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医路青云 > 第426章 东方不败?!

第426章 东方不败?!

进入新版阅读   这个发现,让林衍不由得心中骂娘,尼玛大反派高手都有这种男扮女装的癖好吗?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东方不败如此,现在的宙斯也是如此,凹出的美女造型还他妈颠倒众生的!

  唯美的电影画面里,令狐冲潜入黑木崖杀东方不败,结果发现一个大美人在精致的绣房里穿针引线搞刺绣,你追我赶的耍着耍着掉进海里,还阴差阳错的惺惺相惜同饮一壶酒,暧昧到后来,更是被翻红浪一夜风流,虽然东方不败用的是婢女替代,但那份情谊也令人心折。

  林大美女扮演的东方不败自带御姐范儿,曾经令林衍羡慕不已,当时还跟陈帅颇为认真的讨论过,如果自己是令狐冲,碰到这样的东方不败,会不会真弯了搞一场?

  但林衍也罢陈帅也罢,都是底层小草根,跟火遍华夏的林御姐相比,一个是天上的云,一个是地上的泥,这种设想除了心痒痒撸一管儿,没半点实现的可能性。

  而今天,宙斯居然也搞这一套,布置了这么舒适豪奢的闺房,打扮成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那女王范儿丝毫不亚于林美女,虽不绣花却描眉,还邀请自己帮他描!

  哎呦这丫绝逼是弯的吧?难道当年他妈不仅仅弄掉了他的双腿,连他的鸡鸡也给毁了?要不要试试?

  啊呸!

  尼玛这西方版“东方不败”就是弯的,也是弯的魔鬼,再颠倒众生一百倍,老子也跟你这杀人狂魔玩不出惺惺相惜来,不过……趁画眉毛的机会接近,抽冷子一刀割喉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嗯,靠谱。

  美女纤纤素手捏着眉笔,指甲上涂着鲜红的蔻丹,含笑邀请示意,那姿态透着极度的诱惑和善意,根本看不出半点杀机。

  林衍邪魅一笑说道:“荣幸之至。”

  一步步走过去,林衍双眼扫过桌上不搭调的游戏手把,若无其事的拿起了眉笔,在凑近美人脸蛋的瞬间,手指一翻,眉笔变成了手术刀,冲着那脖子就挥了过去。

  美女的双手同时举起,敏锐的缠住了林衍的手腕,娇嗔的说道:“林,你真狠心,竟然舍得杀了我,亏得我一直放水,不舍得让那帮蠢蛋早早抓到你呢。”

  一击不中,林衍也不纠缠,他凑近宙斯后,就发现这个人看似穿的清凉,其实浑身上下都是杀机。

  不说别处,就说那诱人丰硕的胸口,是两个硅胶囊,里面装的必然是见血封喉的毒药,雪白的手腕上悬挂着的好几个手镯,如果发射不出毒针才怪,腰间的皮带纵然没有所罗门这个功能齐全,也不是什么平价货色,还有梳妆台上摆放着的那个游戏手把,九成九是什么陷阱或者炸弹的控制器。

  这个人心理扭曲,阴狠毒辣,又拥有不亚于电脑般精准的高智商思维,跟他面对面交锋,如果把他当成一个残废小看,必然是死的透透的。

  所以,林衍袭杀不成,淡定收起手术刀又拿起眉笔,这次没别的动作,真的仔细帮宙斯修正了眉形,丢下眉笔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床边说道:“如何?”

  这美女果然就是宙斯,他妈妈虽然没有剪掉他的小鸡鸡,但幼年遭遇的磨砺让他发育障碍,男性功能根本不起作用,而且他极度敏感,任何人都不信任,所以,连亲密的男人都没有,这些年都是一个人,倒也不觉得缺失了爱情。

  这几天他一直紧盯着林衍的一举一动,乔治都能黑了岛上的监控,换掉了某些林衍杀人的画面,为什么监控人员没反应呢?

  那是因为,主控室只有宙斯自己能看到。如果他及时把监控影像传递给追兵,恐怕林衍早就被抓住了。

  而宙斯在看到,林衍的逃脱,以及林衍对玛瑞安秃鹫的惩戒,引发了那些一贯表现的不可一世的贵客们的恐惧。

  宙斯意外地发现,面对生死威胁的时候,那些所谓的贵客并不比卑贱的猎物更加淡定勇敢,反倒更加怂的一比,丑态百出。

  随着林衍的行为,以前在宙斯面前高高在上的贵人,不惜跪地哀求他赶紧送走他们,这勾起了宙斯更疯狂的兴致,故意对守卫营隐瞒了林衍的踪迹。

  所以,刚刚宙斯说,一再对林衍放水,并不是假话。

  就在这种故意放水,纵容林衍一路杀人逃命的过程中,竟然让宙斯诡异的对这个东方小子产生了接纳心理,他觉得,那些在外面身居高位,到岛上却邪恶万端的人渣,根本不配他搭理。

  只有这个在他布下的天罗地网之下,还能够飞天遁地游刃有余的东方小子,才配得上跟他宙斯平等对话。

  故意把林衍放进他囚禁母亲的房间,就是宙斯的复杂心态,其实宙斯是极度自卑的,他唯恐别人知道他凄惨的童年,一贯伪装出出身高贵的假象,就算来岛上的贵客,都误以为宙斯是某个国家的皇族后裔,除了蝮蛇跟半死不活的他妈,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会把他跟多年前那起震惊社会的虐童案联系在一起。

  可不知怎么的,宙斯就是想让林衍了解他的一切,同时他也想了解林衍的一切,这种愿望那么迫切,迫切到宙斯在故意让林衍见到他母亲,知道他的身世之后,忍不住男扮女装,亲自出现在林衍面前。

  现在,端着镜子,看着镜子里被林衍画的双眉,左右一样,前端又平又宽,尾端却勾勒出完美的弧形,被春风吹弯的柳叶般,恰恰配他的脸庞。

  宙斯黑色的心肝忽然透出一阵柔软,生平第一次真心实意的笑了:“嗯,很不错,比我画的好看多了,谢谢你,亲爱的林。”

  林衍弄不懂这变态要干嘛,但在人家地盘上,就算明知道是猫,在把自己当老鼠逗弄,也只能暂时敷衍,寻找有利时机一击必杀,所以面对宙斯搔首弄姿,他双手交叉抱胸,抬抬下巴说道:“您满意就好。”

  宙斯心花怒放,捧着镜子照个不够,还拿出手机拍了好多张自拍,跟一个自恋的女人一样,看起来真是疯的不轻。

  宙斯因为双腿残缺,凡是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所有的椅子都是带轮子的,他一用力,滑动椅子到了林衍身边,含笑说道:“亲爱的林,你已经见过我可爱的妈咪了对吧?你对我的创意感觉怎样?”

  林衍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宙斯,他的遭遇固然凄惨,但他造成的恶果又是死一万次都不亏的。

  现在,明知道宙斯怀着浓浓的恶意,却对自己做出这般恶心人的腻歪样子,真跟东方不败看上令狐冲一样,看似柔情似水,其实危机四伏,这种人的思维不可以常人猜度,一言不合出手就是杀灭,必须小心谨慎应对。

  宙斯看林衍久久不答话,眼睛里却泛动着各种情绪,最明显的就是怜悯和憎恶,他忽然就怒了,失控的尖叫道:“林,你在可怜我吗?不!你是我在这无趣的世界上,选中的唯一一个可以跟我平等对话的人,你怎么可以狭隘的可怜我?

  我是天选的裁判者!我是宙斯!我是这岛上的king!所有人的命都我在我的手心里,只要我想,所有人都得灰飞烟灭!我怎么会需要你的可怜!”

  林衍并不是不想说话,而是无话可说,对这样的疯子,说什么都没用,不如保持沉默节省体力,以便应对宙斯怀柔游戏玩腻了之后,兵戎相见的时候殊死搏斗。

  可是,林衍的漠然更刺激到了宙斯,他误以为林衍不信!不信他有能力毁灭整座岛,以及岛上的所有人。

  宙斯抓住林衍的手,指着梳妆台上摆放的那个手把,痴狂的笑着说道:“亲爱的林,你看到没有,那个小玩意儿,那是我八岁的时候,央求我妈妈给我买的,这是我这辈子从她手里唯一得到的礼物,也是我用双腿换来的礼物,我一直拿着,把它……”

  这一刻,明知道宙斯不值得,林衍还是心软了一瞬,下意识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宙斯的手,低声说道:“不愉快的事情不要总是想起,别说这个了,说说你想跟我进行的交易吧。”

  越是自闭的人,越是对身边人的情绪感受的精准敏锐,这会子林衍释放出来的是货真价实的善意,说的话也是真心实意想避讳宙斯的隐痛,当然被宙斯尽数领会了。

  但这么多年封闭自我,已经让宙斯忘记了,不,或许该说,他从来就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属于他自己的真情实感,他双眼发红,声音嘶哑,带着讨好拽着林衍走向梳妆台,抓起那个手把塞进林衍手里。

  面对林衍盯着手把迷惘的眼神,宙斯从八岁到现在第一次流了眼泪,笑着说道:“林,你看,这就是我的礼物,你知道吗?这个东西被我修改了呢。

  你看这上面的按钮,每一个都能引发一枚超大的烟花绽放。全部按一遍,这座岛就‘砰’变成碎片沉入海底了,这上边的人无论是卑贱的猎物,还是高高在上的贵客,一起变成海底的砂砾,永生永世呆在那里了,嘎嘎嘎,好不好玩?你说好不好玩!”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