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王妃安知君卿意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傻瓜登门

第二百五十八章 傻瓜登门

进入新版阅读   齐舒直接呆愣住了,她没有听错吧,宁泽做了什么?

  惊疑不定的瞅了他一眼,然后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她这不是在做梦吧?

  不对,面前跪着的宁泽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他说的也是真的。

  “王爷你疯了吗?”齐舒喃喃道。

  “……”

  “……”

  两人皆是相看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个是不知道该怎么质问他,一个是不知道怎么该向她解释。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两个人也是沉默了下来,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开口?

  齐舒难道说她要狠狠的把宁泽给骂一顿,然后在对外宣布她根本就没有跟他成亲吗?

  这显然不现实,而且宁泽确实已经宣布了出去,消息传播散播了出去还怎么能收回来?

  “所以我这是被迫成婚是吗?”齐舒但语气有些虚无,她一时之间还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自己身份的转变。

  或许对于她来说,嫁给宁泽并不是什么十分抗拒的事情,但是就这样突然成了定局,为什么会觉得有一些空落落不确定的感觉?

  就好像有些不真实。

  “这下我是彻底没得选了……”她苦笑着又补了一句。

  宁泽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他又不得不跟齐舒解释清楚。

  “阿舒!当时情况紧急,你还在昏迷不醒当中,他们就决定将你同我一同放在王府中休养,我是先你几日苏醒过来的,为了保护你,所以就没有将你放到了郡主府上,若是将你一个人留在了郡主府上,你的父亲定然回过来找你的麻烦,我不放心。

  所以我就想了个法子,对外公布了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何况若是我此时不公布,怕是我就要娶别人了。”宁泽自己也是苦笑不已。

  他当然希望最大的程度上,能够让齐舒心甘情愿的嫁给他,但是,他不知道她这个别扭的性子什么时候能够坦然面对他,所以就采用了这种手段。

  当然最终的话,无论如何他还是会娶到他的。

  “何况无论如何,你最后还是会是我的。”

  宁泽一脸认真的看着她,眼睛里的深刻执着像是尖锐的凿子一般要凿穿了她的身体,让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登徒子!”齐舒忍不住脸颊上泛起了一丝红晕,然后还是跟着脖子怒骂道。

  “阿舒,关于你骂我登徒子这件事情已经骂了我无数句了,下次你可以换一句好吗?”

  听到这句登徒子,宁泽就放下了心来,如果齐舒这样骂他的话说他的话,那就说明她的心里已经不介意了。

  那么不介意的话就是接受了。

  接受了的话就代表着,他们两个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那么夫妻之间自然是可以进行一些亲密举动了吧。

  宁泽看着她的眼神更加闪闪发亮了,可是这样的眼神在齐舒看来,就好像曾经在大街上看到那些人饲养的猫狗一般。

  那般湿漉漉无辜又明亮的眼睛,让人可以感觉到他想要欢喜亲近的欲望。

  一直以来在接触了宁泽之后,齐舒时常会有一种这样的感觉。

  不同于宁泽平时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冰冷,不易靠近,还有拒人千里之外。

  熟络了之后反而像一只小狗一般整日的缠在自己的身边,如果有尾巴的话,他一定会摇来摇去。心里想着,嘴上也就不由得说了出来。

  “王爷,你怎么跟条小狗似的?”齐舒不假思索地说道,或许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让她整个人都无比的放松,可能因为是面对的不是外人吧。

  所以说的话也变得有些无所顾及。

  宁泽听到齐舒骂他是小狗也不生气,倒是还很欢喜,骂就骂呗,反正他现在已经抱得美人归了,怎么说他都没有关系。

  何况小狗怎么了,他就当做是她特殊的夸他的方式,上次他不是也这样夸叶子好看吗?

  “阿舒说什么就是什么!”宁泽显然是十分欢喜的,越想越高兴的他忍不住也放肆大胆了起来,在齐舒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立起了身子然后俯身下来,然后就捧着齐舒的脸在额头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微微有些湿润的感觉,扑鼻而来的是宁泽身上独有的气息,如一波波滔天巨浪,向她席卷而来,令她毫无抵抗反手之力。

  齐舒轻启红唇张了张口,还没有吐出字句来就已经被宁泽封住了口。

  辗转流连厮磨许久之后,宁泽才松开了制住她的双手,然后就那么深深的看着她,不容许她躲开。

  齐舒觉得自己可能要溺毙在他眼中泛滥的深情里面了。

  真的……好羞耻……

  齐舒的脸已经通红了,身体也有些不由自主的想要弯曲,但是对宁泽下意识的就又给摁住了。

  以为宁泽还想要什么进一步的举动,齐舒不由得紧张扭动的更加强烈。

  “别动别动,伤口快要裂开了!”宁泽连忙就阻止她的剧烈挣扎,然后安抚性的连连说他不会碰她了。

  齐舒这才安静了下来,但是脸却是扭到了一旁不再看宁泽了。

  宁泽自己也知道,他不能把她的头硬是掰过来面对她,能够亲吻已经是他占了不好便宜了。

  看到齐舒的小脸酡红,唇瓣水润,媚眼如丝的模样,宁泽真是忍不住心旌摇动。

  “我让你的两个丫鬟过来,我先出去缓缓,等会儿再来。”

  他需要先外出冷静冷静,让自己的神志清醒过来,以免他再化身为狼对齐舒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宁泽自己也知道,眼下她是不会再理会他的,肯定不会回他的话,所以他自己也就乐颠颠的出去了。

  先去问问大夫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情,问问夫妻之间什么时候能够同房,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跟齐舒睡一张床了。

  没想到今天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拿下了,果然还是福达出的主意,靠谱管用。

  先是施展苦肉计,然后再出其不意,强势掠夺,一般的女子都抵挡不了,像齐舒这样的就算是抵挡得了,但是也会被迷惑住心神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宁泽下意识的就选择了福达给他的建议,没想到这么一用还真的挺好用,回去他要好好的嘉奖一番。

  出了房门的宁泽脸上满是喜色,守候在旁边的侍卫奴仆丫鬟们看着王爷的脸色就知道刚刚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不由得都互相暧昧的看了看旁边的人,交换了自己的想法。

  大家都是心知肚明,这下王爷和郡主小姐是板上钉钉没跑了。

  他们的广寒王府也终于有一个像样的女主人了,而且还是和王爷一同经历过生死的人,这份感情就更加弥足珍贵。

  “好好照顾王妃,有什么事情立即向本王通报。”

  宁泽稍微收敛了一些自己脸上得意的表情,清了清自己的喉咙,然后对着自己旁边的人说道。

  转身,他就走进了隔壁间的书房,门被带上的时候,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不知道是不是看花了眼,有人竟然觉得王爷是蹦着进去的,看来王爷真的是高兴坏了,就连平时的风度也是绷不住了。

  因为对外的时候并没有传出来说齐舒是醒着还是沉睡不醒,王府里的人嘴巴都严实,并没有传出去。

  众人都以为宁泽是太过在乎齐舒,所以直接就金屋藏娇了。

  藏得严严实实的,不让任何人发现。

  就连齐家自己的人也看不到齐舒一眼,这样一来,外面的揣测就开始纷纷扬扬的了。

  以至于当初齐尚书苛待齐舒的事情也被传了出来。

  终于还是传了出来,在先前的时候齐尚书对齐舒实行家法,差点没把人给打死了。

  如此可见,在齐舒嫁入广寒王府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到齐家是有原因的。

  可怜广寒王和晴明郡主生死共患难之后,回到少梁还要应承陛下的旨意出使齐国。

  就因为先前也是王爷和郡主一起接待了滇国的纳兰王子,陛下十分满意,所有才又派遣了他们前往齐国。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和齐家有什么关系,看起来好像郡主府跟齐家好像是两家人。

  所以少梁城里面的风向又再一次变的倒向了齐舒这一边。

  以至于齐尚书感觉到自己的名誉再一次受到了损伤,因而愤怒的想要上广寒王府去讨伐齐舒。

  至少在外人面前,他还是要做做样子,装模作样的对齐舒嘘寒问暖,然后把齐舒带回齐府之中,好好教育教育。

  先前的时候他数次上门,但都是以大夫正在救治齐舒的理由拒绝了他进到王府里。

  现在马上离他们出发的日子就剩两天了,他不相信就剩这个两天的时候齐舒仍然没有醒,怎么可能没有醒,纯粹是不想见到他这个爹而已。

  如果他这一次上门被拒绝的话,那么他就赖在王府的门口不走了,他倒是要看看她有多大本事,就连自己的亲爹都不认了。

  如果她不敢出来相见的话,齐尚书就在王府门口闹非要说那齐舒是不忠不孝的逆女!

  他要让全天下的人都过来看看到底是谁不对,到底是谁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当子女的,如果连自己的亲爹都不认的话,就算是郡主,那又怎么样呢?

  他要让少梁城里的人心里都有个评判,看到底还要不要胡乱说他这个当爹的不厚道,心狠手辣!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