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狼探 > 第184章 冰封万里

第184章 冰封万里

进入新版阅读   黑暗的世界里,齐狼的意识缩在角落,对面站着一尊滔天黑影,黑影背后有一团浓郁的红光。黑影身侧趴着一只巨狼的影子。

  狼醒了,扑过来两口撕碎齐狼。接着,黑影微微颤动,狼浮上空中,融入黑影之中。

  “从今天起,我们都是我!记住了,我叫——虚!”

  莲杀向骨架,而骨架突然站直,一动不动。

  正要靠近的莲察觉到极大的危险,猛然后退,拼了命地后退,缩在拳台的一角,畏惧地盯着骨架,然后还看了看上空的鹰鸟。

  “能让你这个战斗狂热分子害怕成这样,实在是罕见啊!”鹰鸟说道。

  其实不止是莲,鹰鸟也感觉无比地恐惧。

  恐惧的感觉在它看着骨架时疯狂地提升,似乎没有尽头。

  看到骨架四肢末端的尖爪,鹰鸟的金黄色小眼睛里闪烁着犹豫。

  上?还是不上?

  这里是它的主场,是走是留全由它定。现在它想走,没人拦得住它。只是就这么放弃近在咫尺的能力。实在很不甘心!

  根植于意识深处的东西告诉鹰鸟,只要吃掉另外三只动物,就可以得到它们的能力。这是很久很久之前,就被它们四个所知道的讯息。

  它是多么想要得到狼的极致破坏力啊!

  那爪子——应该是它所见的物质中,穿透力最强的!

  “拼了!”

  鹰鸟不准备等下去,双翅一震,俯冲下去。

  看到鹰鸟飞来,骨架的反应很慢,有些后知后觉地看过来,空洞的眼窝里什么都没有,却让鹰鸟猛然心生警惕,忍不住突然折返,飞上高空。

  “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儿?狼到底是怎么被它弄死的?”

  鹰鸟盘旋许久,不得不重新落在吊灯上歇息。

  三个生命,三种状态,矗立在三个地方,都在等着什么。

  歇好了之后,鹰鸟再次冲下去。

  这一次,鹰鸟想好了主意,假装正面冲击,接着立刻变向,从左侧佯攻,然后再一次变向,从骨架后方杀上去,用尖锐的鸟喙凿烂骨架的头骨。

  对,就这样办!

  鹰鸟正面下冲!

  速度陡然提升!

  骨架上当了,抬起爪子挥过来。

  一声鸟啼!震耳欲聋!当然,骨架没有耳朵,也就无法感受到声音里的可怕,远处的莲也神色如常,丝毫没有被这道声音影响到。

  鸟叫瞬间,鹰鸟转向了。

  冲向骨架的侧面!

  骨架已经抬起一只手,还没有收回!但它反应不可谓不快,竟然抬起另一只手,挥过来。

  “很好,上当了!”鹰鸟看到了希望!骨架虽然有一定意识,但是意识太单调,思考能力一般。绝对想不到它还没有爆发最快的速度。

  同样是极限,每个生命的自身极限是不同的。人体的极限里,黑骑那种人的极限比寻常大多数人的极限高度要高,所以都突破的情况下,黑骑更强。

  而鹰鸟作为世间最神奇的四只动物之一,也拥有极限,它的极限比黑骑高很多很多。

  它的极限速度,自然远超黑骑之流。

  速度,才是鹰鸟最可怕的手段!

  夸张点说,飚出最快速度的情况下,它的嘴可以凿穿万物!

  不出鹰鸟所料,骨架的双爪落空了!

  鹰鸟从第二根爪子前消失,一个违反常理的折返,出现在骨架的脑后。

  鹰鸟的身体绷直,尖锐鸟喙宛如利剑刺出,它要穿透面前的骨头,获得它想要的力量。

  可与此同时,鹰鸟又一次感受到难言的恐惧!

  又是那种力量,它又来了!

  那种恐惧如同悬挂在它的头顶上空,浩瀚、磅礴。看不到边际,探不出厚度。就像一座不知其高,不知其广的巍峨大山,当空而立。

  面对那突然袭上心头的恐惧,鹰鸟这一次强行压住畏惧,借此反而坚定了内心。

  冲!

  冲冲冲!不管是什么力量,都必须被我粉碎!

  彻底粉碎!

  什么狗屁恐惧?

  什么无边无际的力量?

  都是假的!都是蛊惑对手心神的力量!

  鹰鸟自身就可以通过类似的力量控制别人。所以它理所当然的认为,这种力量和自己的力量一样,只是一种掌控!一种只对思维有效,却没有任何实质战斗力的无用东西!

  杀!

  杀杀杀!

  鹰鸟为了得到另外三个动物的能力,努力了不知道多少年,建立雁落城!建立黯影军!帮助第五老头建立研究院……它做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把力量散布世间,去寻找曾经下山的三位‘老朋友’!

  一切都是为了吞掉它们!

  现在狼没了,但狼的能力还在,就在它面前,怎么能停下?怎么甘心停下?

  一定……一定要吞掉面前的人!

  一定要!

  鹰鸟狠狠地冲上去,鸟喙猛然撞击在骨架的后脑勺上。

  梆!

  一声震裂天地的闷响。

  地面炸裂,头顶水泥封死的穹顶也裂开,土石坠落,远处的观众席轰隆作响,裂出一道道深缝。

  黯影拳场——要塌了!

  鹰鸟像一个标枪,刺在头骨上,没有穿透,却紧紧地贴在上面,仿佛被吸住了,完全下不来。

  鹰鸟想张嘴,可惜嘴上有一种莫名的可怕力量正压制着它,让它难以张嘴,并且,那种力量还拉扯着它,要将它身体内的某些东西全部吸出去!

  鹰鸟张开双翼,拼了命地扑扇翅膀。

  呼呼呼!

  大风生起,在四周狂舞。

  骨架垂下双臂,傻愣愣地站着,却稳如泰山!

  不论鹰鸟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僵持中,一种寒冷的感觉侵袭入鹰鸟的脑海。

  冰冻!

  寒冷!

  一往无前!无物可挡!

  它终于知道了,骨架最可怕的不是吸收血液的能力,而是只要触碰,就会被困住,被冰封的诡异能力!

  瞬间,鹰鸟就发现自己的思维陷入迟钝,一切都被骨架吞噬掉,接着再也没有任何可供它思考的空间,意识就完完全全化作虚无!

  鹰鸟的身体软了下来,鸟喙被定在骨架的后脑上,身体向下垂落。

  寒冷的气流从骨架上弥漫开,向下转了四十五度的鹰鸟被彻底冻住,就像骨架的脑袋后面长了个黑色的大辫子。

  骨架深处,一种压抑许久的极致寒冷终于迸发!向四面八方席卷!

  空气中,一颗颗冰晶形成,地面白色的寒霜不断出现,向远处蔓延!

  紧接着,以骨架为中心,淡蓝色的冰出现了,并且疯狂地向更远的地方生长、弥漫!

  骨架和鹰鸟都被寒冰冰冻,身上浮现一层晶莹的冰层。

  远处,莲被寒冷追逐,发了疯地狂奔,狂奔!

  莲的速度很快,非常快!

  转瞬越过极限,并且冲向另一个极限!

  人体有很多极限!而莲在疾病的控制下,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反而更容易冲破极限!

  可这并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背后席卷而来的寒冷太致命了,也太快太快!

  奔跑中的莲突然间停下,脚下有白霜生成,覆盖了他全身,而在霜的后面,更加寒冷的冰层噼里啪啦追上来,把他冻在其中。

  寒冷向更远的地方冲去,毫不停留,冻住一个极限之上的人物对它而言似乎毫不费力。

  极致的寒冷让莲狂暴的气息瞬间被压制下去,得益于这种内心的狂热,他还能保留一瞬间意识。那个瞬间,疯狂的杀意被冻住,他终于恢复清醒,彻底从卡里斯中摆脱,拥有了和老王一样的身体掌控力!可他并没有高兴,因为他看到了侧后方的骨架,那个人——是阿狼。

  莲的眼里滑出一滴泪水。泪水漫上眼眶,仍旧被冰封!

  莲终于失去所有的感知,被冰封在寒冷之中。

  冰霜之威以骨架为中心,冰冻了黯影拳场,然后冲杀出去。

  杀向雁落城!杀向更远的地方!

  石板路边,拿着拨浪鼓咿咿呀呀叫喊的孩童迈着不稳的步伐,向不远处与人聊天的母亲走去,他走得特别慢,脸上的表情十分焦急,努力地张嘴,很想呼唤母亲过来,抱抱他。

  孩童的努力没有被母亲看见,又或者母亲看到了,可出于锻炼孩子、或者是别的什么理由,只是笑笑,继续与人们聊着。

  孩童很急,可惜小胳膊小.腿看着胖乎乎的,却没什么力量,走了两步就一屁.股跌倒,歪坐在地上。孩童看了看母亲的方向,黑宝石一样的眼睛里忽然看到一缕晶莹的光泽。

  咔咔!

  孩童看到母亲被一层冰覆盖,冰沿着地面蔓延,孩童也被冰封,脸上充满童真的笑还没散去,长长的睫毛纤毫毕现……

  街头,沐浴在晨光里的老头从背后拿出擦鞋的家伙事儿,捶打着劳损多年的腰间,浑浊的眼睛看着地面。

  他弯腰看地面太久,早已经忘记了天空是什么样的。

  而且由于长久地做这份职业,哪怕地上没有放鞋,他也总会习惯性地盯着地面,也许只要有一双鞋出现在面前,他的心就会变的安定,就会觉得低头挺好。

  今天的地面没有鞋子,也没有别的东西,很干净。青色的石板由于太久没有人清理,上面结了一层黑色的泥垢。

  如果整个地面就是一只鞋子,那我一定会把它擦得锃光瓦亮!

  老头咧嘴笑着,被烟熏黄的门板牙十分丑陋。

  咦!

  老头忽然看到地上出现不一样的东西。

  他看到地上出现一层霜,鼓足勇气抬头,想看看自己很久没有看过的世界,却立刻被封住。薄薄的冰层里,他枯黄的脸上,皱纹堆叠,一层又一层,身为一个生活凄苦饱经风霜的擦鞋匠,这种结局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所期待的……

  拥有北苏特色的高低建筑都在冰冷的冲洗下,化作冰雕,屹立在晨曦里……

  街角的巷子里,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睡在旧纸板上,手里紧攥着一根底部开裂的木棍,身边放着一个破碗,碗里有一口深紫色的的菜汤。他正全力抵抗醒来的雁落城所携带的嘈杂,要从这种越来越热闹的环境中继续入睡,好应付傍晚到来后的乞讨。

  男孩细瘦的双.腿忍不住颤抖,太冷了。他的长裤早在五年前就因为身高增长的缘故,变成了七分裤,脚踝都露在外面,上面有不少冻疮。

  寒冷,雁落城一直很寒冷。

  对男孩来说,这个城市是没有温度的,冷到让人绝望!让人不想醒来!

  索性就一直睡下去,别醒过来好了!

  男孩刚这样想着,就有一种寒冷向他扑过来,他只来得及半睁开眼睛,就被定格在巷子里,和他破碗里的菜汤一样,被一层冰封住,彻底陷入寒冷之中……

  远处,更远处,一个个人、物被冻住,闪闪发光,犹如雕塑……

  温暖的酒馆内,喝着小酒的人们忽然发现酒杯里的酒变成了冰块,还没意识到什么,就被冰冻住……

  昏暗房间里,策划着下一场犯罪的人们悄然被冰封……

  地下某处,身穿紫衣的执法队员们被冰封……

  身穿白衣的幽灵队伍被冰封……

  所过之处,全被冰封……

  冰冷在雁落城的大地上肆虐,很快漫过无数事物,来到雪地车所在的地方。

  车里,刘散看到外面地上出现一层霜冰,正准备启动雪地车离开这里。但是那东西太快了,一下子弥漫过去。

  然后如入无人之境,继续冲向远处。

  车里,刘散保持着惊慌的表情,被困于一层层寒冰之中。研究院研制的雪地车没能抵抗那种寒冷哪怕一秒钟!

  因为实在是太冷了!雪地车内的所有零件都被冰冷侵蚀,无一幸免,成为一堆废铁!

  雁落城的一座不小的宅院里,狼骑兵众人正在里面忙碌着。

  有人在劈柴,有人在摆.弄手上的电子设备,有人打盹儿,有人练武……

  二十个人,都在这里!

  身受重伤的黑骑已经恢复了不少,不过身体消瘦了太多,以前是一座铁塔,现在就是一棵小松树。

  黑骑慢慢地在院子里踱步,活动着快要生锈的筋骨。走了很久很久,他头上出现了不少汗水。小鹅把毛巾递过来,黑骑接过,笑着看向小鹅,正要伸手摸.摸小鹅的脑袋,恍惚间,他感受到了可怕的压力。

  没几秒种,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危险。

  危险正在逼近!

  很快很快!

  “跑!快——”话没说完,黑骑被寒冷的冰块冻住。

  蹭蹭蹭……

  冰冷过处,所有的东西都被冰封!

  二十个人,都在冰里!

  宛如庞然大物的雁落城在这种力量面前,没有一丝一毫抵抗力。

  片刻之间,雁落城就被冰冻其中!

  然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雁落城外,广袤的大地上被一层薄冰覆盖,并且向更远更远的地方冲去。

  城东,荒凉的大地上只生长着枯黄的野草茬子,一根一根骄傲地立在寒风中,却在片刻间被冰封。

  城南,沙丘地带,干硬的砂砾孤傲地各自为营,当寒冷来袭,它们试图抱团取暖,可惜,寒冷永远都是无情的、砂砾被一层寒冷镇压,寒风也吹不动丝毫。

  城西,白雪皑皑,天空中飘荡着雪花。寒冷一来,地面的雪被困在冰里,空中的雪花也被冰冷捏成一颗颗美丽的小晶球,啪啪啪坠落,刚接触到地面的冰,就融入其中,不分彼此。

  城北,本就极致寒冷的地方瞬时更加寒冷,穿了一层又一层厚衣的渔民正拖着沉重的捕鱼工具,去更北方为生存而努力,更北的地方,在陆地的尽头,那里有一座湖,或者说,一片海洋!在那里,他们能找到食物,如果运气好,抓一条大鱼回来,一个冬天就不用出门了。

  怀揣着梦想的渔民们抿着嘴,一步一步前进,努力地前进。

  然而下一秒,行走的他们都停下了,衣服更厚了一层,最外层是冰……

  从雁落城地下的黯影拳场开始,骨架迸发自身的力量,向各个方向爆发冰冷的冲击,很快,北苏沦为一个冰的国度。

  ……

  转瞬之间,冰封万里!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