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重案组侦破录 > 238.苦命蝶花(二)

238.苦命蝶花(二)

进入新版阅读   “爸……醒醒,别丢下我……”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彻医院,一些好奇的病人家属看到一个女孩跪在地上哭泣,惹人怜惜。

  “病人在送来的路上已经没了生命迹象,我们也没什么办法,通知死者家属准备后事吧。”

  一位医生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面部没有任何表情,不悲不切。

  在医生眼中,没有感情,只有生死,治好即生,反之则死。

  可如果伤者在送往医院途中就死了,就算华佗在世,也没办法治好他。

  “医生,能不能再抢救一下?建国家里有三个孩子呢,他死了,孩子们怎么办?”

  张天贵鼻子被冻得通红,眼睛也泛着红光,他在忍住自己不在建国女儿面前哭出声,即便如此,两行泪还是不争气的滑下。

  “人已经确定死亡了,再抢救也没用。从十几楼摔下,哪还有活的?我建议你们找老板要赔款,法律会站在你们这边的。”

  “对,在工地出的事,老板会赔钱的。”

  不知哪位病人家属在旁边开始出主意来。

  有了第一个,马上第二个人就站了出来。

  有出主意找工头的,也有推荐白事一条龙服务的,这些人说话有时会带着笑意,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一个女孩蜷缩着,她的泪已经流干……

  “建国他女儿,你给你妈打电话,让她来……”

  张天贵回过头才发现陈杰不见了。

  “人呢?刚才我还看到她在这里蹲着。”

  马二喘着粗气,一下子不知道要做什么。

  一位穿着病号服的男人指着走廊另外一头说:“你们是说那个女娃吗?她刚才走了。”

  张天贵瞪大眼睛:“走了?她爸死了,她跑哪去?”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马二从裤兜掏出老年机,手指因为冻疮的原因,又紫又肿,按了几下才按到接通键。

  张天贵见马二迟迟没说话,迫不及待的问道:“谁打来的?”

  “来,你来接,是李老板打来的。”

  张天贵拿过手机,表情一下子舒展开来,完全没了之前的悲伤样子。

  “喂,李老板呀,是我,张天贵……对,我们在医院的。哪个医院?就是工地附近的第一人民医院……您要亲自过来?不用不用,这里我们能处理好……这样啊,那等您到了,我和马二下来接您。”

  嘟嘟嘟……

  电话被那边挂掉,张天贵立马收起笑容,重新恢复到悲切的样子。

  “我这兄弟啊,可惜了,家里三个孩子都靠他吃饭,现在人没了,不知道孩子们今后怎么办。”他对周围看热闹的人说着。

  一个小时后,一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来到了走廊。此时看热闹的人已经没之前那么多,现在的时间是晚上9点,医院每天在这个时间点会发放陪护床,所以他们都去领床了。

  “怎么回事儿?人怎么会掉下去?”

  李老板眉头紧锁,工地出了事,他也难逃责任,至少会赔付一笔钱。

  “我们也不知道啊,当时我和马二做完工准备下楼,转过身没走几步就听到一声巨响,再回头去看,建国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被风吹下去了,还是自己跳下去的。”

  张天贵说完,马二连连点头,算是默认了上述所说。

  “自己跳下去……”李老板自言自语的开始念叨,脑子里边想的是如何推卸这起事故的责任。

  “对啊,可以说是他自己跳下去的,当时明明已经下工了,也就不存在出安全事故,随便赔偿点抚恤金就行了。”

  李老板情不自禁说出来内心的大实话。

  “李老板,这样不太好吧,建国家里可是很困难的,还有三个孩子要养活,现在建国死了,建国他媳妇也没固定收入,孩子们怎么办?”

  张天贵面露难色,一方面是自己的老板,一方面是自己的好哥们,尽管这份情谊并没有那么好。

  “如果按照工地意外死亡来算的话,我得赔偿丧葬补助金,亲属抚恤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本来工地财务就挺困难的,现在银行也不拨款,把这些钱赔了,给你们发工资的钱都没了。”

  “那不行,不发工资怎么行,我还要吃饭呢。”马二当时就不乐意了,张天贵内心也很复杂。

  李老板清楚马二和张天贵是当事人,如果他们两个能作证陈建国是跳楼自杀的,到时候法律判决也就不会那么严重。

  “不如这样……陈建国的意外死亡赔偿金我分给你们一部分,如果你们觉得良心过不去,可以自己拿出一部分给陈建国的老婆。我也不是不想拿钱,只是这件事传出去了,还有谁敢来我们工地做活,到时候工地烂尾,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是吧。”

  马二连连点头,“对对对,我觉得这个主意好,就按李老板说的做吧。”

  李老板将注意力转移到张天贵身上,后者还在纠结。

  “一人两万,我可以马上就给你们,然后把之前拖欠的工资一并给你们结算了。”

  李老板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马二使劲摇晃着张天贵,想要将他给摇醒。

  “我知道了……”张天贵说:“我和马二是亲眼看到建国跳下去的。”

  “这就对了!”

  李老板握住张天贵的手,马二也来凑热闹,三人纠缠在一起,像是多年不见的兄弟。

  在走廊的角落,一个人影面无表情的贴近墙壁。李老板等人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记住别说漏嘴了,陈建国是自杀的!待会警察来了,你们也得这样说。”

  李老板临走时再三嘱咐马二和张天贵,特别是马二,脑回路不正常,保不准说漏嘴。

  走到走廊尽头,李老板感觉凉飕飕的,像是有柄匕首抵着他的脖子。四处查看,周围一切正常,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在走廊活动身子,穿着便装的人面无表情的行走着。

  幻觉吧……李老板心里想着,然后离开了。

  “马二,这笔钱我们拿到后还是拿给建国的媳妇吧,他们家庭挺困难的。”张天贵说道。

  马二只是“嗯”了一声,没正面回答。张天贵自讨没趣,也没再继续说下去。

  两人就这样默契的保持着沉默,等待警方的到来。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