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重生警花军嫂 > 第526章 正面交锋

第526章 正面交锋

进入新版阅读   好好的,为啥整的跟生离死别似的呢。

  唐枭不喜欢这样,嬉笑着调侃几句,把晏梓非逗笑便摆摆手离开。

  李庆芬知道她工作一天怪累的,也不拉着她聊天儿,晚上起夜也尽量不叫她,干什么都轻手轻脚的就是想让自己闺女多睡一会儿。

  和前几晚一样,九点多钟唐枭就上床了,嘱咐李庆芬一句:“妈,您要上厕所一定记得叫我,渴了饿了也要叫我,别跟我不好意思,您自己下地再磕着碰着的可咋整。”

  李庆芬没好气的轻哼一声,也没跟她唱反调。

  翻个身,不多一会儿唐枭便熟睡过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怀孕了,怀的还是个女儿,可给晏梓非乐坏了,还说要好好培养女儿,让她长大成为国内最优秀的消防员。

  一眨巴眼儿的时间,姑娘还真的长大进入消防系统工作,工作做得风生水起,个人问题也没有让父母操心,二十四岁谈恋爱,稳定之后带来见父母。

  唐枭和晏梓非在家里准备一大桌子的饭菜等待准女婿上门儿。

  砰砰几声敲门声,唐枭乐滋滋的去开门,待看清楚闺女身边站着的男人的时候,魂儿差点儿吓飞。

  是韩江鹏,是过去二十多年依然还是当年模样和年纪的韩江鹏。

  “快跑”,她嘶声裂肺的朝女儿喊道。

  可惜已经晚了,就见那个男人从衣服下面掏出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女儿的脑袋。

  砰……

  唐枭霍然睁眼,身上的所有汗毛都被吓得立起来。

  原来是梦,梦里的韩江鹏跟个妖怪似的,那么多年竟然一点儿变化都没有,且他报复的方式太特别,隐藏多年竟然是从女儿下手,谁能想到呢。

  唐枭刚要舒一口气,突觉不对,硬生生把那一口气憋回去。

  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好像还在熟睡一般,连眼睛也赶紧闭上,只用耳朵听周围的动静。

  原本病房内应该有四个人,她、李庆芬、隔壁床老太太和她的看护,可现在病房里面多出一个人来。

  那个人不动不发出声音,普通人根本不会察觉到多出一人,可唐枭到底跟普通人不大一样,前一世她经受过严苛的训练,五感敏锐,即便重生后疏于锻炼也鲜少有实用机会,本领退化却没有消失,马上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那个人的动作很轻,正在一步一步的朝唐枭这边走来。

  近了,更近了……

  终于,这人走到床边,就站在唐枭身侧。

  唐枭被子下的手猛握成拳,正要出其不意先发制人,却不想来人先她一步将黑洞洞的枪管顶到她脑袋上。

  来人应该没有发现她已经醒来,有意叫醒她,冰冷的枪管不轻不重的在她脑袋上磕了两下。

  不能再装,唐枭选择随机应变。

  特别自然的睁开眼睛,还要迷迷糊糊的轻声呢喃一句:“谁啊?干嘛啊?”

  “不许叫,不要乱动,听我的话”,低低沉沉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是韩江鹏。

  莫名的,唐枭这段时间忽上忽下的那颗心就落到了实处。

  人终于出现了,想办法解决掉,以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全听你的,不要伤害其他人”,唐枭悄声跟他讲条件。

  韩江鹏轻嗤一声,没有答应她,只又用枪口磕了她脑袋两下,沉声道:“起来,跟我走。”

  唐枭很听话,从床上下来,摸黑走在韩江鹏身前。

  晚上病房里也并非一点儿光都没有,只要适应一小会儿完全可以看清东西,所以也不存在不小心磕到哪儿碰到哪儿的情况。

  出门前,唐枭还提醒道:“外边有监控,你最好把枪收一收。”

  “谢谢提醒”,韩江鹏讥讽道:“让我收枪趁机逃跑?想的美。”

  话虽这样说,韩江鹏还是选择低调,把对准脑袋的枪口改为对着后腰,不了解情况的人看了还以为是他揽着唐枭的后腰呢。

  听着韩江鹏的指挥,俩人走出住院部大楼。

  走到比较隐蔽的角落,韩江鹏再度将枪口对准唐枭的脑袋。

  “当初,你和那个男的为什么故意陷害我?”韩江鹏咬牙切齿的问道。

  他本可以在京都安安稳稳的生活,攒钱供家中弟妹读书,可突然发生的事情将他的一切计划打乱。判了刑,有案底,即便在狱中表现优异提前释放他也依旧处处碰壁,更是遭亲戚朋友嫌弃,在老家无立锥之地。

  到现在,他的亲戚家人依然以他为耻,对他没有个好脸色。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唐枭和晏梓非对他的陷害。

  “我没陷害你”,唐枭冷静说道:“如果你没做违法犯罪的事儿,警察不会抓你,你也不会被判刑。说到底,都是你咎由自取!”

  “你放p!”韩江鹏激动的低吼道:“你们故意钓鱼,就等着我上钩,你们当我是傻子是不是?我始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住在你家的时候,对你对阿姨一直都很好,你和阿姨对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你为什么突然要陷害我?!”

  “你真想知道原因?”唐枭问道。

  “说”,韩江鹏言简意赅的回道。

  唐枭先叹一口气,轻声说道:“事情走到这一步我也不愿意看到,既然你一定要知道,那我索性全都告诉你。”

  顿了一下,似乎是在舒缓情绪,唐枭才继续说道:“你在我家住的时间不算短,我妈就像对儿子似的对你,房租收的少,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还都想着你,我住校读书的时候每回往家打电话我妈都在夸你,说你年少有为吃苦肯干,以后肯定有出息。还记得13年还是一几年的冬天......”

  唐枭不紧不慢的叙说,很有感染力,竟把韩江鹏的情绪也带动起来,跟着一起回忆过去。

  当年,李庆芬确实对韩江鹏很好,这一点只要韩江鹏还有一点点良心就不会否认。

  这一回忆,就回忆了好几分钟。

  手枪说沉不沉说轻也不轻,单手举好几分钟可挺累,唐枭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对着她的枪口在下沉。

  很好,继续拖,能不能拖垮他另说,寻找机会自救以及等待外援来救才是重中之重。

  “我跟我妈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我始终觉得我妈是我一个人的,而你,分走了我妈对我的爱,你说,我能开心么?”回忆结束,唐枭很是不痛快的问韩江鹏。

  韩江鹏也从回忆中抽离,顺着唐枭给他踩出来的路继续往前走:“所以,你只就因为阿姨对我好一点儿就要害我?”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