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骤富人生 > 第130章 大师多如狗

第130章 大师多如狗

进入新版阅读   

第130章 大师多如狗



  李贵起了床,来到院子里,满腔柔情地将小点点抱起,然后打车去了肖凡虎家。



  肖凡虎已经接了孙怡佳下班,孙怡佳回家帮厨去了。他等在了自家楼下。



  租房的一楼是车库,肖凡虎家没车。暂时成了花花生儿育女的地方。



  花花对于点点的到来很是生气,狗日的,搞时痛快,生娃遭罪时你去哪了?花花对着点点又咬又挠。



  点点显示出了应有的情怀,任你打也好,骂也罢,只是对它的儿子这个嗅嗅,那个舔舔,舔犊之情溢于言表。



  人家一家子相聚,李贵不想打扰。和肖凡虎说点点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然后塞给他几千块钱,叫他买好一点的狗粮。



  肖凡虎一点也不客起,谁叫咱哥有钱呢。收了钱,两人上楼回屋。



  听说李贵要来,四叔四婶整了很多菜。孙怡佳就象主家婆一样在那里帮忙。这气氛看上去倒也温馨。



  肖凡虎拿了两瓶白酒出来。李贵也不拒绝,这段时间他是跟酒耗上了。



  几杯酒下肚,四婶叹息着说,可惜了凡达这孩子,判了二十年。你二叔二婶一下子都老了。



  李贵无言,每个人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踩出来的。一时的张狂,注定要用后半生的凄凉买单。



  肖凡虎说,妈,好好的你提他干嘛。他可怜,那被他们逼死的人,家里的父母更可怜了。喝酒,喝酒。



  不谈肖凡达了,老人的兴趣一下子转到了小狗的身上。四叔说,他已经联系到了宠物店,把那四只小狗以三百块的价钱卖给他们。



  李贵表面上在吃菜喝酒,心里却象被锥子扎了一样疼。好在今天把点点送了过来,他们一家子还可以团聚一下,明天他们将天各一方,永难相见。



  对这个事情,李贵也无能为力。带回自家,养那么多的狗,在哪都会扰民。天下之大,狗哪有家?



  有情人都难成眷属,有情狗亦如此。人狗同命哀哉!



  孙怡佳眯缝着眼,请也不知道她在看谁,其实她一直在观察李贵。女人的第六感是最敏感的。她知道李贵绝对是失恋了。



  “贵子哥,谢谢你对怡佳这段时间的照顾,弟妹敬你一杯。”孙怡佳柔情一展,以热情的方式影响李贵的情绪。



  “自家人,说什么照顾,你们早点成家,让我四婶早点带孙子就是最好的,谢谢。”李贵也举杯,一饮而尽。



  “别光说凡虎,他比你小,今年考了公务员再结婚,倒是你和秋盈的事怎么样?要不要我去孟家说道说道。”四叔以长辈的口吻问李贵。



  “四叔,我和秋盈之间生分了,以后的事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打算上龙宫山清清心。”李贵借酒掩面,自饮一口。



  “嗨,你们两就是前世的冤孽,不管你们了,你们好自为之。”四叔自顾自喝了一口闷酒。



  吃过饭,李贵没让肖凡虎送,自己踏着星光往回走。也不知走了多久,走到了卡奴服装店门口。



  不过现在服装店上挂的牌子却是,周易风水命理研究店。店里灯光灿烂,山大师正翻着那对死老鼠眼,在那里为客人推算。



  而曲萍萍在那里为客人倒茶水。有点夫唱妇随的意思。看样子比那倒霉的服装店生意好了百倍。



  曲萍萍看到李贵的到来嫣然一笑,请李贵入座。给他端上一杯清茶。



  李贵也点头一笑。李贵是在笑一个如此艳丽体面的妇人,竟然嫁给了自己的山鼠叔。可见这死老鼠功夫了得。



  看这架势,是得山鼠子散场,叔侄两人才能说得上话。李贵看了看,在座的大部份是女人。还有少数灰头土脸的男人。



  富人烧香,穷人算命,在现时剩男剩女的社会,来问个婚姻的就不少,所以应该改成,富人烧香,剩女算命,穷人问路。



  李贵从小到大对这行当熟得不能在熟。穷其一生,烂命者居多,真正好命者寥寥无几。



  穷通寿夭终归前定,运高时横着走,哪信什么算命,都是我命由我不由天。都是我智慧的结晶,努力的结果。



  待至运行背处,自己使出洪荒之力,极尽智能也无法走出困境时,方知有一只冥冥之手,拔弄人生于无形。



  其实算命是不是迷信,根本不用找别人,自己就可以论证。现在的人都有文化,去买一些四柱之书,对应自己人生大事。一对一个准。人生尽在公式之中。



  李贵直至把《侯卫东官场笔记》看完,山鼠子才打发了所有的人,看他手中的票子,就知道今晚收入不菲。



  可这只死老鼠脸上并没有得意之情。而且还一脸的疲倦。



  “这么晚了死过来干嘛。”山鼠子鼻子哼了一声。



  “过来请山大师算一卦,婚姻不顺。”李贵开玩笑道。



  “和你交身的那个女子,只要嫁出去,她夫家立马败落,有公家粮吃。”山鼠子喝了一口茶,面无表情。



  “哎哎,怎么说的,乌鸦嘴,我过两天去龙宫山清修一阵子。跟你说一声。”李贵脸都红了。



  这小婶子就在眼前的。这老不正经的能说也说,不能说的也说。李贵不让他说下去了。



  “你要死啦,人家脸皮薄,要算,就给贵子好好说说。”曲萍萍俏俏地打了山鼠子一下。



  “不是我不算,师傅规定了不可以给他算,要让他自修通命。”山鼠子赔笑着给曲萍萍解释道。



  “小婶,我给叔开玩笑的,就他那点手艺根本不配给我算。”李贵嘻笑道。



  山鼠子听了没反应,不受李贵激将。



  可是叔可忍,婶不可忍。曲萍萍不答应了。她说,你小看你叔了,人家都叫他山大师。



  李贵说,现在砖家叫兽满地走,大师多如狗。



  刚说完,山鼠子手头的那支毛笔就飞了过来。臭小子敢骂我狗。



  事发突然,李贵根本没来得及躲闪,李贵脸上中笔,抹了一下,成了大花猫。



  曲萍萍顿时笑的直不起腰,赶快去打水来给李贵洗脸。



  山鼠子沉闷地说了一声,你去龙宫山的时候叫上我一起。



  李贵正洗着脸,一愣。说,我是去清修,你去干嘛?再说新婚燕儿的,小婶子也离不开你呀。



  骤富人生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