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观日岩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两眉何处月如钩13, 观日岩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抱真昨夜与孙不二师姐切磋剑法,终是略逊一筹。

  到了抱真、孙不二这个境界,切磋已经用不着拿着剑如泼妇般砍来砍去。

  二人在房内打坐观想,剑心通明,自有剑气纵横。

  若论剑法,自然是全真派剑法名气更大。当年王重阳自创全真剑法后,与恋人林朝英石室练剑十余载,出道后剑法之强,宇内无双。

  天师道以道法驰名,剑法,却也不差。前代鲁真人仗剑江湖,留下了许多传说:大破茅山、巫教、盅教,杀“五斗米”教主张修,至今犹让人津津乐道。

  青城剑法并不郁于门户之见,吸采各家所长。因为近些年来天下独大,藏经阁各门各派的剑法无所不包。

  什么《达摩剑法》《越女剑》《鸳鸯蝴蝶剑》《六脉神剑》《冰魄寒光剑》《独孤九剑》《天外飞仙》……

  甚至连《辟邪剑法》都有,只是派严禁门下弟子练习,仅作研究借鉴之用。

  夜半时分,孙不二和抱真二人斗得正紧,山顶突然一阵笛声破空,来的古怪。

  抱真终究不如孙不二年纪既长,心境又平和,内息不稳,受了笛声干扰。

  本来或许还能坚持甚至未必不能扳回。哪曾想随后一阵歌声传来,分明却是那王征的声音。

  这个唱腔抱真在青城也听王征在发狂时吼过几回,那时倒觉得别有意味,这时候听来却如同嚎叫。

  这家伙居然深更半夜跑到东峰顶发狂来了?抱真有些恼怒,微微分神,更露败象。

  一招杀手锏天外飞仙居然只使出平时三成功力,被孙不二轻松化解。

  抱真无计可施,支持了大半个时辰终于不敌,拱手认输。

  青城女冠,若论剑法,抱真尚不及曹逸。抱真想道:孙师姐大约和曹师姐在伯仲之间吧!

  自己输给孙师姐并不冤枉,究竟道法修为尚不及她,剑心通明有缺。

  王征这家伙既然这么喜欢唱歌,明春与龙门派大,这歌的人选好办了,哼!

  清晨,抱真刚起床收拾停当,便听得孙师姐身边的弟子在门外问候:“抱真师叔可妥当了?师父在外面等候着呢,再晚一会儿过了时辰了。”

  抱真连忙跨出门来,与孙不二会齐了一起去观日出。

  此时东方天际微明,云层隐隐透出红光。

  抱真眼睛朝孙不二瞪着,却不举步。

  孙不二明白过来,面露微笑:不服输啊,还?,谁怕谁?于是缓缓点头。

  二人同时身形一闪,如烟如雾,如隐如现,直朝山顶而去。

  这次终是抱真领先半分,眼看要扳回一局,抱真心怀大畅,面已经露出微笑。

  哪料到意外出现:抱真正要立定在峰顶观日岩,却见大石之,躺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依偎着睡得正浓。

  抱真一惊之下,这一脚便无论如何再也跨不出去!孙师姐却已与自己同时并肩而立,并不差分毫。

  又是王征这家伙!晨光之下,抱真瞧得分明。

  此时却不是恼怒,而是惊讶:旁边的少女却不是华阳,看服色显然是华山弟子,自己并不认识。

  这少女是谁?征儿这小鬼头什么时候却和华山的小师妹搅和到一起去了?

  抱真询问的目光看向孙不二。

  孙不二年过五旬,道心渐稳,对待门下弟子也更为亲厚。陈琪八岁入了自己门下,如同自己养大,情同母女。

  虽然陈琪此时偎在那里熟睡,云鬓把大半个脸都遮住。甚至边的少年还有半片衣角搭在她的头,挡住了额头。

  但孙不二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孙道人这时刻面平静如水,内心却一阵涟漪:我这徒弟怎么了?平日里一心向道,进境不凡,性情高冷。

  平素从未见她对任何男子假以辞色,怎么一夕之间变化这么大?

  是了,前几日马师哥还说天师道这次来的两个后辈弟子颇有气象。特别是这个男弟子,年纪轻轻,道法小成。只怕我龙门派后辈弟子只有琪儿堪。

  哪曾想她二人此刻竟相依相偎,如此这般同睡在这观日岩?

  孙不二望着在睡梦相依偎的少女少年,想起当年和马师哥初相识,江湖并剑的旖旎时光,脸露出微笑。

  抱真看到孙不二脸居然露出笑容,一时不知是该气还是该恼,心里没来由感到有些空落?失落?这种感觉飘飘渺渺,不可捉摸,一时呆了。

  以自己的道心通明来看,自己似乎和这个少年隐隐有什么干连。收徒既不成,那还能是什么呢?

  抱真曾为此想了很久,空空荡荡的没有结果。

  “他离道师境只差一线,到时成了我的小师弟,也是一种干连吧,”

  抱真若有若无的嘘了口气,放下心结。

  这时候便听得衣袂声响,一众华山弟子终于跟了来,男男女女,约摸五六人之数。

  看到观日岩的情景,进退两难,指指点点,弄出许多动静。

  熟睡的两人终于被惊动,几乎同时醒了过来。眼看身边围了这么多人,甚为吃惊,有些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师父”“师叔”,两人同时喊道,慌慌乱乱地爬起来站在孙不二和抱真面前,如同做了错事的孩子,俯首低眉。

  霎时间,王征、陈琪迅速对视一眼,默契顿生。二人虽然少年人的样貌心性,却是青年人的心智,顿时双双心明了:

  没法解释,解释不了,不能解释,不解释。

  此时东方一轮红日冲破天际边线,冉冉升起,天际霞光万道。晨光映照在两个少年脸,自有朝气蓬勃。

  孙不二看着二人,微笑更甚:这才是我道家的未来!

  陈琪看到师父面露微笑,脸一热,眼光偷偷朝王征扫去。

  此时不昨夜月光蒙蒙,分明可见他虽然朦胧半醒,但依然面容清秀,两道浓眉如山峰凝聚。

  最重要的是,最最最重要的是,他居然也是那边来的人!

  陈琪依稀仿佛,仿佛依稀,觉得认识他已千年万年,等待他已万年千年……

  “琪儿,回房去,这里凉。”

  孙不二终于开口,如同母亲吩咐自己的孩子。

  “弟子王征,随我回莲花峰。”

  抱真说道,语气平静,无惊无喜,不恼不躁。

  在此时,南峰下棋亭响起一阵大笑,群山回响:

  “哈哈哈!孙师弟承让了!”

  声音欢愉无,仿佛达到了人生巅峰。

  却是谭处端,兴奋之下,故意用了内息,声达数里,山峰回响。

  想必他是要晓谕华山群峰:我谭处端下棋终于赢了!


  两眉何处月如钩

两眉何处月如钩 https://www.8wav.net/html/book/5661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