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们的1660第四十二章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柳如是嫁给所谓的文坛泰斗钱谦益时,才24岁,而钱谦益的年龄可以当她的父亲,这属于是典型的老牛吃嫩草。

  但可以让人相信的是,她必然是经过理智的思考后做出的最明智选择。

  24岁在那面的世界也就是大学刚毕业,是花一样美丽的年龄,在眼下这个时代却是大龄了。

  柳如是深知“今日也大姐,明日也大姐,落得一包脓”的青楼生活终非长久之计,从良方为正途。

  但像她这类女子,要找个什么样的男人,却得费心思了。

  相貌美艳、思想大胆,而且又是长年生活、工作在红灯区的柳如是,并非没有异性朋友。

  早在嫁给钱谦益之前,她便曾与几位风流俊俏、才华横溢的男子有过亲密的“恋爱”关系。

  她的情人大多是江南正义人士,张溥、宋徵舆、陈子龙便是其中代表。

  由陈子龙的行为,也可以看出柳如是的政治倾向,证明她绝非一位相貌美丽却头脑简单的女子:她是女人中的精品,甚至是极品。

  在风月场所打滚多年的柳如是,深知年轻男人的不可靠。

  她以前那几位风流俊俏的情人,不是死了就是分手。她既然曾经轰轰烈烈地爱过,也就知足了。

  嫁给年长的钱谦益,实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首先,钱谦益是文坛泰斗,可以与她诗词唱和;其次,钱谦益年龄比她大得多,势必非常疼她;再次,钱谦益地位显赫,柳虽为名妓,但毕竟是个“妓”,她若想提高自己的地位,一定要找位有权力、有地位的男人做依靠。

  直到现在的结果可以证明确实如此

  钱谦益是常熟著名才子,早在明朝晚期就已驰名文坛,家中府第连云,肥田千顷,奴婢过百,财力雄厚。

  不管哪个时空,女人的命运往往跟男人结合起来,夫贵妻荣,是不少女子梦寐以求的。

  而明末时期那几位名妓,也确实因为丈夫位高权重而有机会在青史上搏击个留名的殊荣。

  还有一点,即钱谦益与她的政治思想志同道合。

  既然两人情投意合,其它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面对柳如是的一片痴情,钱谦益无法再犹豫退缩。

  终于在1642年一个阳光明媚的夏天,柳如是正式被一顶花轿抬进了钱府朱门。

  钱谦益与柳如是的婚礼办得简单而别致。

  他们租了一只宽大、华丽的芙蓉舫,在舫中摆下丰盛的酒宴,请来十几个好友,一同荡舟于松江波涛之中。

  舫上还有乐伎班子。在热闹悠扬的萧鼓声中,高冠博带的钱谦益与凤冠霞帔的柳如是拜了天地;又在朋友们的喝彩声中,到酒席边,喝下了交杯酒。

  这对老夫少妻甚至如同那面时空的年轻人一样,举行的是“旅行结婚”。

  他们相携着出游了名山秀水,杭州、苏州、扬州、南京、黄山处处留下他们相偎相依的身影。

  柳如是问丈夫爱她什么,钱谦益说道:“我爱你白的面、黑的发啊!”言外之意是无一处不爱她。接着,钱谦益又反问娇妻。

  柳如是偏着头想了想,娇嗔地说:“我爱你白的发、黑的面啊!”说完,两人嘻笑成一团,俨然是一对打情骂俏的小情人。

  嫁入钱家之后,柳如是开头还是过了一段比较平静的日子。

  钱谦益娶了一位美女不是一般的美女,而是艳压江南的才妓,自然非常高兴,故与柳如是琴瑟相合,悠然自得。

  当然,他们也不会很轻松。

  在这个时空,那些所谓的名士与官爷狎妓嫖娼,大家会津津乐道的。

  可若娶入家门当小老婆,不给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骂死才怪。

  而名满天下的钱谦益以“爷爷”辈的年龄,娶了秦淮河的如花名妓,在当时引起的轩然大波是可想而知的,而钱家人的反对更是可以想象。

  当然,柳如是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必然可以处理家庭内部矛盾这类棘手的事情。

  因此,她不单单获得了钱谦益的尊重,而且想必让那些议论纷纷的人们也刮目相看。

  所以,当钱谦益有了投奔汉唐集团的心思之后,他当然要与柳如是商谈了柳如是的态度对他来说很重要。

  因此,钱谦益对柳如是感慨了一番汉唐集团的所作所为后,他发现自己的爱妾并没有直接应,而是陷入了沉吟之中。

  事实上,钱谦益在当时早已经在心里把柳如是看成了自己的真正的妻子。

  就在前几年,柳如是在钱谦益到鞑虏强盗集团所占据的京城任官时期,与一青年有了婚外情,而且是有了事实上的通奸之事。

  结果,这件事被钱谦益的儿子发现了,在他杀了她的情人后,还要鸣官究惩。

  最让人感叹的是钱谦益对这件事的处理。

  照理说,柳给他带了绿帽子,这是男人奇耻大辱,他应该气愤若狂,家法“伺候”才对。钱的儿子的表现,便显示出了古人知识分子的男权思想。

  谁知钱谦益来后,反而将儿子大骂一顿,甚至对儿子说出不及黄泉,不可相见的决绝之语。

  钱谦益甘当“缩头乌龟”,是不是色迷心窍,老糊涂了,要不怎么会做出如此“惊世骇俗”之事

  其实他的脑子清醒得很,他斥其子曰:“国破君亡,士大夫尚不能全节,乃以不能守身责一女子耶”

  由这几句话,可以看出钱谦益的愧疚心理。

  身为明朝大臣,熟读孔孟之道,在国破之时,他未能“舍身取义”,亦未能“隐居林泉”,反而投降发鞑虏,这本身就是“苟且偷生”,为仁人志士之所不耻。

  其实就算在鞑虏的朝中,无人会骂他,他也问心有愧呵!

  大哥别笑话二哥,其实那时很多人也没资格骂他,因为朝中大臣除了原先的鞑虏功臣们与新取官员们之外,其余的人都是投降者。

  他堂堂一个男子汉都大节有亏,被最爱的女人看不起,又怎能去责备跟随自己多年、且无正式名分的柳如是呢!

  所以,他仍然对柳如是呵护有加这反过来证明柳如是的选择太对太对了!

  那时,钱谦益又选择了投向汉唐集团,他当然要看看柳如是的态度!

  柳如是叹了一口气,说:“那个叫什么鲍威的杭州大市的市长,真不知道他在汉唐集团里是何等地位”

  钱谦益呵呵笑了,捋着自己的花白胡子用温暖的眼光看着柳如是。

我们的1660 https://www.8wav.net/html/book/5638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