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重生之胆大包天 > 第638章 我一辈子都还不完!

第638章 我一辈子都还不完!

进入新版阅读   

  女人继续说了一点有关他父亲那天意外事故的事情。

  公司基本是交给那个入赘的女婿打理。

  早不起火,晚不起火,在其巡察的时候起火,而且其他员工都没有事情,唯独他父亲那个大老板出事情了。

  虽然说大老板组织员工安全撤离,其可能留在了最后,但是对方最后的做派,对公司的霸占……李均怎么听着都有些觉得不对劲。

  就说企业法人,女人父亲意外离世,那么法人应该是其女儿,但是对方让股东会强行更改了对方为企业法人,成为企业法人之后,他肆无忌惮地开除公司元老,培植自己的人马,露出狰狞的牙齿,将公司全部掌控在他的手里。

  而且失去一些元老员工之后,公司陷入混乱,每况愈下,昔日偌大的制衣公司都被抵押,套现跑路……

  李均算是搞清楚了女人所发生的故事,就是农夫与蛇的故事,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

  那些角落里想着不劳而获,还想霸占别人幸苦打拼的事业。

  所以李均决定自己得多生娃,不然自己偌大的事业到他人的手里,太憋屈了。

  不能便宜了蛇和狼。

  这个女人的老头当真是死不瞑目啊!

  要知道那个他看中的女婿不仅败光了他的心血,还逼得他女儿跳海,会不会从地底下爬起来。

  要是他,肯定得爬出来。

  “还我公司!”

  “叫你欺负我宝贝女儿,我要来索命!”

  嘉年华豪华游轮上酒吧里灯光闪烁。

  李均想到那个不择手段的男人,有点气愤,咕囔了一口酒说道:“那个,得两月之后你父亲的公司被拍卖,所以也就是说还要两个月时间,这两个月是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的,你这不去想方设法,而是想着跳海,你真是很愚蠢。”

  “两个月,我能改变什么,我只是一个女人,从前都全是依靠家里的女人。”

  女人仿佛从金丝雀变成了流浪猫儿一般。

  “你的意思就是你养尊处优惯了,然后就没有一点能力了。”

  李均也不客气。

  “我……”

  李均又一次将女人说得是哑口无言。

  女人两眼汪汪,她又被欺负了。

  “说好的是安慰人家,怎么又来讽刺她,欺负她了。”

  对于女人李均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对于伊娃他是呵护的,对于小姨他是放纵的,对于小王瑶他是照顾的,对于这个女人,他相处,有一种同龄人的感觉,同类人的感觉,三十多岁的已婚女人,他心理有住着一个前世已婚的男人。

  前世他三十多岁也还是脑子一根筋,很像是这个女人。

  所以,他对于这个女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只能意会。

  “你别哭,我没欺负你,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李均再次喝了一口威士忌说道。

  这酒的度数比鸡尾酒高多了。

  李均也是好久没喝酒了,这一喝,也不遮掩自己,什么都说得很直。

  但是女人不乐意了。

  “我的事不要你管。”

  女人生气地道。

  “我不是说要安慰你吗?”

  “那你就从打击开始,讽刺开始?”

  “其实我想夸你的。“

  “我怎么就没见你一句夸?”

  女人牙齿有点痒痒地说道。

  “那我现在就来,我一看见你,我就觉得你不是凡间女子。”

  “你这是要泡我,夸我美丽。”

  女人对李均的口花花,戳之以鼻。

  这个家伙……

  “不,我是站在鱼儿的角度来说的,你要是跳下去了,对鱼儿来说,你就是天上掉下来的,所以你不是凡间女子。”

  感情是拿自己开唰的!

  感情这是挖苦自己!

  女人气愤,喝了一点酒的她,没有平时的莞尔,贤淑,而是一副小太妹差不多,就是小粉拳朝着李均的胳膊来了一下。

  “对,就是这样揍我,让你的内心释放出来。”

  李均眨眼睛说道。

  女人闻言。

  看到李均那副讨打的嘴脸。

  三十岁的女人咿呀呀!

  “既然你叫我揍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一通粉拳。

  “叫你欺负我,叫你凶我,叫你……”

  三十岁的少妇各种情绪压抑太久了,此刻的释放,让李均的胳膊被揍麻木了。

  ……

  酒壮人胆。

  李均说了这么一句话:“好了,好了,别人还以为我们是情侣,不过,我看你姿色尚可,我倒是挺愿意的。”

  “我不愿意。”女人说道。

  李均反问“为什么?”

  女人很认真地说道“我三十一岁了。”

  “三十一岁怎么了,仍旧是貌美如花。”

  “你多大。”

  “我二十。”

  “我比你大十一岁。”女人再次很认真地在自己的年龄上说道。

  “真爱不在乎年龄,年龄不是距离。”

  “我们才认识半天。”

  “我第一眼就一见钟情了。”

  ……

  本来就喝酒就脸红的女人脸更加红了。

  这个虽然是已经结过婚的少妇,但是心思还是很单纯。

  搁在后世有一种叫法,巨婴女人。

  心思不长大。

  面对酒吧里男人的告白,她的心怦怦地跳,这本来应该是十七八岁少女才应该有的怦怦直跳,此刻发生在她的身上。

  这也是家里的原因吧,女人虽然到了三十一岁,但是还没有真正地谈过一场恋爱。

  她的父亲只有她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对其呵护有加,不会让其他男生靠近伤害自己的女儿。

  当女儿大了,而且为了事业的传承,他看中了一个小伙,让其入赘,这就是女人三十多年的故事,她没有爱情,只有婚姻,但是只是完成了一场仪式,她就逃离了到了他乡,婚姻都算不上真正地经历过。

  李均几句口花花,女人就感觉到爱情的感觉。

  不过现在时间似乎不太多,她应该跟野男孩恋爱的年纪没遇上,然后,在她三十一岁的时候,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有着这样的男孩对自己说,一眼,我就看上你,爱上你。

  他绝对没想那么多,酒后的那点口花花纯粹是想让女人走出跳海的阴影,让其褪掉死志。

  不过,此时女人虽然认为李均现在喜欢上她了,但是她觉得她不能再享受到爱情了。

  “我们家的工厂不仅被抵押了,还欠了欠了很多钱,我一辈子都还不完。”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