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无限灵药圃 > 第279章 贱皮子

第279章 贱皮子

进入新版阅读   

  “呀,你有新的剧本了?太好了,到时候我一定要去看看,电影票能不能便宜点。”阿莲一脸期待的看着李毅,嘴角的梨涡让人看着都想醉。

  “当然可以了,电影票想要几张都可以给你。”

  “嘻嘻,太好了,谢谢毅哥。”阿莲兴奋的说道,眼睛笑的像是一个月牙一般。

  看到这一幕的风叔心却有些吃味,撇了撇嘴,对于李毅更加的戒备了。

  风叔的家并不算太远,不过两个小时的路程罢了,不过需要坐船,当然这也是整个香港不大的缘故,相对于大陆来说,香港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弹丸之地,李毅现在还记得前世在新疆求学的经历,以前在内地的时候只要是路程超过三个小时车程的都会感觉到远,但在新疆,早出门,晚能够回来的,你都会感慨一句。

  卧槽,好近啊!

  两个小时后三人一犬登录岸边,沿岸的渔民在看到风叔二人之后都笑呵呵的打招呼,年纪小的叫风声,年纪大的叫老四,一直都是冷脸示人的风叔亦是笑呵呵的回礼。

  “阿莲,你们回来了?”一个身材佝偻的婆婆站在门口笑呵呵的对着阿莲说道。

  阿莲也赶紧前说道:“嗯嗯,回来了,叔叔催的好紧的,婆婆,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去找点引火的干柴,今天阿生抓了一只山鸡,你们晚来我这里吃饭,哈哈,你们可是有口福喽。”婆婆露出一嘴缺漏的牙齿哈哈笑着说道。

  “真的吗?太好了,今天晚有口福了,婆婆我去给你打下手。”说完扶着婆婆朝着家走去。

  风叔看到这一幕笑了笑,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走朝着自己家门走去,李毅紧随其后。

  风叔的家并不大,但也不小,这个时候的香港还没有寸土寸金的地步,乡下农村弄出一个小院子还是轻轻松松的。

  院子栽满了各种花草,虽然看起来有些凌乱,但每一株都被打理的井井有条,看起来花费了不少心思。

  “这些都是阿莲弄得,花里胡哨的有什么好,还不如种些菜实惠。”风叔故作不悦的说道,但眼神的宠溺之色却是不加掩饰。

  看着风叔那口硬心软的态度李毅心悄然一笑,说道:“养花可是一个技术活,可以陶冶情操,能够将花养的这么好,可见阿莲在平时也是一个温柔的女孩。”

  李毅的话让风叔脸色一变,一脸的戒备道:“我可告诉你,不要打阿莲的注意,算你送给我雷击木做的桃木剑也不行。”

  李毅:“……”

  我有你说的这么不堪吗?

  一旁的旺财找到一个树荫下舒舒服服的躺了进去休息,不在理会两人的斗嘴,李毅也是耸了耸肩迈步朝着房间走去。

  门帘刚刚打开,缭绕的烟雾瞬间将李毅环绕,抬头看去,只见有些阴沉的房间的正央摆着三清的神像,头顶的房梁吊着直径半米大小的盘香,这种盘香从点燃到燃烧殆尽需要整整半月的时间,这也是风叔二人去城两天依旧香火缭绕的原因。

  神像的面前放着一个丹炉,丹炉积累了大量的香灰,但周围却是干净整洁,一看是经常打扫的缘故。

  在房间的东侧则是摆放着大大小小各种坛子,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架子,每一个坛子都被红色的印泥封口,其更是贴着一道黄符。

  李毅眉心一皱,拥有神通孟婆化身的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鬼怪的气息,而在这些坛子李毅能够感知到那浓郁的鬼气,每一个坛子都有一只鬼怪在居住。

  感觉到李毅这个陌生气息的到来,架子的坛子不停的摇晃,更有甚至发出‘嘿嘿嘿’的笑声。

  “不用害怕,这些都是一些孤魂野鬼,被我抓过来在这神龛下忏悔,洗清罪孽的,过些时日能转世投胎了,是调皮一些。”风叔将三支香点燃插在香炉摆了摆然后扭头解释说道。

  李毅点了点头,前也点了三炷香前去祭拜,看着神龛的三清神像李毅心神不禁恭敬了许多,对于他人来说眼前不过是三尊泥像罢了,但对于李毅这个真真实生存在地仙界的人来说三清却是真是存在的,由不得不恭敬。

  李毅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然后将香插入香炉之,一旁的坛子依旧在晃动,刺耳的鬼叫声依旧在朝着耳朵灌,李毅心一冷,瞳孔化作黄色的蛇瞳,一股阴冷的气息散发,视线转入封鬼坛之。

  众鬼只感觉一股天敌般气息传来,那来自灵魂的恐惧让他们瑟瑟发抖,是坛子最大的那几个积年老鬼一丝吓得缩在坛子的最底层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整个房间瞬间的变得安静起来,除了袅袅的青烟不在有任何的动静。

  李毅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一群贱皮子。

  灵魂摆渡的孟婆是一切鬼怪的克星,以鬼为食,吞噬万鬼,敢在孟婆面前耍横的鬼还真没有。

  李毅走出房门是阿莲正掂着一个大的水桶浇花,阳光照耀下,点点水花飘散,反射的夕阳特有的金光照在阿莲的脸庞之,这一刻只感觉精灵来到了人间,李毅一时间竟然有些醉了。

  “走之前明明浇过水的,怎么凤梨花还是枯死呢?”阿莲有些伤心的蹲在原地难过道。

  李毅迈步前,看着阿莲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已经枯萎了一半的凤梨花问道:“怎么了阿莲?你不是去婆婆家做饭去了吗?”

  阿莲抬起头说道:“婆婆不让我做,让我多休息休息,毅哥,你看,我的凤梨花还能救活吗?我走之前明明浇过水的,为什么又枯死了,这才两天的时间啊!”

  “你很喜欢这株凤梨花?”

  “是啊!这个可是叔叔在山里找了两天在帮助找来的,虽然不是很珍贵,但我真的好喜欢的。”

  李毅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道:“我可以用法术把救活,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阿莲急切的问道。

  李毅探过头在阿莲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下一刻阿莲的脸颊瞬间的变得通红,小巧的双耳更是红的有些透明,狠狠的挖了李毅一眼,不敢言语。

  “怎么样?简单吧,一下哦!”李毅贼兮兮的说道。

  阿莲沉默了片刻,美目好似含水好似碧波,含羞带笑的清点了一下下颌,口蚊子一般的嗯了一声。

  李毅大喜,哈哈一声大笑,随后右手成剑指,一抹灵气灵药圃涌出落在凤梨花根茎之。

  下一刻,凤梨花好似被打了鸡血一般,本来应该是静态的凤梨花却不断的颤抖,枯黄的叶子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变绿,翠绿翠绿的。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完全恢复活力,甚至更加茂盛,红色的花朵娇艳而美丽,在夕阳下绽放着自己最大的荣耀。

  “真……真的好了,好神呀!”阿莲一脸惊喜的看着脚下的凤梨花大声的说道。

  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叶子,低头在花朵嗅了嗅,淡淡的花香充斥在鼻尖,清香的气息让阿莲一脸的享受,颇有一种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的李毅心念头一闪,灵药圃瞬间投影在现实世界,将整个小院笼罩。

  灵药圃投影也算是神胎的一个能力,将神胎的部分能力笼罩在四周,如时间加速,如环境生成。

  下一刻却见院子的花草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快速的生长,一些因为照顾不周而出现病态的花草也瞬间变好,以自己最娇艳的姿态迎接世人的观赏。

  院子的花草大都是以花为主,在这一刻百花齐放,冬天的腊梅、秋天的菊花、夏日的茉莉、春天的百花,不同季节的花朵却在此时共同绽放,整个小院弥漫在花香之。

  阿莲站起身,一脸的不可信,看着四周,这一刻好似站在童话世界一般,周围的一切美好而又虚幻。

  “这是真的吗?”阿莲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唇,眼神有惊喜,但也有担忧,担忧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李毅前拉着阿莲的手去抚摸一旁开着的腊梅,语气轻柔道:“当然,不信你摸一摸。”

  阿莲小心翼翼的朝着一旁的梅树摸去。

  “你们在干嘛?”一声怒吼在门外传来。

  下一个阿莲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快速的将手从里面的掌抽出,然后整个人躲在风叔的背后,脸色羞红不敢见人。

  李毅脸却露出一抹遗憾,手心还停留刚刚那一抹丝滑与温润。

  完全致脸皮于无物的李毅笑着指了指院子说道:“我在用法术让阿莲妹子看花。”

  风叔很明显也看到了眼前让人惊讶的一幕,虽然依旧很震惊,但对于侄女的关爱却超越了这一切,一脸阴沉的说道:“看花还需要拉着手吗?”

  “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你……”风叔大怒。

  身后的阿莲小心翼翼的拉拉风叔的衣衫,怯生生的说道:“叔叔,真没事的,我们去吃饭吧!”

  风叔扭头看了看满脸通红的阿莲,又看看李毅,随后冷哼一声,拉着阿莲朝着门外走去。

  隐约李毅能够听到有没有被占便宜,是不是他强迫你之类的话。

  李毅苦笑一声,碰到如此一个女儿控的风叔也是让人头疼,虽然阿联并不是风叔的女儿,但其自小被风叔养大,虽是侄女,但情同父女。

  心念一动,将灵药圃的投影收回,院的花朵虽然依旧灿烂但过些时日也会消散,没有灵药圃伟力的支持,现实总会出现这种景。

  李毅摇了摇头,看着不远处阿莲的背影,轻声说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阿莲突然扭过头对着李毅高喊道:“毅哥,快来吃饭啦!”

  李毅松了耸肩,嘴角露出一抹轻笑,看来不是很难哦!

  脚步迈起,快步跟。

  “来了。”

  刚走两步又扭头对着树下呼呼大睡的旺财道:“走了旺财。”

  婆婆做的饭的确挺不错,虽没有酒店的美味,但却充斥着家常小菜特有的感觉。

  对于李毅这个突然出现的英俊小伙婆婆是充满了喜爱,不时的看看李毅,然后又看看阿莲,脸尽是满意的笑容,这笑容让阿莲更是吃饭都感觉浑身不自在,从开始到结束脸的红晕都没有消失过。

  李毅充分发挥自己的口才,让人如沐春风,哈哈大笑,一顿饭结束后,对李毅的满意程度再次飙升好几个台阶,差拉着阿莲的手交给李毅然后说以后要好好照顾阿莲了。

  至于风叔,从头到尾脸色没有好看过,阴沉的如同锅底一般,吃饭的时候咬牙切齿好似要把李毅搅碎一般。

  “婆婆做的饭挺好吃的。”李毅擦擦嘴角的油水说道。

  风叔冷脸哼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开。

  阿莲给李毅露出一个歉意的眼神,随后快步跟快步跟。

  当李毅走进家门时,风叔直接扔给李毅一床被子,语气不善的说道:“晚你睡这个房间,我睡间,阿莲你是东房。”

  阿莲一脸疑惑的道:“为什么呀,叔叔,间这个一直不都是我的房间吗?”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赶紧去睡觉,明天一早还要送李先生回尖沙咀。”风叔板着脸说道。

  “我没要走啊!”

  “不,你要走。”

  看着想要冒火的风叔,李毅无奈的耸了耸肩,还能怎么办?当然只能走了。

  抱着被子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房间很简陋,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凳子,一个衣柜,至于其他的装饰品一样没有,衣柜放着几件衣物,很明显是风叔的,很简朴,也很符合风叔的性格。

  李毅将被子放在床,关好门窗,随后闪身进入灵药圃之。

  灵药圃的虚空妖女伢子与打手被牢牢的锁在其,整个灵药圃都在李毅的控制之下,想要锁两个人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看着依旧不断挣扎的二人,以及那双目仇恨的目光,李毅冷笑一声。

  盘膝坐在地,手凭空出现一本书籍,封皮书写着《不化骨》三个大字。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