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重生农家好日子 > 85.第85章 唱戏

85.第85章 唱戏

进入新版阅读   马超认真地道:“混个副业耍耍。改行便宜外头生的啊,我又不傻。你想不想把店面搞大?新商场一时半会搞不起来,你们这般日日在过道上搞,没个正经门脸,有些吃亏啊。”

  “超哥若能帮我搞个正经门脸,我那是感激不尽,求之不得,。”

  “感谢不必要。好处先说说。”

  赵仁虎笑,“你这副商人嘴脸,客气客气都不用了。行,但你得帮我提供一个专业会计和两个女营业员,我算你一成股,年底扎账分红。”

  马超撇撇嘴,“你个土包子,搞个工人都搞不来。就每天亲力亲为,累不死你丫的。两成,我就干了。”

  赵仁虎不大乐意。

  “放心,亏不了你的。一楼,过道,二十五平。咋样?条件不错吧?”

  赵仁虎一把拍了马超一个趔趄,“干了!”

  马超呲牙,“你手劲怎么这么大啊!”

  “天天扛大包,你说大不大。谁像你娘们似的。铺子什么时候腾出来?”

  “就这几天。完了我通知你。”

  赵仁虎想着自己即将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心里止不住的高兴,“超哥?撒时候有空,咱约着一块吃大餐吧。”

  陈伟给几个提货的老板放了货,过来笑道:“还吃大餐呢,班要不要上了?货运部要不要去了?火锅店要不要准备了?”

  马超摸摸火辣辣的屁股,“比皇帝老儿还忙。就今天下午,我找你们过去看店面。不行了,我得走了,肚子好难受。都是火锅害的。我走了,我走了。”

  赵仁虎和陈伟相视一笑,心中知道结识了这个太子爷,以后他们的事业将会更加顺风顺水了。

  晚上加班,大家很晚才疲惫地到了家。

  打开门,竟然看见马超倒在床上睡着了。

  单身汉的房子撒都没有,钥匙形同虚设,马超不耐烦等,撬了几下门,就开了。继续不耐烦等,然后倒下就睡着了。

  赵仁虎看看表,已经快十点了。

  马超睁开眼,迷糊坐起来,“终于回来喂,走,我们去看铺子。”

  赵仁虎拿出今天早上的洗漱用品,“给,洗洗睡吧。十点了,还看个撒呀。”

  马超想回自己香喷喷的闺房睡,可是睡疲了,早上又起的早,现在动都不想动一下了。他倒下去,扯了被子蒙头,在臭烘烘的环境里酣然入睡,一会就打起了小呼噜。

  大家都累得很,没空搭理马超,随便洗漱两下,就睡下了。

  早上八点钟,马超睁开眼,发现房间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要不是他对昨晚有记忆,还以为赵仁虎他们没有回来过。

  马超坐起来,想起哭哭啼啼的老娘和跟小娘一起厮混的老爹,心中一阵腻烦。那个家太大太光鲜太空旷了,他一点都不想回去。

  马超拿起洗漱用品简单洗漱了几下,看了看自己发臭的衣服,从赵仁虎包里翻出一套干净的换上。还别说,他虽然比赵仁虎矮大半个头,但是身材圆润,穿上赵仁虎的衣服,竟刚合身。

  马超想了一下赵仁虎标准的个子,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心里有点放晴,自我感觉身材突然变棒棒了。

  马超慢腾腾地到了办公室,发现马东来竟然在,他懒洋洋地招呼着:“爸。”

  马东来背后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子马越甜甜喊了一声,“哥。”

  听得人一身鸡皮疙瘩,马超朝天上白了一眼,又睃了一眼马东来,含含糊糊地,“嗯。”

  马东来放下账本子,“看在这几日房子售卖有几分成效的份上,我今天就不批评你迟到了。”

  马超忍不住又浮了一个白眼。这是几分成效吗?房子比预期卖得贵卖得好,都赚大发了,还是几分成效?不是他英明神武的决策,能多赚这么多钱吗。

  马东来还想夸大儿子有领导决策力,看了马超一眼,想说的话就咽了下去,“你那是什么鬼样子,给我收起来!今天我们要去国土局,你跟我一起去。”

  马超本来想拒绝,看了看马越的嫉妒的眼神,立即改口,“好咧,爸。吃饭了吗,爸?饿了没,爸?我们去吃点上午茶吧。”

  马东来享受儿子的殷勤,边走边说,“行了。赶着去市政府,还吃什么吃。你这几天在哪里,我怎么听你妈说你好几天没回家了?”

  ……

  渐行渐远。

  办公室大气不敢出一口的人们,终于散了气,大家互相看看,啧啧啧,豪门大戏啊,精彩。

  杨天友率先打开门,朝床上看了看,“没人!”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走了真好。有个娘们唧唧的豪门太子躺在床上,晚上睡觉都不敢使劲打鼾。憋死我了。”

  钱生亮笑道:“没走才奇怪!普发的少爷和我们下力棒子混一块,想想就稀奇。”

  杨天友鼓鼓眼,“有什么稀奇的,还不俩眼睛一鼻子。能多长出一个不成。”

  小伙子们年轻,没经历过残酷的职场,都保持着几分纯真,大家都笑,“没多长鼻子,但是多长了肥肉!看那一身肥膘,抵得过几个咱们了!”

  赵仁虎也笑了,“管他的肥肉。你们想长,挣了钱,长更多都行。我且问你们,电报发得咋样了,家里是个什么章程。”

  杨天友道:“搞不懂我爷爷的。他叫我跟表哥走,表哥咋做我就咋做。他汇了一千块给我,说我大了,让我自己做决定。我也不知该怎么决定。”

  钱生友道:“我妈舍不得房子。她的意思我们俩兄弟搞一个房间,剩余的钱入股。”

  杨天天道:“我妈也舍不得房子。要我出力不出钱。我只有等明天挣了钱再入股了。”

  赵仁虎点点头,看向陈伟,“哥,你咋说?”

  陈伟苦笑,“我家里没给我汇钱。我嫂子生娃了,二哥要结婚了,姐姐要办嫁妆了,妈妈生病了,到处都用钱,家里没钱给我。叫我自己想办法。”

  杨天友同情地拍了拍陈伟的肩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用这种方式安慰他。

  “我打算也把我分房子的名额卖了,加上这个月挣的,就能凑一千。这些钱我全部入股!”

  杨天友惊讶地张开嘴巴,“哥!”房子啊,你都不要了吗?

  陈伟坚决地点点头。与其把钱寄回家中,还不如自己闯一闯。反正他都在外面了,不寄钱回家,家里人再怪罪难道能杀过来要钱吗。

  赵仁虎算了算,现钱七千块,开个高端火锅馆,前期的资金是足够了。

  “行!先就这么办吧。有钱出钱,没钱出力。我们先来商量商量馆子的章程,大家有意见没意见都一块听听。”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