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盛宠医品夫人 > 3085.第3085章 回忆

3085.第3085章 回忆

进入新版阅读   徐若瑾不知为何,听了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心却被填得满满的。

  “从哪学来的这些?”徐若瑾嗔怒道。

  梁霄不答,只是双臂又紧了紧。

  徐若瑾感受到身后传来有力的心跳,好像之前所有烦恼也都跟着飞走了。

  二人依偎在一起,甜蜜环绕,谁也不舍得分开。

  徐若瑾回想起之前种种,不禁感慨,“好像都是昨日之事,没想到眨眼就是几年过去了。”

  感慨完,徐若瑾的注意力就偏了,“我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那时候多水灵啊啧啧。”

  徐若瑾自恋地回忆着。

  梁霄也不反驳,嘴角依旧挂着浅淡的笑意。

  二人许久没有像这样静下心来,什么都不做单纯地靠在一起。

  “今夜的月亮好像格外圆似的。”徐若瑾笑着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们回忆了很多往事,从相遇到相知,从成亲到悠悠出生,二人有太多记忆可以回想。

  徐若瑾已经许久没有像这般想起往事,不是她不想,反倒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我不在京都城这些日子,多亏有你在。”梁霄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徐若瑾神情一顿,接着眼梢都带上笑意,“如今才想起来我辛苦?”

  梁霄不接话,而是用行动来表示。

  徐若瑾脖颈边痒痒的,快要坐不住了,压下心里那股悸动,动了动身子,“别闹了,让我好好瞧瞧月亮。”

  梁霄这才意犹未尽地收敛呼吸。

  徐若瑾长舒一口气,突然想起什么,冷哼一声,“你别想糊弄我,你就没什么话要与我说么?”

  梁霄似是没听明白。

  “你打算何时告诉你为何回京都?”徐若瑾直截了当道。

  问出口,徐若瑾也不后悔,反正她知道梁霄未必会说,说的也未必是实话。

  果然不出徐若瑾所料,梁霄顿了顿,没有立刻回答。

  “别想随便编理由来敷衍。”徐若瑾把话说在前面。

  谁知却换来梁霄一声轻笑。

  徐若瑾脸颊微红,“笑什么?”

  “我回来,是因为,我想你。”梁霄下巴点在徐若瑾肩上。徐若瑾只要稍稍转头,就能擦到梁霄的脸。

  徐若瑾忍着笑意,她身上到处都是痒痒肉,随便动一下都要乐半天。

  听了梁霄的回答,徐若瑾笑骂道:“你什么事都藏心里不说。”

  不等梁霄再开口,徐若瑾又道:“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问,只要能看到你人好好的,别的我也不在乎。”

  梁霄把徐若瑾紧紧箍在自己怀里,安心却也忍不住酸酸地来了一句,“我不在京都的时候,虞尚云是不是常在你眼前晃?”

  “怎么?吃醋了?”徐若瑾好笑地反问。

  梁霄这次没有敷衍,而是老老实实道:“是。”

  “你回来不会是因为他吧?”徐若瑾故意调侃道。

  梁霄却是顺杆儿爬,“没错。”

  “哈哈哈!”徐若瑾大笑,显然乐坏了。

  梁霄就一本正经地看着徐若瑾,脸上没有半分笑意。

  徐若瑾笑累了才对梁霄,故意凑近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眼睛,笑眯眯问道:“难不成你怕我跑了?”

  梁霄沉默片刻,没有立即回答。

  徐若瑾更觉好笑,尤其是看到梁霄一脸认真思考的模样时。

  “嗯?”徐若瑾见梁霄不回答,就眨眨眼催促。

  梁霄这才闷闷地回道:“有一些。”

  徐若瑾无奈地笑道:“虞尚云虽然很好……”话说一半,她就感受到梁霄凌厉的视线,随即道:“先听我把话说完!”

  梁霄这才收敛眼神。

  “他太狡猾,而且他与你不一样,你怎会动心思与他相比?”徐若瑾纳闷。

  梁霄听了这话心里舒坦多了。

  “虞尚云此人,独来独往,从来不需要任何人驻足,更不用心疼。”徐若瑾说着说着也认真起来,“但你不一样,只有你才会让我有这种冲动。”

  梁霄心满意足,但嘴上却是故意问道:“什么冲动?”

  徐若瑾脸颊微红,羞恼地瞪了梁霄一眼,想动手但她整个人都被梁霄箍着。

  “打你的冲动。”徐若瑾咬牙道。

  梁霄大笑,轻轻松了松手臂。

  徐若瑾也喘了口气,瞥了梁霄一眼。

  “虞尚云此人十分危险,且心思缜密,计划完备,我怀疑他在朝中已经有了自己的人脉。”梁霄突然正经,“我想找机会试探一下。”

  徐若瑾皱眉,“朝中?会不会太夸张了。”

  梁霄摇头。

  “我倒是觉得他没那么厉害。”徐若瑾不是信口开河,而是凭借自己对虞尚云的了解推测。

  梁霄没有与徐若瑾争论,“是或不是,一试便知。”

  徐若瑾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你怀疑谁?”

  “还未有头绪。”梁霄老老实实回答。

  徐若瑾脑中闪过几个人影,但都被他一一否决。

  片刻后,徐若瑾才道:“虞尚云的作风,多半会从利益与权力上下手。”

  梁霄不置可否。

  ……

  杨万勇来到方子华处求见。

  他愁眉不展,短短几日竟像是老了几十岁,整个人都沧桑不少。

  见到方子华,杨万勇先叹了口气。

  方子华心知肚明,“杨大人突然到访,不知所为何事?”

  杨万勇长吁短叹,“方大人不必如此,杨某如今被皇上责令在家,度日如年,哪里还有旁的事?”

  方子华命下人倒茶,与杨万勇二人密谈。

  “方大人,这次求您帮忙,杨某也是走投无路,不然万不会来劳烦你。”杨万勇一番话说的真情实意。

  方子华心中冷笑,但面上却是一派关心之色。

  “杨大人言重。”

  杨万勇全然不复之前意气风华的劲儿,这些日子显然饱受摧残。

  “实不相瞒,杨某都不知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杨某为官多年,怎么也想不到竟会因为女人被皇上斥责。”杨万勇悔不当初,若是早知如此,他万万不会娶杨夫人过门。

  方子华不说话,自顾自地喝茶。

  “赵家人就是我的克星。”杨万勇愤愤道。说完他又看方子华的反应,咬牙道:“方大人,杨某实在在府中待不下去了,求您帮忙!”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