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萌妻太甜:总裁大人,别傲娇 > 第1820章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第1820章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进入新版阅读   “他们是很好相处的人。”司冥想了下,继续说道,“以前你也没问过我,所以我就没说。我爷爷奶奶还在世,而且身体都很健康。”

  “那他们会不会觉得我这个孙媳妇出身太普通了?”

  艾米是觉得豪门大家族里的老人,对家世都很看重的。

  很讲究门当户对。

  她是真的怕司冥的爷爷奶奶嫌弃她的出身。

  “不会。”司冥摸摸她的头,毫不犹豫道,“他们不是这样的人。虽然他们也希望我能给他们找个门当户对的孙媳妇,可如果不是,只要是我喜欢的人,他们也会爱屋及乌的。”

  艾米顿时就放心了。

  她将头歪了歪:“爷爷奶奶真的会喜欢我吗?”

  “嗯。”司冥柔声道,“我喜欢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会不喜欢。”

  “那要是……他们不喜欢我呢?”

  他笑了下:“那也没关系。我会想办法让他们喜欢你的。如果他们实在接受不了你,也没什么关系,以后我们又不会住在一起,你在我家里待的不开心,我们随时都可以走。”

  “艾米。”司冥执起她一只手,将她的手放至唇边,低头,在她手背上吻了下,声音温柔道,“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委屈。”

  “嗯。”艾米重重点头,感动的也抱住了他。

  “那你是不是愿意跟我回家了?”

  “嗯。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经历了这次的绑架,艾米再也不想离开他一步,只想时时刻刻,随时随地都和他在一起。

  只有他在她身边,她才觉得有安全感。

  “冥。”

  “嗯?”

  “以后你不要再丢下我了,好不好?”艾米的声音委屈兮兮的,“我不想再跟你分开。你去哪里,以后都带上我,可以吗?”

  她知道她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了。

  她不该这么黏人的。

  她也很怕她太黏人了,他会不喜欢。

  可是她真的很害怕和他分开。

  司罂就是趁着他回南城时,才绑架了她。

  她真的很害怕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她不想……再看到司罂那个变态了。

  她的逃跑,激怒了司罂,要不是司冥及时出现,如果她再落入司罂手里,真的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好。”司冥并没有任何的犹豫,一秒也没有,他握紧她的手,点头道,“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

  “真的可以这样吗?”

  “当然可以。”

  “那我会不会耽误到你工作啊?”小心翼翼的口气。

  “工作比不上你的安全重要。艾米,我这次带你回去,就是不想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等我成了会长以后,就不会再有那么多人盯着我们了。”

  “我早就应该这么做的。如果我早一点接受我父亲的安排,在你检查出来怀孕后,就带你回去的话,或许,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虽然宝宝和大人都有惊无险,现在都安全了,可司冥心里依然很自责。

  都是因为他,才会让她遭受到这次的惊吓。

  就算她现在安然回到他身边了,那又怎么样?

  她的两次绑架经历,都是因他而起。

  上一次的绑架对她造成了心理阴影,好不容易,才因为怀孕这件事让她慢慢从那段阴影里走出来了,现在,她心里肯定又有阴影了。

  她昏迷间,说了不少梦话。

  表现出来的,都是害怕。

  这段心理阴影,又要花费多久的时间,才能慢慢消除掉呢。

  艾米沉默了一会儿,伸手勾住了他脖子,仰起头看向他:“冥,我也希望你能尽快当上会长。不过,我不是因为自己的安危,而是因为你。”

  她一字一句的说:“你一天没有正式成为司家的会长,就会有很多人还觊觎着你的位置。你在明处,他们在暗处,我真的很担心他们会对你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比如,暗杀什么的。

  司冥自责道:“这么多年,他们都没成功过,我也没怕过他们。可我现在确实挺怕的。”

  “你怕了?”艾米觉得有点新鲜,从司冥嘴里听到“怕”这个字,确实挺新鲜的。

  “嗯,害怕。”司冥凝视着她的眼眸,“他们知道你才是我的弱点,以后都会从你身上下手。我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他也不敢保证,次次都可以化险为夷。

  在这件事情上,他一点也不敢抱着侥幸心理。

  “所以,其实你并不是那么想当会长,现在因为害怕他们对我下手,你才这么急着回去接任职务的?”

  “嗯。”

  “你当上会长以后,他们是不是就会死心了?”

  “应该是吧……”

  艾米犹豫了下,咬了咬唇,问:“司罂也会死心吗?”

  司冥说过的那些话,她都还记得。

  他说……要让她当他的女人。

  如果司罂只是为了权利,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如果……他还惦记着她……

  艾米不敢再想了。

  “怎么了?”司冥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异样,他皱了皱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连着声音也冷却了十多度,“是不是司罂对你……做过什么?”

  到医院后,她做过全身检查了。

  医生说她并没有其他的皮外伤。

  所以,他也没想过司罂会对她怎么样。

  艾米脸色有点苍白,身体也有点僵硬,她脸上的表情不大好看,咬着唇角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艰涩的开口说道:“他没对我做过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男人狭长的凤眸眯了起来,周身的气息又冷了好几个度。

  “他说他对我挺有兴趣的,还要我做他的女人,嫁给他。”

  刚说完。

  啪的一声,搁在床头柜上的杯子被横扫在地。

  男人脸色冷如冰霜,已然感觉不出来一丝温度,眼神更是冷至极点,眼里翻滚着欲要将一切毁灭的狂暴和愤怒。

  他抿紧唇,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和你说过这样的话?”

  “……嗯。”

  “冥,我怕他。”艾米眼里有着惧色,“他会不会再回来找我?”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