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天下为聘:异世夫君请轻撩 > 524.第524章 尿失禁

524.第524章 尿失禁

进入新版阅读   “怎么回事?”这股恶臭的味道,像极了人身上的排泄物。

  一侧的管事嬷嬷连忙捂住了嘴巴,而后支支吾吾的说道,“一个时辰前,她曾说想要如***才等寻思着她还病着,若是随意让她出来走动,恐是旁人会跟着遭殃,所以奴才等人并不敢给她开门,想来……”

  “混账东西!”嬷嬷的一句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南宫翎在听到这句话时候,怒道,“那里头躺着的,可是本王生母啊!”

  管事嬷嬷身子抖了一下,心中却对南宫翎有些鄙夷。如若不是苏瑾就在一旁,只怕管事嬷嬷都要回怼上两句。但正因为苏瑾在,她便收敛了许多。

  毕竟,一个到现在都是个不受宠的王爷,而另一个的夫君则是太子,将来可是要坐上皇位的。所以,嬷嬷的心里,到底还是做了一番计较的。

  苏瑾蹙了蹙眉头,道,“去找几个麻利点的人过来收拾一下。”

  话音一落,管事嬷嬷脸色大变。

  “太子妃,这,这里头病着的可是天花,当真是要……”

  “现在这事究竟是你说的算还是本宫说的算?!”苏瑾蓦然转身,瞪着管事嬷嬷道,“如若这病果真是天花的话,那迟早是要处理。而今,你们连开门让人如厕的勇气都没有,要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事情。本宫需提醒你们,这里若是不尽早处理干净的话,只怕这一整个浣衣局的人都要跟着遭殃!”

  管事嬷嬷一怔,吓的险些就要跪在地上。

  苏瑾冷哼了一声继续道,“现在,你们要么赌着不会被传染的概率进去处理干净,要么,就等着人死在里头了,然后发臭了,你们跟着一起遭殃!”

  那管事嬷嬷原本以为只要远离了就没事,却不曾想过那么多的事情。如今被苏瑾这么一说,她顿时有些胆战心惊。于是,她连忙道,“是奴才愚钝,竟是连这点都没有想到。”说着,她转身,随意指了指道,“你,你,你,还有你,赶紧进屋瞧瞧。”

  被管事嬷嬷点到的宫女愣了一下,各宫吓的面色苍白,犹豫不决。在这个时候,谁都不愿意先行出马。

  纵然刚才苏瑾说的有多么的严重,可在她们看来,此时进去,随时都可能染病。而他们就算是不进去,亦是有人会进去处理。

  苏瑾看着这一院子的人,面色陡然变的有些冰冷。

  “谁若是跟着本宫进屋的,本宫担保她们没事,而且事后还会有赏!”话落,那些人脚步一动,想往前走却又有些害怕。

  苏瑾转眸看向管事嬷嬷道,“嬷嬷,不如你做个表率,带头随本宫进去吧?”

  “啊?”管事嬷嬷张大了嘴巴,抬头间,见苏瑾面色冷冽,她顿时什么也不敢说。是以,她只得转过身去,大骂道,“你们这些蠢货,还不跟着我和太子妃一起进去!犹犹豫豫的,难不成你们要太子妃亲自动手去处理吗?!”说完,管事嬷嬷已经苦着一张脸来到了苏瑾的旁边。

  那些宫女们瞧见,便也纷纷走了过来。

  春雪看着她们,皱了皱眉头道,“我代太子妃进去吧?”

  “没事。”苏瑾淡淡说了一句,便抬起脚,准备向里头走去。然,南宫翎却是在这个时候拉住了苏瑾的手道,“你在这个时候就不要进去了,让他们处理就好。”

  苏瑾停下脚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然后很是厌恶的从南宫翎的手中抽了回来。

  “九王爷,现在这里头可是你的生母。”她抬眸看他,眼底里满是鄙夷之色。

  南宫翎愣了愣,脸色蓦然变的有些难看。

  “本宫不过是在尽自己所能尽的能力罢了,而王爷,莫非也害怕这天花?”断断两句话,如同利刃一般,直接插进了南宫翎的胸口处。

  明明知道无论何时何地,她都不会给自己一个好脸色看。然,当他见到她的时候,总是抑制不住的会心软。

  他的脑海里,蓦然响起了库尔班的话:王爷,太子妃乃是学医之人。既如此,那她纵然是再不喜欢王爷,在遇到这样一个传染病时,太子妃必然会为大局考虑,亲自去查看。介时,王爷可不能因为一时心软,而拦了太子妃。要知道,一旦太子妃出了事,那太子怕是也要废掉一半。

  那时,南宫翎本已然答应。

  利用湘雅的病,更利用苏瑾的良善来使得她也跟着染病。南宫瑜视他如命,一旦苏瑾染病,必然受挫。

  但临到关键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拉住了苏瑾。然而,这个女人,却依旧抬着下巴,不屑多看他一眼。

  他咬了咬牙,轻哼了一声道,“本王纵然是进去了,怕是也帮不上忙,此事,就劳烦太子妃了!”

  听罢,苏瑾勾唇冷笑。

  若非怕真是天花,以至于到时候在宫中散播,她倒是没那么多的好心前来给湘雅瞧一瞧她究竟是否得的是天花。

  而南宫翎,她知他冷血无情,却不知他在面对自己的生母时,依旧能做到如此的冷酷无情!

  转身,苏瑾一脚踏入了屋内。嬷嬷等一干人等见状,也连忙跟了进去。

  彼时,屋内不仅恶臭,还有些昏暗,借着微弱的光线,苏瑾看到了倒在角落里的湘雅。

  她缓缓走过去,只见那湘雅披头散发的倒在那儿,并看不清脸色如何。而在她的下身,竟是留着一摊黄色的液体。

  管事嬷嬷捂着嘴巴,嫌弃道,“这,这人怎么倒在地上就尿出来了啊?!”

  苏瑾抿唇道,“想来原是要再撑上一会儿,身子却受不住就晕倒了。这污秽之物,怕是昏倒之后流出来的。”

  听罢,嬷嬷越发的嫌恶。依着苏瑾的这句话来说,湘雅这是尿失禁,没办法的事情。

  可是,她这般不省人事的尿了出来倒是没什么,而他们这些收拾的人,却都是被恶心了个遍。

  她们在这浣衣局内虽然干的是粗笨的浣洗事情,但何曾……处理过这样肮脏的事情?于是,一时间,大家面面相耽,有些不知所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