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庶女云先生 > 第一百九十章 画师孔辛是敌是友?

第一百九十章 画师孔辛是敌是友?

进入新版阅读   隔天清晨,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你怎么随便进来?”

  景染看了一眼她,连忙背过身:“我想早些出门,早点回来陪你。”

  云绮罗心里咯噔一声,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你下山去做什么?”

  景染沉默了半晌。

  云绮罗也知道他不会告诉她,笑了笑:“你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个?”她站起来穿上鞋子,其实在这里哪有那么容易放松警惕,她洗澡都怕有人突然出现要她的小命,自然是每天和衣而睡。

  景染看到她神态自若的走到外面倒了一杯景染刚刚泡好的茶喝了,景染眼睛微微有些迷离,她连喝茶的样子都是那么的让人心驰神往。

  景染走过去,看到云绮罗已经给他倒了一杯,赶紧拿起来喝了。

  云绮罗皱眉:“你不怕烫啊?”

  景染手顿了顿,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茶杯,随即笑了笑:“无碍,我刚刚来时已经看到孔辛在准备了,你吃过早饭就可以直接去了。”

  云绮罗高兴的站起来:“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吧。”

  景染抓住她的手腕,轻笑道:“还不着急,我本想着让你多睡一会,没想到我一来你就醒了,是不是还没睡好?再休息一会吧。”景染知道云绮罗一直心有防备,晚上都没有睡得太好,但是昨晚他去的时候云绮罗却是睡着了的,这个认知让他非常欢喜,是不是云绮罗已经在慢慢的适应着宋岩帮的生活。

  昨天梁轼来过,云绮罗自然是心宽了,高枕无忧的睡了一觉,只是景染不管何时身上都透着凉意,云绮罗一个激灵就醒了,可能也是某种认知的防备吧。

  “我昨晚睡得很好,现在精神着呢,我洗漱一下就出去。”云绮罗赶紧说道,这要是他走了谁带她出去啊。

  景染知道她所想,笑着摇摇头:“那好吧,我这边也不太着急,我等你洗漱完一起出去。”

  景染派人每隔一段时间就把热水端过来,云绮罗起来想什么时候洗脸都可以了,简单的洗漱,云绮罗顿时感觉今天真算是神清气爽了。

  景染看着她状态很好,以为她是因为可以重操旧业所以高兴了,也跟着愉悦的勾起了唇角,旁边的丫鬟们见状吓了一跳,这还是他们那个冷面的堂主吗?

  云绮罗想了想拿起来早前让景染拿来的纸张,里面细细密密的写下了一些具体课程,云绮罗见到过宋岩帮这里有好些个适龄的孩子们,她便想着如果他们能接受教育岂不是再好不过,所以这些是她认真的做好的笔记,她离开这里之后他们也可以按照这里面的内容找个懂的人来教一教。

  景染看到她这副认真的样子,心里更加放心了,他是知道云绮罗有爱心,喜欢孩子,所以特意带着孩子们来见过云绮罗,倒是起了作用,也许她会渐渐地忘记云麓书院,忘记梁轼这个人,景染在云绮罗看不到的地方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他决定要把梁轼处理了,云绮罗才会死心,他和云绮罗才会有好的结果。

  景染带着云绮罗走了很久才走到了大厅,云绮罗不禁咂舌,这么困难重重,简直是把她当做家禽关着啊。

  “云先生。”孔辛早就在这里等候着了,他猜到了云先生必定会早早地想要去私塾。

  云绮罗诧异的看了一眼,虽然早就听说宋岩帮里面有一个画师叫做孔辛,但是还是头一次见到真人,长得白白净净,真不像是为宋岩帮这样的帮派做事的人,她默默地想着,不会也是像殇秋红一样是因为恩情才来到这里的吧。

  不过云绮罗有一点倒是不解,虽说宋岩帮可谓是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做,但是有一点是她赞赏的,就是宋岩帮的人不会自相残杀,相处之间可以看得出帮派里的人都是互助相爱的,这一点倒是和景染这种自相矛盾的人特别契合,这也难怪他们会走到一起,不知道这个孔辛是因为才来到这里的。

  孔辛看到云绮罗盯着他若有所思笑了笑:“云先生是不是担心我没有把事情办成?”

  云绮罗回神,赶紧点头:“事情办成了吗?”咳咳,看到景染这个眼神,不会是以为她觊觎这个孔辛的美色吧?

  景染闷声看着他们,半晌道:“孔辛,今天的事情你全权负责,不要出差错。”

  孔辛倒是没有那种见到主子一般的神情,甚至一直都没有叫过景染堂主,这一点也让云绮罗发现了端倪,难道这个孔辛是个不受控制的存在?会不会阻碍他们的事情?

  “就这点事情还能出什么错呢?”说话间孔辛看了云绮罗一眼。

  云绮罗不知道为何这一眼感觉到有一层深意,但是她不觉得这个孔辛知道他们的计划,这件事情应该是非常隐秘的。

  景染皱了皱眉头:“殇秋红呢?”

  云绮罗努力镇定的站在那里事不关己的样子。

  这句话明显不是问云绮罗的,孔辛轻笑了一声,然后道:“我看她昨天喝了一点酒,应该还没醒吧。”

  云绮罗心里咯噔一声,这个不靠谱的风华,竟然在这个时候喝酒误事!

  景染皱了皱眉头,没再继续,温柔的看向云绮罗:“那我把山下的事情早些结束了,就回来。”

  云绮罗当然是希望他赶紧走啊,微笑着点点头:“好啊,你放心。”

  景染挥了挥手,冥和枫走过来神情严肃的行礼:“堂主!”

  云绮罗吓了一跳,这两个人真的是神出鬼没的。

  景染有恢复平日里的冷漠的神情,看着两个人,尤其是冥,警告道:“云先生少了一根汗毛,你们知道会如何!”

  冥和枫赶紧表示会誓死保护云先生,景染深深地看着他们半晌,才转头看着云绮罗温和道:“那你先去用早饭,其他有什么事情都让孔辛来解决。”

  云绮罗赶紧乖巧的点头。

  景染这才笑了笑放心的走了。

  彼岸花刚到大厅就看到景染摸了摸云绮罗的头,竟然还笑了,这个认知让她对这个云绮罗产生了极大地不满和嫉妒,她看上的男人从来没有失手的,景染竟然如此无视她!

  孔辛瞟了一眼彼岸花,走到云绮罗身边轻声道:“彼岸花来了,要不要先离开这里?”

  云绮罗没回头都知道这个彼岸花现在眼神该有多可怕,她可不想因为这个误会引起生命安全,而且今天她还要离开这里呢,彼岸花不适合在身边,抿着嘴点点头:“走走走。”

  孔辛笑了笑,然后带着云绮罗离开大厅,直接去了吃饭的地方,这也是景染特意为云绮罗准备好的房间,门口守着一排的人,云绮罗虽说有些不太自在,但是关上门也没什么了,更何况彼岸花可以被挡在外面。

  云绮罗坐下来,看着丫鬟们把食物都摆放好,其他人都退出去关上门:“你也要在这里?”云绮罗看着自顾自坐下来的孔辛不解道。

  孔辛挑眉:“那是自然。”

  云绮罗点点头,她有点好奇这个孔辛了,竟然连景染都不放在眼里,而且还敢和她同食,她敢保证这个景染绝对没有告诉过孔辛。

  “你在宋岩帮是做什么?”云绮罗试探的问道。

  孔辛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因为他长得白皙稚嫩,所以看起来人畜无害,笑意盈盈的看着她:“你觉得呢?”

  云绮罗叹了一口气:“吃饭吧。”

  孔辛笑了笑:“我是这里的画师,但并不是宋岩帮的人。”

  云绮罗疑惑的看向他:“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在这里?”

  虽然云绮罗没有说宋岩帮的不好,孔辛也知道她想表达什么,笑了笑:“开始时是想躲人,正好宋岩帮的人需要我的帮助,我也不吃亏,有吃有喝乐得逍遥?”

  云绮罗对江湖的事情所知甚少,不过他既然如此嚣张,那肯定是有名号的人物,景染严格意义上来讲,算是求才若渴的人,看到他对待孔辛的态度来讲,他算是有肚量的。

  孔辛看她默默地吃饭,没再说话,看了她一眼:“那个假冒的殇秋红和你是一起的吧?”

  云绮罗张大眼睛看向他,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云绮罗心里思忖着这个人是什么意思,他没有和景染说出来,那说明孔辛并没有想管的意思,但是景染把看管她的任务交给了孔辛,如果她走了,孔辛肯定会收到责罚。

  云绮罗泰然自若的喝完了最后一点粥,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

  这倒是让孔辛刮目相看,这个云先生倒是不简单,还真能沉得住气:“你不担心我告发你?”

  云绮罗挑眉:“如果你想管,景染那里你早就说出去了,也不会帮着风华掩饰了。”

  孔辛低头念了一遍,原来她叫做风华:“逃出去可没那么简单。”

  云绮罗皱眉:“什么意思?”

  孔辛笑了笑:“冥和枫是景染专门监视你的,冥擅长痕迹跟踪,而枫武功超群,再加上宋岩帮人才辈出,你们想要逃出去,可没那么容易。”

  云绮罗点头,然后似笑非笑的看向他:“话至于此,你是不是有什么妙计?”

  孔辛拍手:“聪明。”

  “你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云绮罗不认为这个人会这么好心,孔辛的背景成迷,他不会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单纯无害。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