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南非往事续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们的1660第十八章 南非往事续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按照南非地区的建设计划,他们先要在河口地区建一个简易的码头,以方便设备和货物的下摆。

  至于人员,则都是划行交通艇上岸,本来就没有多少距离的。

  所有的船上都是紧张而有序的情景,许多人都在走去的忙着。

  不时就听到水手高喊,降帆了!

  然后就听到中“唰楞楞”、“轰”的落帆声,巨大的船帆轰然落下由于事先的高声警告,没有人会受伤的。

  先前的经历让他们胆战心惊

  他们来时,整个天空都是乌云密蔽,连绵不断,根本看不见蓝天和太阳!

  猛烈的西风劲吹,一个个涡旋状云系向着东方飞驰,让所有人的心灵都倍受压仰!

  海面上奔腾咆哮的巨浪不时与船头和船舷碰撞,发出的阵阵吼声水手们奋力调整着船帆,努力去迎合着狂风,以期得到上天最大的动力!

  舵手早已经换成了三人操纵,经验非富的船长居中操纵,他们合力转动圆舵,在起伏不绝的海浪中保持自己的方向!

  他们每一个的手背都已经变得青紫了但是没有人在意连白皮们的商船都能通过这里来台湾,他们更能做到了。

  迎风绷紧的帆索发出嗡嗡声,迎风饱满的船帆发出嘭嘭声,它们是在为水手们的高喊声伴奏嘛?!

  “准备迎风转!”

  “航向近迎风二三四帆准备侧受风!”

  “一五顺风帆放!”

  我的天神啊,这个地方的海面上竟然能看到有三种不同的海浪!

  那第一种海浪是前部犹如悬崖峭壁,后部则像缓缓的山坡的巨浪,它的波高在五丈左右;第二种是涡旋风引起的旋转浪,有时能形成直径达十几丈的涡流浪当这两种海浪叠加在一起时,海况就更加恶劣,而且这里还有一股很强的沿岸洋流,当两种浪与洋流相遇时,整个海面如同开锅似的翻滚起来,形成了第三种样式的海浪!

  尽管在南海时早就见过更高更大的海浪,但是,同时能有三种不同样式的海浪并存,大家却没有见过这不能不让船上的人们有些紧张!

  死死控制住圆舵,让海船远离海岸,但是又能保持能看到它的距离最终,他们平安到达了。

  所有人都欢呼起来,因为除了西风的风势仍然很大外,海浪却平静下来了。

  海风基本都是海船的朋友,海浪却是永远的杀手

  这个时候,汉唐安保中队的人员整齐地站在甲板上,中队长用单筒望远处观察着四周。

  唯一可能有埋伏的地方,就是河岸上西北三百米处有一片高矮不一的树林,其它地方都是一望无际的绿色草丛,间杂各色的野花从草丛中努力挺出自己的美丽。

  其实河边还有厚厚的芦苇,但是绝不可能有埋伏,因为是他们的船靠近时,那里面才有无数水鸟飞出。

  这个时候,中队长看到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了一群带角的羚羊,他们悠闲在树丛边闲走,有时还立起身上,吃几口树上的叶子!

  这里方圆十几里地,目光所及之处无人。

  中队长挥挥手,高声叫道:“好啦,我的队员们,我们将是第一支踏上这片美丽土地的军队,我们要保护我们公民的一切安全,出发!!”

  船上不断地吊下冲锋舟,队员们顺着爬行绳索陆续下落,然后开始奋力划着。

  他们没有加外挂式柴油螺旋桨,不足百米的距离,划几下就到了。

  中队长在船上举着电池喇叭高声命令:“一小队,去树林看看;二三小队呈散兵线往北和东北方向巡视五公里”

  中队长是全队中最后登上的河岸的一个,他习惯性地跺了跺脚。

  从现在开始,这里将接受汉唐集团法律的管治,这是毫无疑问的。

  曾鸡米总经理看了看手里的各种水文和环境资料,又看了看实际状况。

  他对身边的朋友啃狗说:“我们潘家集团亏了这个工程,应该派出一半技术员,一半工人,剩下的都是新手才是最合理的人员配比。

  结果把集团里的建筑精英都派出来了!”

  “鸡米,不能这样看潘家集团知道汉唐看重这里啊,你要要不明白这一点,你白拿潘家的股份了!”

  潘家集团当年挖人除了高薪外,还有一份股权分红

  鸡米马上就明白了,这是有意做给汉唐集团看的,哈哈,等晚上喝酒时再细细商量吧!

  接下来的工程作业实在不值得一提,这里根本用不上台湾河口大桥的技术要求,甚至还没有当初下龙湾煤海镇煤运码头的紧迫性更没有婆罗洲东部运煤码头的巨大!

  好吧,鸡米总经理都没有去参与河运码头的修建指挥。

  还不到八个小时,十五辆大飞轮式及锅驼机式自走设备,就舒舒服服通过栈桥走上了南非的大陆上。

  接下来几天的开发建设中,这里一切都正常且平静。

  啃狗得意洋洋地跑去指挥着多用途拖拉机开垦菜地,指手划脚地让别人给拖拉机后面接连换开荒犁,圆盘犁,耕整机。

  鸡米总经理走过去说:“啃狗,人家干的很顺利吧?”

  他的意思是根本不需要用你在那里乱喊乱叫好吧?!

  但是啃狗不理会呢,说:

  “这里的土质真好啊,我都认为根本不需要加底肥,本来就全是肥沃的冲积腐殖土嘛!”

  “既然这样好,开垦的工作交给我的手下吧,农活谁都会干。现在有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你知道的,我现在暂时负责管理建设工作。”

  “还有比菜地更重要的?!”

  “当然,你带两个助手,十四个安保队员去开普敦地区,地图上标明那里有一个白人劳力聚集地,听说有商船多次在那里补济了那里治安还可以吧,你现在去招一些劳工来,不能让我们的技术员干体力活儿!”

  “不用吧,我不需要菜农,他们不会管理的!”

  鸡米学着汉唐集团的某个人的动作,一边摸着自己的大光头,一边翻着白眼说:

  “拉倒吧,你的菜地不重要,我们现在坛装咸菜还有很多重要的是要有能会筛河砂,会搬砖头,扛水泥袋子,挖下水道的劳工!

  你看看,现在占用了我多少优秀工人做这些破事?

  你再看看,水手们都下船干活了!

  我要为此一天多给他们一百马票的额外补助,潘峰总裁看了报告把我踢大海里!

  你说说,比不比你的破菜地重要!?

  只有你我会说荷兰语!去吧,啃狗,别废话了!”

  他太了解啃狗这个朋友了,你要是慢慢和他说话,他废话很多,你要是快说,他一时间说不出什么,就只会照作了

  开普敦地区离这里五百多公里,大约一百里格吧。

  第一艘卸完所有货物的一千五百吨货船,带着一些生活必须品,开始向着那里航行了。

  贴着海边走,很容易,三天一夜后,他们顺利到达了那里。

  现在的海况比刚来这里好多了。

  开普敦码头兴建后,这里的商站或者说是聚集地,发展的态势一直不错。

  他们刚到这里来的时候,这里的土著主要还是南岛人,北方的班图黑人殖民者还没有正式殖民他们只不过凭借自己已经达到了铁器时代,所以经常跑来欺负这里的南岛土著,抢他们不多的农业庄稼。

  没办法,那时这里的土著南岛人还处于石器阶段,好几代差距呢。

  但是班图黑人也不是时常来,因为每次的所获都不是太多。

  石器水平的种植,能种多少?!

  当第一批荷兰人来了后,他们教会这里的南岛人比较先进的种植方法,还给了他们比较先进的劳动工具,当然,土著南岛人是以学徒工的身份存在,大多收获还是让荷兰农夫拿手了。

  后来这里又接纳了各路受排挤的白人到来,但是不管怎么说吧,大局上还是不错的。

  特别是近期,他们竟然发现来这里补给的商船大都是自称为汉唐集团的商人所有。

  荷兰东印度公司在这里开办商站主要为了给本公司的商船补给但是这些年来大家都知道汉唐集团和东印度公司之间有了误会,好像是因为热兰遮城无故开炮打死了汉唐集团的使者后,汉唐集团便占了热兰遮城当作赔偿。

  后来双方又有过一些军事上的争执,但是东印度公司最后认命了,接受了现实双方近年来才开始有了一定的商贸联系。

  驻开普敦的商部因此同样给汉唐集团的商人提供补给。

  结果在交往中,他们发现汉唐集团的商人们出手真是大方。

  :感谢书友老牛、郭董、风筝、澳洲老吴、潘学忠、和萧湘的打赏!

我们的1660 https://www.8wav.net/html/book/5638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