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712章 上天注定我爱你

第712章 上天注定我爱你

进入新版阅读   “受不了也不行,你身上还有伤呢!”周程程终于想到了可以阻止陆子良乱来的好办法。

  陆子良听周程程这样说,依然抱着周程程不放手,用手指细细摩挲着周程程的脸颊,嘴唇,“程程,你怎么这样漂亮呢,看了你一眼,我的世界就都是你了,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周程程被陆子良的情话说的满心欢喜,小脸酡红,整个人像漂浮在云端,晕眩而甜蜜。

  她在情海里打滚了这么多年,听惯了男人的甜言蜜语,但听着平日里一本正经的陆子良跟她说这些的时候,她就控制不住的羞涩,心跳呢。

  周程程故意打趣陆子良,说:“还是你的眼睛有问题,就你觉得我漂亮,为我着迷,别人可没有这样呢!”

  “谁没有啊?我的程程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 无论哪个男人见到都会为你心动,为你着迷的!”陆子良哄着周程程说。

  周程程靠在陆子良的怀里,突然很认真的摇摇头,“没有,我的魅力还真没有那么大,在这大帝都,几乎所有男人看见我都会直了眼睛,只有也个男人看见我眼皮都不会动,理都不理我的, 我哪里有什么魅力啊!”

  “谁这么不长眼睛啊?他一定是有眼无珠啊!”陆子良笑嘻嘻的说。

  周程程抬头看看门口,压低声音说:“盛南平啊!”

  “啊???”陆子良诧异的看着周程程。

  周程程轻叹一声,也不避讳陆子良,坦诚的说:“我原来自负貌美如花,觉得所有男人都会为我而倾倒,而我想选择谁,想嫁给谁,都凭我喜好的。

  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要嫁给这个城市最帅的,最牛B的男人,那个男人自然是盛南平了。

  但是你知道啊,盛南平那个人很高冷的,又很少参加各种活动,我是绞尽脑汁才有机会跟他参加一个慈善宴会,那天我费尽心思的把自己精心打扮,一进会场,哇塞,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被我吸引了,只是除了盛南平啊!

  MMD啊,这个男人只扫了我一眼,然后就再不看我第二眼了,我想往他身边凑凑,他身边那些个爪牙鹰犬的,形成了一道人肉屏障,任谁也接近不了盛南平,所以啊,盛南平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挫败......哈哈哈......其实也不算什么挫败,他没成我的丈夫,却成了我妹妹的丈夫,最终也没有逃过我们周家人的魔爪......”

  陆子良知道周程程花心不羁的外表下有颗专一又热情的心,听周程程说这些,就像听个搞笑的故事一样,而今天周程程肯敞开心扉的跟他聊天,就证明周程程早就把这件事情放下了。

  更何况,现在盛南平是周沫的丈夫,周程程现在跟他说这些都是自娱自乐呢。

  “恩,这证明盛南平的道行还是不够深啊,最终还是栽在了你们家人的手里了!”陆子良没敢说盛南平是栽在了周广东手里了。

  在帝都,上流圈子的人都知道盛南平对周程程的厌恶,而很多人也知道周广东是对盛南平用了手段,才把女儿嫁给盛南平的,陆子良自然也清楚,只是他没有说。

  周程程也清楚陆子良会知道这件事情,嘿嘿一笑,说:“其实,当初是我央求我爸爸想个办法,把我嫁给盛南平的!”

  “什么?这是真的?”陆子良下意识的抱紧了周程程,看来这个女人对盛南平还真有几分意思啊,不然她怎么会又想办法接近盛南平,又处心积虑的要嫁给盛南平呢。

  “是真的......哈哈哈......你别紧张,我对盛南平还真没有太大的想法,当时就是想做帝都第一夫人了,站在人潮人海的顶端!”周程程想着自己以往的虚荣,狂妄,自嘲了笑了笑。

  周程程叹了口气,继续说:“那个时候我太狂妄了,太爱慕虚荣了,想法也太天真了,但我的这个想法,却促成了沫沫和盛南平的婚事!”

  “什么意思啊?你嫁不成盛南平,就把周沫嫁给了盛南平?”陆子良诧异的问着周程程。

  “我那个爸爸啊,在做生意上不够聪明,把他的聪明劲都用到旁门左道上了!”周程程知道她爸爸在帝都的名声不好,在陆子良面前也就直言不讳了,“我当时只是那么一说,我是说者无意,我爸爸却听者有心了!

  我爸爸就想啊,如果让盛南平做了自己的女婿,我们周家就可以一步登天了!于是他就想办法算计盛南平,但他想来想去,都觉得我不适合在他的阴谋里扮演主要角色。

  我这样的女人不会让盛南平产生负罪感,于是我爸爸就把我那年幼,清纯,稚嫩的妹妹利用上了,想让盛南平在负罪之下娶了我妹妹。”

  陆子良听到周程程说到这里,不由感叹的轻笑一下,“爸爸在这方面确实很有智慧,连选择角色都如此慎重啊!”

  周程程听了陆子良的话并没有生气,只是很屋内的笑了,“我爸爸再怎么能算计,也是斗不过盛南平的,盛南平不是被人绑架在道德高台上的迂腐之人,他哪里肯受我爸爸摆布啊,他知道被我爸爸算计了以后,狠狠的修理我爸爸一顿,也没有对我妹妹负责任,只说这是我爸爸自作自受!

  爸爸没有能力跟盛南平斗,只能自认倒霉,只是可怜了我那真正单纯无辜的妹妹,稀里糊涂的丢了清白,还被盛南平狠狠的羞辱一顿,以为我妹妹跟我爸爸是一丘之貉,同流合污呢!

  大概上天也觉得这件事情对我妹妹太不公平了吧,她和盛南平在一起一个晚上,竟然让她怀上了盛南平的孩子。

  我爸爸知道妹妹生活检点,妹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盛南平的,他把妹妹藏起了,妹妹怀孕这件事情隐瞒的死死的,直到妹妹把盛南平的孩子生下来,他才耀武扬威的去找盛南平,跟盛南平谈条件。

  盛南平怕我爸爸又耍阴谋诡计,先进行了亲子鉴定,确认小宝是盛南平的孩子,盛南平自然不会让他的孩子落在我爸爸手里,他要把孩子带回盛家抚养的。

  我爸爸不肯把孩子给盛南平,要盛南平娶我妹妹才能把孩子还给盛南平,盛南平最恨我爸爸跟他将条件了,派人把孩子抢了回去,把我爸爸打了一顿,警告我爸爸,再敢到他面前兴风作浪,让我爸爸和周氏公司在帝都再无立足之地了。

  经过了这件事情,我爸爸害怕了,不敢再去找盛南平的麻烦,但是吃亏的又是我妹妹,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她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我妹妹过了很久,才从这件事情的阴影中走出来,她刚想忘记过去好好生活,盛家那边找过来了,小宝生病了,我妹妹必须跟盛南平再生一个孩子来救小宝的命,就这样,阴差阳错间,周沫还是进了盛家的门,嫁给了盛南平,生了一双儿女,总算是过上了好日子......”

  陆子良静静的听周程程说着,想着被盛南平杀死的周沫,心里不由无声的感叹,周沫几经磨难嫁进盛家,最终还是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

  但是,如果说真是盛南平杀了周沫,盛南平为什么还要帮助他无比憎恶的周广东和周程程呢?

  “姻缘,都是上天注定了,求不来,躲不掉的啊!”周程程很是感慨的说,她这些年,兜兜转转,红尘游戏,没想到最终嫁给了没认识多久的陆子良了。

  陆子良低头亲了亲周程程的脸,“对啊,你就是我的老婆,就是为我而生的!”

  “你咋这么能臭美呢!”周程程伸手捏了捏陆子良的脸。

  “程程,你到底对我施了什么魔法呢,还是我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这么爱你,我这是来还你债的啊!”陆子良疼惜的摩挲着周程程的脸。

  周程程得意的扬起脸,傲娇的对陆子良说:“上辈子是我救了你的命,你这辈子就要知恩图报的来还,以后你要乖乖的听我的话,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知道吗?”

  “记住了,我的老婆大人!”陆子良含笑看着周程程,再次低头亲上周程程的嘴唇。

  陆子良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才回到家里,陆家人请了周广东夫妻过来吃饭,同他们商量准备筹办周程程和陆子良的婚礼。

  周广东最近的日子过的春风得意啊,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来没有那个时刻像最近这么风光荣耀,大家都知道他是盛南平的岳父,而且盛南平还肯为他撑腰了,走到哪里都被人高看一眼的。

  在宴席上,周广东又大吹特吹,陆家人看在盛南平的面子上,都在忍着他。

  陆子凯现在是陆家公司总裁,很想跟盛南平套近乎,就对周广东说:“伯父啊,盛先生是你的姑爷,盛夫人是你的小女儿,我们在这里商量程程和子良的婚事,把盛先生和夫人请过来坐坐吧!

  一来呢,我们都是亲属了,大家见见面熟悉一下,二来呢,盛先生和盛夫人也为程程和子良的婚礼事宜参谋些意见!”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