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等要走郑家集团的路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们的1660第八章 我等要走郑家集团的路子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伍大鹏董事长对高举着正统、大义或道德旗帜的人本来是想见一个打一个,但是对方已经七十多岁了吧?!

  就算自己真实年纪也是五十了,但是打一个七十多岁的人,说出去太难听了。

  当时伍大鹏董事长强行忍住了怒火,说:

  “驱逐鞑虏强盗,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不是为了何方势力,只为我们集团自己。

  我们欢迎任何以个人的身份,且遵守我们规定的人前来台湾探亲、访友或游玩,我个人不太习惯去迎接别人”

  这语调有些生硬,是人都能听出来。

  杜允和大学士心里那时却乐开了花,这个年轻人气量真心好,换成自己,非要翻了桌子,用茶杯砸地下不可。

  从广西钦州府到这里的海路,他不知道跑过多少趟,从这里他得到了许多想要的物资,至少想见到伍大鹏董事长,一点问题也没有。

  他已经试出汉唐集团的态度了,这个江山他们是不想还了,但是如何对待永历帝和鲁王,他们并没有表态。

  这个是在情理之中当年大明明太祖夺下了江山,也没有去找赵家人还了,但求能保住这一支就好。

  那时,杜允和大学士离开他的办公室以后,直接去了天伞公司在布袋镇的训练基地。

  他的老妻和其它家人都住在这里。

  当年,他毁家纾难,把房子都卖了,没有办法,只好让老妻领着家人给他原先的两个属下打工。

  当然,他的两名属下也并不能让老夫人做活儿,算是当个后勤主管吧。

  杜允和从当上大学士就没有领到过一两银子的薪水,不是永历帝不发,而是他不要,他在桂林时,就和李定国将军一样,吃军队食堂。

  这个也只能让李定国将军感动,却感动不了别的官员。

  随着战争局面的稳定,随着这个老家伙在永历帝和鲁王面前大战群儒,从而明确了一个战略发展道路,那就是:

  在内,整合军事,发展农耕,劝学劝商,大力开挖矿产;在外,抵抗鞑虏,巩固边防,广泛联络,坚决亲近汉唐!

  那时,杜允和大学士的声音在临时大殿里荡有声:

  “汉唐集团尽管是化外之民,但是他们年轻,他们还认我华夏道统否则如何自称汉唐?就这一点,他们就比那忘恩负义,只想做守户之犬的郑家强!

  还有一点,想必大家也是知道,凡是与汉唐集团走近的,全都是变得富强;凡是与鞑虏集团走近的,哪个不是损失巨大,出尽血汗?!”

  这个时候的杜允和大学士无论从私德上,还是战功上,都不是别人能比了的,单单是把永历帝和鲁王救到李定国将军这里,而且说服了孙可望将军以和为重的功劳,一般人都自愧不如。

  “我有大义在身,虽千万人,吾往矣!”

  其实他当然不知道,汉唐集团的人对他这样的人属实没有好感,你也可以有你自己忠君爱国的信念,比如江铁生的行动,也是让众人唏嘘不已,还真没有人嘲笑。

  有自己的信念,还是自己真正相信的,还去为此付出说到哪里都让人只能佩服。

  但是,你不能为自己的信念牺牲别人啊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你让她去打工?把全家的房子卖了?

  一个国家如果需要一家人这样去表达爱它的话,赶紧灭亡了吧,可别丢人了。

  当然,杜允和大学士也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评价。

  他在享受着忠臣,力挽狂澜的忠臣的感觉,他的老妻也正在为他骄傲好吧,这是人家的私事。

  当时,在训练基地的宿舍里,杜允和大学士换了家居衣服,对老妻说:

  “深宅大院唾手可得,莫要着急,待我功成名就那一天,给儿女留下些许财富,汝与我归隐山田,老夫亲手为汝种粮种菜,好好报汝这些年的受苦”

  他的老妻竟然还能红了一下脸,说:“夫君声名远扬,成就大义,天下无人不知,妾身哪里有苦可受?”

  好吧,有什么样的男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女人这是人家的家事。

  杜允和大学士完全是靠着拉大皮做虎旗的办法,说服了孙可望将军没有报复李定国将军。

  那时,杜允和大学士以永历帝特使的身份去了贵阳,而且是一人一侍,骑着一匹毛驴。

  孙可望将军当时看着自己的守卫被人击毙了数十个正暴跳如雷,正想办法要报复李定国将军呢,谁知道杜允和自称是永历帝的特使来了。

  难道我钢刀杀不得文臣嘛!

  杜允各大学士“参见”了孙可望将军后,第一句话就说了:你可知道我与汉唐集团的关系?救永历帝及鲁王者,非我也,实乃汉唐集团也!

  孙可望将军当时就松了握刀把子的手,很容易就看出来,李定国不过是匹夫之勇,但是那些卫兵的伤口不同

  杜允和大学士又说:“汉唐集团一次伏杀鞑虏大军二十万,将军可曾听闻?”

  孙可望将军当时马上拱手道:“听闻过,听闻过!确实如此!!”

  这个时候,杜允和大学士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给他看。

  孙可望将军看完后,不解地说:“何为公民?”

  杜允和大学士说:“简单之极,老夫在他们那里纳税,供养他们,那他们就必然要维护我的权利,哈哈,只不过他们想不到的是,老夫根本不在意!”

  孙可望将军当时让手下退了出去,原来汉唐集团的公民身份证是这个含义。

  杜允和大学士这时开始语重心肠地吹牛逼了,他说:“汉唐集团董事长是一个年轻人,经常求教与我,他说过,一切反对鞑虏的势力他都会支持,其他兄弟之间,莫要同室操戈”

  孙可望将军也同样看汉唐时报,他当然也能品出这个味道。

  他舔了舔上嘴唇说:“杜大学士,以你之见,这江山会何去何从?”

  杜允和大学士当时大声说:“郑家集团的结局如何?!”

  “好运气啊!他娘的,若是我有如此结局,我也愿拼杀鞑虏!”

  杜允和大学士意味深长地说:“汉唐集团让我来这里,怕有此意啊,但是,他们并未有明说”

  孙可望将军当时就站起来了,还拱手道:“杜大学士,这哪里要明说!在下愿听指令!但说无妨!!”

  杜允和大学士心中狂喜说:“莫要再和李定国将军发生争执,那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你应该看到过,他们报纸上还赞叹过李将军刀劈尼堪狗亲王,逼死叛将孔有德之事!”

  孙可望将军当时心里就不是滋味了,说:“那时,若没有我在后方大力相助,哪里会有他半分功劳?他那时还想收复岳州府、长沙府、常德府,若不是我叫停了,他会把兵力白白用在赤野千里之地,都没有百姓了,他收复了土地有何用处?!”

  杜允和大学士心里一动,说:“当时为何不好好说明,偏偏要突然撤其援军呢!?”

  孙可望将军当时叹了一口气说:“情急之间,我说了他也不听只好出此下策!”

  杜允和大学士趁热打铁说:“我与那汉唐集团关系尚好,你安安稳稳守住云贵,我呢,助永历帝守住广西,你看,我等以此举必能换来一个郑家集团的结局当然,我等必须全力攻打鞑虏,其实也不是仅仅为此,我等还能从了鞑虏当奴才嘛!?”

  孙可望将军当时想起汉唐时报上的一句话了,说:“当然不能,他们是靠抢劫发家,做人做事的理念与我等大不相同,怎能兼容?!”

  杜允和大学士当时大喜,说:“如此,我可以为孙将军联络汉唐集团不过我听闻贵州出产铅锌之物,你多多开采一些,汉唐集团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小气,不以大义为先,喜欢与人交易,老夫多次批评过他们了,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孙可望将军当时也大喜,他恭敬地说:“钱粮矿产,都是身外之物,眼下军备是大事情,将来的出路更重要!”

  杜允和大学士默默地点头认可,是啊,何去何从才是关键。

  后来,孙可望将军真有了盼头,马上不以永历帝事件为仵,派人送信于李定国将军,所言皆是交好之意,开始专心经营矿产,一心通过杜允和大学士与汉唐集团联系。

  那时,战局越来越对他们有利了,杜允和大学士则把军事上的事情统统交给李定国将军,而自己一边忙于内政,一边思忖着结局。

  等到汉唐集团打下鞑虏所占的三个致命要地后,他这才急忙跑了过来。

  他一开始还幻想着汉唐集团把这大明江山还给永历帝,但是略微试探,就知道那是万万不可能的,自己没有挨揍,是相当幸运的了话说他们小小年纪,怎么如此有气量

  杜允和大学士当时马上到原先的打算,准备走郑家集团的路子,把我永历帝所占据的地方也按福建地区的方法对待呗我等也会去血战鞑虏的,也会接受一个什么什么框架,和我也签个什么什么合同,你看,我把永历帝书面上写的全权代表书都拿来了,有玉玺大印的。

  其实他当时没有想到,还有比他更早提出这一个方法的地方。

我们的1660 https://www.8wav.net/html/book/5638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