  “那个变态男人。”白司一咒骂了一句,很快就想明白了原因。

  那个男人肯定是不相信白司一和林飞飞坐电梯上楼了,怀疑他们还是藏在了七楼的其他房间,又怕他们是真的想逃出酒店在跟他们玩时间差,所以就故意说要追到高层去找人,却是回到了七层他们逃出来的房间,时刻观察着酒店下方,所以正好狙击到了两个人。就是不知道,能够一枪炸开尸体头颅的子弹,为什么打在林飞飞的头上,只是让林飞飞疼了一下而已。

  白司一可不敢让林飞飞出去,再让那个男人打一枪试试看。万一下一枪又变回第一枪的威力了怎么办。

  现在可糟糕了,白司一和林飞飞躲在这个喷泉后面,离酒店大楼和白司一想去的那排房子,之间都有一段距离,如果他们贸然出去,肯定会被再次狙击的。白司一不让林飞飞去试验子弹威力,她自己也不想试一次。

  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转移一下那个男人的注意力,让他不要盯着这边就好了。

  白司一努力地想着办法。到底怎么样,才不会被爆头呢?突然,无头尸体的样子出现在了他的脑中。

  对了,那具无头尸体,还丢在7018的门口呢。估计那两个男人还没有心情做毁尸灭迹的事情。

  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白司一的脑海里。

  白司一对一旁的林飞飞耳语几句,林飞飞想了想,仔细打量了白司一一会,有些忐忑地点了点头。

  白司一见林飞飞点了头,立刻趴在了林飞飞的背上。

  7018门外,无头的尸体微微动了下手,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墙壁,当尸体摸到门上那个被腐蚀掉的大洞的时候,白司一心里立刻松了一口气。果然,这具尸体还在刚才的位置,这两个男人并没有时间处理这具尸体。

  尸体小心翼翼的,用最轻缓的动作,一点点地爬进了7018房间内,向着记忆里窗口的方向爬了过去。

  那个矮个子男人,正站在窗口,手比了一个手枪的手势,聚精会神地盯着喷泉的方向。

  那个该死的女人还有那个小崽子,居然让自己在地上用脸擦地,虽然以前他杀过不知凡几的玩家,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想要杀死两个人,不,不能痛快地杀死,先用“射首座”在他们的头上开几个洞,等他们没力气逃跑了,就抓过来,给他们全身都种满石头,再用“消化液”把他们的四肢都融化掉,最后再把他们……

  男人正在幻想,抓住这两个人之后,要怎么样折磨他们才能解恨,他的狗比利突然开口了:“主人,你要不要坐下休息一会?”然后是移动椅子的声音。

  男人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头都没有回:“别烦我。”

  狗比利立刻安静了下来,搬动椅子的声音也停止了。

  男人的心理有些得意,这条狗链子果然是好东西,自己花了3000个点数,对方还是看自己身后势力的面子,才卖给自己的。被这条狗链子套上的人,只要不伤害他的性命,就会变成主人的忠犬,听从主人的一切命令。

  男人却不知道,他身后的比利,见男人果然没有回头搭理自己,无声地笑了,把手中的椅子放到了一边,把尸体爬向瘦小男人的障碍给顺利地清除了。

  其实,尸体刚一爬进房间,比利就发现了。这个东西,不是刚才带着瘦小男人和自己找到那个女人的无头尸体么?在瘦小男人对付那个女人的时候,这个东西安静得就像是一具真正的尸体,没想到现在居然又动了起来。要说这无头尸体和那个眼睛放绿光的女人没有一点关系,他才不信呢。那个女人能让瘦小男人丢那么大的脸,这简直是比利被骗带上这条狗链子之后唯一开心的事情了。比利相信,现在这具尸体动起来,绝对不是为了对付自己,那么,显而易见的就是为了对付这个瘦小男人了,既然是这样,他不如帮一把好了。反正男人也没有下达必须把背后有一具尸体活过来的事情告诉他的命令,不是吗?

  尸体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比利男人帮了个不小的忙。毕竟要是尸体撞在椅子上发出声音,可能就会引起瘦小男人的警觉,从而功亏一篑了。

  在尸体成功摸到瘦小男人的脚踝的时候,趴在林飞飞背上的白司一立刻喊了一个“跑”字,林飞飞立刻艰难地背起了白司一,拼尽全力向着那一排小房子跑了过去。

  瘦小男人看到喷泉后面有人站了起来,刚要开枪,却不想自己的脚腕被人用力扯了一下,立刻重心不稳,向一边跌了下去。男人猛地转身看向脚下的地面,却正好看到一个露着森森脊椎骨的脖子。

  尸体抓住男人的脚腕就不松手,顺着男人的腿向上抓去。

  瘦小男人立刻用力地踢腿,一下下的踹在尸体的身上,但是尸体毕竟是尸体,又没有痛觉,男人踹了几下,尸体却抓得更紧了。

  然后,只听“撕拉”一声,男人的裤带被拉开了,裤子顿时在尸体的拉扯下滑到了小腿部位,漏出了男人里面穿着的印着一群小黄鸭的四角短裤,和小腿上一腿的腿毛。被拉掉的裤子,差点又把男人绊了一个跟头。

  尸体抓着手里的裤子,似乎也呆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冰凉的手顺着男人的大腿,就摸向了男人的四角裤。

  瘦小男人悲愤地大吼一声,连另一只手里一直抓着的狗链子都顾不上了,两只手一起抓住自己的四角裤,和尸体争夺起四角裤的所有权来。

  比利男人看着这一幕,眼睛都快掉出眼眶了,嘴巴长得大大的,他想过很多种尸体对付瘦小男人的办法,但是从来没想过扒内裤这种招数。简直,简直是太特么解恨了。比利看着瘦小男人脸上悲愤欲死的表情,只恨不得立刻大笑三声。

  尸体见怎么也扯不下来男人的四角裤,干脆一个扑身,一把扑倒了瘦小男人,把男人压在了身下,用手臂紧紧地箍住了男人的双手臂和腰。

  男人拼命地在尸体冰凉的怀抱里扭动了起来,看到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比利,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帮手,立刻气急败坏地喊道:“你是死的啊,快帮我把这东西弄开。”

  比利愣了一下,看看已经掉在地上的链子的另一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来,帮着瘦小男人掰动尸体的手臂。但是比利明显在出工不出力,甚至还在男人快要挣脱爬起来的时候,假装被尸体打倒了,把尸体和瘦小男人一起压在了身下。

  等瘦小男人终于靠着自己的力量把尸体的双手臂弄脱臼了,从地上爬起来,尸体也不再活动之后,男人再跑到窗边向下看,哪里还有白司一和林飞飞的影子。

  酒店里,立刻传出了男人悲愤的怒吼声:“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喊完这一句,男人匆匆系上裤子,抓起比利的狗链,就冲出了房间。


  黑暗永不停息



黑暗永不停息 https://www.8wav.net/html/book/5662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