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真相比炸弹更可怕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们的1660第二十五章 真相比炸弹更可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李子强董事看着眼睛通红,胸前都是机油的女婿潘峰,这还哪有一点点当年白衣公子的模样了?

  但是,他感觉这个女婿浑身散发的是他喜欢闻到的芬芳味道!

  其实他如果也戴上眼睛,就是小一号的自己。

  他不由得不微笑了,说:

  “赶紧的,和婷婷去旅游吧,什么天神技术也不值得大半夜不家陪老婆!

  结婚的人嘛,要以家业为重!”

  当时,女婿潘峰用抹布擦着手说:

  “爹爹,只差一步了图纸上的数据,我敢说精密度可以达到小数点后两位了,但是效果就是和红星柴油机厂出产的不一样,甚至都赶不上郑家柴油机厂的出品,不服气呢!”

  “你没有写信问问郑斌?”

  “不想,他自己可以搞出来,我也行!”

  这是一个要强的孩子,但是,你不想想人家一次可以动用上百个工匠人手加工一台,所以他们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不计成本的办法总是有效的

  你这加工了一两台就来试车,就想解决问题这不是锅驼机!

  李子强董事像是对自己说话一样,对女婿潘峰说:“你说,技术重要,还是夫妻感情重要?”

  “技术重要!它是人类改变世界的重要手段!机加工技术改变历史”

  李子强董事忧伤地说:“别说了,这都是屁话!当年,最早说这话的人你可以叫他二逼!

  不管哪个世界,人是最重要的,感情是最重要的!

  机加工技术重要?你还不如说马票重要,房子重要,黄金重要”

  李子强董事满脸的苦笑,他好像是在对着那面世界的某人在忏悔,对不起了,那个自以为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年轻人,直到中年时,伤害了别人还不知道呢你凭什么让别人拿着美好的青春陪你去为你自己的理想而拼博?!

  有理想的人,你就一定要让别人尊重你也陪着你去拼?!

  李子强董事嗫嚅着说:“生活不是这样的”

  女婿潘峰第一次看到岳父的沉重,说:“恕孩儿笨拙!”

  “屁!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男孩子你看,你的大飞轮进气不足,排气不畅是吧?而且,你是严格按照图纸上的数据加工的零部件是吧?”

  “正是!”

  “那么问题就不出在你身上了!告诉你一个窍门,机器设备出问题了,一定要往简单的地方去想!

  他妈的你用的钢铁材质有问题了!

  它们制造的进排气阀门受力受热时,产生了形变,气门间隙调整不当了!

  你说当它们关闭不严或是调整的高度不够,你的压缩比能合格嘛?!”

  啊,就这样简单

  “明天,你用不同型号不同产地的钢材重新加工一些阀门挨个试一试,别盲目信汉唐出产的钢铁!

  他们自己还头痛每一个批次的材质都不一样呢!”

  郑家集团靠“穷举”来解决了问题,咱这个孩子可好,太信任汉唐钢铁了,不敢怀疑。

  汉唐集团的物品凭什么就不可能出问题?!

  突破,往往只是解决了一个问题但它真是一个系统工程,而且还需要有某种心态呢。

  汉唐集团公认柴油机技术最好的是江铁生,但是这家伙去了澳大利亚;另一个好手是吴迪厂长,他当然也知道潘峰的技术问题出在哪里,他告诉了李子强董事当时,李子强董事还说要他自己突破啥的飞跃啥的!

  自己真是愚蠢!

  女婿潘峰第二天就解决了问题,第三天小两口就快快乐乐搭着豪华版帆船邮轮去玩了李子强董事看着两个年轻人登上了船,女儿的背影中都全是快乐,这多好啊让技术攻关什么的见鬼去吧!

  事实上,当三家柴油机厂都能加工出合格的大飞轮后,各种型号的产品还是供不应求!

  它的用处实在太多,实在太耐操,维修实在太简单,胃口实在太好对付,所以,哪里都要它。

  当然先解决军事上的用途了。

  梁萧白中队长就是仗着八十马力大飞轮提供的动力,在珠江的江面上跳舞一样的调整着自己的各种动作,他和陆安海战队的机帆船一起陆续端掉了那些炮垒!

  这个时候,伪平南方尚可喜全身披挂了盔甲,手里拄着钢刀,一动不动地坐在了城头的城楼里,而且推开了城楼的大门,他要看着汉唐集团那帮子海盗攻打!

  就是打不过他们,他也要砍掉他们一条胳膊!!

  至少,我广州城里有士气!!

  伪平南王尚可喜真为城里百姓的勇气而高兴。

  他每一次组织武装游行时,太多的百姓都高举着棍棒,顿地有声,齐齐地喊着口号!

  “灭掉汉唐集团!屠尽台湾海盗!”

  “誓与广州共存亡!”

  “生是大清人,死是大清鬼!”

  伪平南王尚可喜每一次听到这样的口号都是心潮起伏,热血沸腾!

  打了一辈子仗的他,如何不知道这样的民心可用?!

  人心齐,泰山移!老话不会错的。

  他总是给那些带头喊口号的将士、军民多一些奖励,只要这样的人一带动,战场上的局面往往就改变了。

  广州城里现在开始缺粮了。

  一开始时,他们向着西南方向,粤西地区抢粮还可以,双方互有些伤亡,但是总能有些收获。

  但是,南明军的实力越来越强大,常常打个平手,可竟然没有收获!

  只有珠江口一线了,可以从别处买到一些粮食

  伪平南王尚可喜常常冷笑,汉唐集团的大头目们也就是仗着命好他们哪有一点点大局眼光!

  若是自己,只要封了珠江口,不用上半年,广州城内就得人吃人,不用攻打,自然溃败了但是竟然让这样的人夺了主子的天下,真真是不服气!

  广州城墙已经变了模样,他敢说是铁桶一般!

  但是吴三桂这个狗东西的逃跑,也真真是让他气吐了血还好,这个消息被封杀了,广州城内敢有汉唐时报、福建时报者,必斩其全家,还带邻居,除非有首告者可免!

  全城只有他能看到这两份报纸!

  四川地区远比这里好守,可他竟然跑了!

  跑吧,他毕竟还带上了自己的弟弟。

  汉唐集团吊死大清王公贵族,他可以理解,但是怎么连洪承畴大学士也吊死了?!

  竟然还用大清律中的军法吊死的未上奏以闻,私带军队,擅启战端,纵兵杀掳等罪名处死。

  实际上,他到京城时,主子没有责备反而是表彰但是真按大清律审,也是让人哑口无言。

  一世英才就这样毁了但是谁都逃不过一个死!

  想要我老尚的人头,用全城的人头来换!

  伪平南王尚可喜就这样拄着刀,在城头安静地等着汉唐集团海盗们的到来,知道你们有那种可怕的飞很远的火箭,来吧,炸吧,我军民一体了!

  全城百姓都拥护我等!

  我才不会单单把他们摆在城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除非你们飞来,就算那坐一个人的物件,何用之有?!

  结果汉唐集团的海盗真飞来了,而且不是坐一个人的物件是能遮天蔽日的那一种!

  伪平南王尚可喜毫无畏惧,但是却充满着悲凉地看着三条如同巨大的枣核一样的物件,远远地来了

  它们越来越大,而且能听到轻轻地轰鸣声城头上的士兵们吓坏了,开始四处躲藏。

  伪平南王尚可喜真的没有害怕,你来要老夫的性命啊,高高地飞在天空上有何用?!

  他伸手招来一下侍卫,说:“传令下去,分发给先前认定为可信的军民刀枪之物”

  当然了,棍棒,那只是用来游行之物,打仗,还是需要真刀真枪。

  伪平南王尚可喜的沉静绝对是定海神针,那三条巨大的枣核平静地飞过了城墙,啥事也没有发生。

  原先找地方躲藏的士兵都讪讪地出来了

  随着工程用飞艇的加工和驾驶技术的提高,汉唐集团的董事会终于批准了载人氢气飞艇的研发工作,开始试制了。

  汉唐集团空安队长刘海洋,心里一直在恨呢,本来成熟的技术,生生让董事会压制了两年多!

  至于说危险,他们时速最高不过四十公里的大飞轮汽车都能出车祸,还压死了乱穿马路的行人呢!

  四十公里时速都能撞死人,你还说什么危险不危险的?!

  让刘海洋队长恼恨的是,三条飞艇的驾驶员,全是通过工程用飞艇培养出来的空安队员,他自己却被命令不准上到飞艇!

  这三条飞艇从热赤大城的空安基地直飞广州城。

  这一天的天气情况非常好,特别是风力和风向适合,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便成功地到达了战场上。

  刘海洋队长当时正在珠江口外海的战船上苦苦等着他们,直到轮到自己火花式电报的发射窗口时,他高兴地收到了电报,他的队员们将比预期晚半个小时到达珠江口!

  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水平了!

  半个小时后,他果然看到了自己的三条飞艇,他们一个也没有落队,远远地向着珠江口来了。

  他马上让人发射了三枚绿色信号弹,表明自己向他们祝贺只可惜他们已经过了火花式电报的发射窗口,只能用这种方法表明了。

  更可惜的是,刘海洋队长想象的那种半低空,密集式轰炸没有被批准。

  伪平南王尚可喜走出城楼,悠悠地看着那三条怪物在广州城上晃悠。

  刚开始时,军民们也怕,后来不也不怕了嘛!

  它们能怎的??有种下来啊!!

  城内有人又开始高喊了口号

  结果那三艘飞艇似乎听到了什么,它们降低了高度,并打开了舱门,竟然是向下面倾倒传单!

  望着那漫天飞舞的纸片,伪平南王尚可喜脸上有些变色了,隐隐有些不安,连忙让人捡来一张看。

  原来那上面竟是这些年发生的真相!

  绝不能让他们知道真相!

  完了,他白白封锁这些年了!

  他马上拔出了钢刀,怒吼道:“快去传令,马上收缴此物,敢看此物者,全家处死!”

  他的侍卫们少有的发呆了天上漫天飞舞的都是此物啊,就像变天了一样,下起了大雪

  伪平南王尚可喜忽然浑身无力,再喊第二遍时,声音小了很多

我们的1660 https://www.8wav.net/html/book/5638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