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营外忽闻来远客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两眉何处月如钩28,营外忽闻来远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王征收好了信函,贴身放妥,和陈琪、华阳走在开封府的大街之。

  今天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大街之却也人流如潮,南来北往者川流不息。

  街道两旁,时有高大宅院,红墙碧瓦,应是大家富户、高官显贵、甚至是皇亲国戚的住所。

  而各色店铺琳琅满目,包子面食、酒楼鲍肆、南北日杂,绫罗绸缎、鞋袜成衣…甚至还有高鼻赤发,满面虬须的外族商人在此行脚驻商。

  “想吃烤羊肉串,特别是那个…那个疆正宗的,可惜没有。”陈琪说着,对王征眨眨眼,坏坏的一笑。

  王征会意,笑嘻嘻说道:“烤串是没有,不如我给你叫份外卖吧?”

  陈琪举拳欲打,抬头却看到一家成衣店。一时玩心大起,拉了王征耳语一阵,两人嘻嘻哈哈笑了笑,走了进去。

  “不成不成,做不了做不了!”

  胖乎乎的成衣店掌柜听了陈琪的描述,大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这也不合礼数,没的败了本店的名声!”

  “再说也没有现成的板样,急切之间哪里做的出来?”胖掌柜颇有些为难。

  原来陈琪想仿照那个世界的服饰,要做下各分、对襟开,还要裤子衣都两边有口袋的男式和女式衣服各两套。

  “男士也罢了,哪有大户人家的小姐穿这样的服饰抛头露面的?”

  掌柜看着陈琪花儿一般的模样,笃定地说。

  华阳也有些吃惊,心道这两个小鬼头刚才神神秘秘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会儿又要作什么怪?

  听这小姑娘描述,似乎是要做的是江湖人士的夜行衣靠。她俩人是去送信,又不是趁夜去打劫,要夜行衣做什么?

  难道她二人还要在路打家劫舍?

  华阳一想不妥,急忙前说道:“别听她乱说,才不做这样的样式。”

  “我们是正道人士,不做那些摸黑溜门的勾当!”

  说完白了陈琪一眼,自作主张地帮她二人选起衣服来。

  说话间华阳给陈琪选了一套月色镶紫花的绸裙,却和陈琪身的道装相差仿佛,只是不象道装那么规整罢了。

  陈琪苦笑着接过。自己则选了一套花带蓝、蓝有紫,带饰繁杂、裙裾飘飘,还带镂空丝线的裙。

  瞧着她来去的高兴样,胖掌柜一脸的诧异!

  这却是为迎春院的红姑娘或者头牌准备的衣服,这小姑娘怎么看也是正经人家的出身,怎么偏喜欢这种衣服呢?

  华阳见状也觉不妥,忙道:“师妹,这裙子如此单薄,不保暖且不说,又露了皮肉,如何使得?”

  陈琪嘻嘻一笑:“无妨,我里面穿着密实一点的里靠也是了。”

  说完又帮王征选了两套书生衣袍,一套靛蓝,一套淡紫。

  王征眉开眼笑的接过。

  华阳心下嘀咕:“这个小师弟,自从遇到了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怎么风格口味大大的变了?”

  “这两套衣服的颜色都是如此地光鲜,穿在身岂不象个采花大盗?”

  ..........................

  济阳的冬天,一片肃杀之气,广阔的平原朔风阵阵,难见一丝绿色。

  此刻,大金国京东东路济南府留守使、辽阳王完颜雍正在大帐内心急如焚,如热锅的蚂蚁,几不能自制。

  完颜雍与完颜亮一样,都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之孙。

  完颜雍之父完颜宗辅是太祖第三子,但完颜宗辅早亡,其时完颜雍才12岁。

  父丧之后,完颜雍与母亲相依为命,度过了困难的少年时光。

  母李红鸳出生辽阳大族,知书识礼。完颜雍受母亲影响,自小接受汉家教育,通晓四书五经,诗词歌赋。

  王妃乌林氏出自辽阳贵族,其父石土黑在破辽之战战功卓著,与完颜宗辅乃生死之交。

  乌林自幼便受汉化教育,采超群,美艳贤良,又素有智计。

  特别是在母李红鸳出家为尼之后,乌林氏譬如完颜雍之一臂。完颜雍少年夫妻相互倚靠,渡过了重重迫害与危机。夫妻二人,情意深笃。

  完颜元宜端坐大帐一侧,辽阳王听到乌林王妃被李若水掳走失踪的消息必有激烈反应,原在他意料之。

  完颜元宜本是辽室贵族之后,名耶律元宜。金破辽时,家族被金兵屠尽。他却为完颜雍之父完颜宗辅所救,赐姓完颜。

  完颜元宜在截杀李若水未果后,急忙火急火燎来给辽阳王来报信。

  他深知辽阳王与王妃情意非一般,担心他一个不忍,做出不可预料之举。坏了大事,前功尽弃,说不定还要丢了性命。

  以完颜亮的所作所为,直接诏王妃进宫面圣,用意昭彰,自不必说。王妃入了宫,自然是羊入虎口,哪里还能保得清白之身?

  “那个狗帝,如此兽行,恨不能立时便取了他性命!”

  “我打听得那人自从在大青山破了玄后不久,便独自北去,进入莽莽雪原,踪迹不显。”

  “猜测之下,他应是要寻觅一处天地灵气聚集之地,独自闭关一段时间。要不然,哼哼!”说到这里完颜元宜脸露出狠色。

  听到完颜元宜说到“那人”“破玄”之类,完颜雍脸不可觉察地出现了一缕痛楚之色。

  “那人”与母妃牵连极深!母妃在父王归天之后,不肯遵从女真习俗改嫁宗室,却执意出家为尼,八成与他有关。

  完颜雍不得已从不提及他的姓名。

  完颜雍究竟也是有雄才大略之辈,此时却稍稍镇定了一些。他对自己的结发妻子了如指掌,一想便透。

  说道:“王妃被那天师道李若水所掳,未必不是她自己定的脱身之计。”

  “只是,她到底去哪里了?她若有不测,本王一人独活还有什么意思?”

  “你这便和本王一道去寻找王妃吧,我这里的事交给那副使乌带便了!”完颜雍望着完颜色元宜决然说道。

  完颜元宜双眼一瞪:“王爷稍安毋躁,此事万万不可!那狗帝…”

  完颜元宜话才说得一半,却听得军门外鼓噪之声大震,刀剑撞击之声可闻。

  二人乃大惊,居然有人闯营?

  完颜元宜和完颜雍听得营鼓噪,出得帐门,却见营门口一阵混乱。

  两个少年骑在马,东打一拳西挥一掌,一众军士纷纷倒飞出去,扑地不起。

  完颜元宜见状也不打话,远远一掌轻轻飘飘挥去,只见其一人被这一掌打得倒飞二丈。

  另一人明显是个少女,长发飘飘,自马跃起,却追去堪堪扯住先前那人之手,双双稳稳地站在地。

  两个少年“呛啷”出剑,并排而立,双剑斜指,丝毫不见慌乱。

  完颜元宜吃了一惊!别看他身形高大,满面虬须,却是个心思细密之人。他一出帐门便看到这两个少年虽然拳打掌劈,却并没有动用兵刃,倒地军士也明显并无大碍,事有蹊跷,这一掌便只使了三分力道。

  但这两个少年明显年纪轻轻,顶多也十六七岁年纪,居然有如此修为,却不得不让人高看一眼。

  完颜雍此时也已站到完颜元宜身边,见状脸也是露出玩味之神色。

  完颜元宜喊了一声:“小心!再来!”

  “呼”的一掌,打了过去。完颜元宜这一掌故意弄的掌风呼呼,却用了近六成功力。

  只见长发少女叫了一声:“情深深!”一剑暴起,竟有三尺淡淡光华。

  另一个少年叫了一声:“意蒙蒙!”扭头旋身,一剑斜劈。

  刹那间二人身周紫气大盛,竟是硬接了完颜元宜这一掌,剑气和掌风相接,嘶嘶有声。

  两个少年各自一手相缠,另一手持剑,相互倚靠,并排而退。却只后退三尺,便双双稳稳立住。

  二人发丝飘飞,衣袂起舞,又一般的丰姿俊秀,宛如一对金童玉女。


  两眉何处月如钩

两眉何处月如钩 https://www.8wav.net/html/book/5661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