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萌妃闹翻天:王爷打包带走 > 2701.第2701章 法器出现

2701.第2701章 法器出现

进入新版阅读   虽不是闭关,也形同闭关了。

  过了少顷,星月的声音传入若长乐耳中:“若长乐,你既然从皇宫中回来,便当修炼才是,我虽与你有约,却在千年之后,此前你却不该纠缠,我还要修炼,你去吧!”

  整个山峰之上空荡荡的,出了他自己之外,再无一人。若长乐心中奇怪,抬头看看当空的烈日,而后就站在山巅远眺。

  马车随即疾驶而去。

  队列中的修士虽然不敢盯着王朝看,但却都用眼睛的余光在观察着王朝的动静,几个凝丹期修士更是直接用神识一直盯着他,这时见他朝若长乐而去,不少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暗道:“这条疯狗总算不是来找我麻烦的。”

  林姓男子说着上前一把将红宝树从若长乐手中抢了下来,若长乐顿时大喜,红宝树一离身自己就没有了忌讳,机会来了怎能错过?趁那林姓男子没出自己神识范围,若长乐心念一动,那红宝树顿时放出一道白色净火,瞬间点燃了林姓男子的一只手,林姓男子发出一声惨叫,红宝树瞬间落地,但那净火已经熊熊烧了起来。

  中年人一晃红宝树,暂且收了白龙,跟着若长乐进了山洞,一看之下,忍不住骂了一句,傻了眼:这山洞中却是个迷宫一般的地方,里面无数洞口通向不同的方向,也不知道若长乐到底进了哪个洞口了。用神识查看了几个洞口,没有任何发现,他暗道:“我就在此守着,不信你不露头,你只要逃走必然要有法力波动,到时候我再取你性命!”

  过了一会儿,整个山洞里还是安静异常,余长清这时也稍有不安,他抬起头,刚要说话,这时从石殿里突然传来一声幽幽的长叹。

  太岳想着,又将手罩在若长乐头上仔细查看了一番,但结果还是一样,的确是伪天脉没错。但这就奇怪了,他怎么做到的呢?

  其余的两宗长老一看,都是向后退了几步,金长老将那玉符往光幕上一丢,而后自己也迅速后退,并且和其他长老一样,都放出护身法宝护身。

  秦梦妍突然睁开了双眼,一柄长约三寸、晶莹剔透的玉质小剑在头顶嗡鸣游动,忽然剑身一颤,迅速变大到两米有余,静静地漂浮在秦梦妍脚下。

  说着,金长老手中的玉符开始泛起金光,而后金光越来越强烈,最后,竟然仿佛一轮小太阳一般。

  一番话说完,其余几人都是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宋清儿道:“老万说的也有道理,想想也很可悲,我们这种小修士,又有什么值得人家注意的呢?”

  若长乐偷偷吐了一口,答应一声走了过去,扶起地上的少爷,道:“白管家,你看少爷还有救吗?”

  诸葛师兄道:“不管怎么说,师尊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有他们的道理,我们当小辈的只要听着就是了。”

  当那股神念完全消融之后,化为一片金色的雾霭,被小树的枝叶吸了个一干二净,小树顿时显得生机勃勃,更加青翠。

  若长乐并不想和那个胡师兄他们照面,听他们所说,这里整个都是枯死的死树,自然也不可能有破障果了,便干脆绕过了那几个人,打算从这片林子中穿出去,再继续往前面走。

  他看了星月一眼,见星月也正看着自己,柔声道:“回金柳峰后,我要潜心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到培元期,恐怕有段时间不能看你了。”

  香香道:“破障丹!黄泉果!单只一样,也值得了!”

  若长乐一看,一愣:“怎么这招数这么熟悉?这不是自己常用的招数吗?不过这家伙用的实在不如自己熟练!”就是这一愣神的工夫,那灵符化作的光圈已经将他套了个正着,他顿时感到身上一紧,暗中想道:“居然连用的灵符都一样,都是定身符,这土疾行和自己还真是有点儿像啊!”

  离火长老似乎心情不错,其实是感到好笑,心道:“只想随便喝点儿酒,想不到遇到这么一个夯货,倒也有趣,不妨逗她一逗,找找乐子吧!”他大眼一翻,挠挠头,装出一副为难的表情,道:“我自然喜欢吃,百里妹子你不知道,我们道观里的饭菜都快淡出个鸟来,所以我是很想留下的,不过你看到那个小道士没有?他不让啊!他年纪虽然比我小,不过身强力壮的,我怕是打不过他啊!所以没办法,有他在,我虽然想留下但也只能离开了,不然还要连累了百里妹子你!”

  这一次,若长乐一连修炼了五天才醒了过来,体内真元已经如涓涓溪流连绵不绝,他感到自己的感觉更加灵敏。

  若长乐点头答应一声,一把抓住那中年人朝着前面飞奔而去,但那些怪兽速度实在太快,那火柳峰的中年人因为先前的恶斗法力消耗巨大,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眼见就要被一头通体铁青的犀牛追上,若长乐忽然对他轻轻说道:“对不住,但愿你能托生个好人家!”

  青衣长老似笑非笑的看着若长乐道:“莫装糊涂,你入门虽晚,但为师还是知道你的,为师不信你把所有的破障果都交了出去!把剩下的都拿出来吧?”若长乐嘿嘿笑了笑,摸摸脑门,而后从储物袋中将剩下的破障果都取了出来,总计有三十颗。青衣长老看了满意的点了点头,叹道:“没办法,虽然都是五柳一脉,但各位长老门下都是弟子不少,对这破障果看的还是很重的,若是不藏私的话,恐怕分下来的就很少了。”

  只见一篷悠悠青光笼罩了整个斧身,不住吞吐。这青光虽然只是淡淡的,但却晶莹温润。一阵阵热流涌入若长乐握着斧子的手中,他立刻感到头脑清净了许多,只过了一会儿,他的疲倦感就完全消除了,精神也恢复如初。

  老者睁开眼睛,看了三人一眼,见若长乐脸色如常,微微露出异色,暗道:“这人竟能在我气势之下保持镇定,不错。”随即就又闭上了眼睛。

  阴兵阵前,老甲四人静静的坐在地上等着,忽然听见从远处传来连天怒吼声,四人都是一惊,接着就看见数百头形状各异的怪兽纷纷扬扬的向前狂奔,在那些怪兽之前,则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色道服的年轻修士。

  原本任狂徒以为只要自己亲自出马,宣妃长老定然不会拒绝,没想到宣妃长老征求星月意见时,星月宁死不同意,宣妃长老无奈,就拒绝了任狂徒。

  土圣人也试了试,发现果然有一层隔膜阻拦,对若长乐道:“许兄,那谷地中似乎整个被禁法包裹了起来,不过这禁法好像时间很长了,很脆弱,咱们干脆合力破开它怎么样?”

  怪人果然被若长乐激怒了,又招来漫天乌云,这次若长乐却不像上次一样,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若长乐已经知道,那漫天乌云当中充满了强烈的雷电之力,于是当乌云中又出现无数电弧时,若长乐突然高举双手,将一大块乌云整个的吸了过来,然后张开嘴猛地一吸,就要将这大块的乌云整个吞下。

  老人点了点头,傲然道:“小友猜得不错,我就是吞天魔君!”一句话说完,尽管眼中的老人只是一缕分神,但若长乐还是感到一股无比磅礴浑厚的气势从老人孱弱的身体发出,与这股气势相比,自己仿佛就是无尽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这气势,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战栗!

  “难道这怪人不敢真的伤到我?既然如此,我就用土山压死你!”

  “就是这事儿?你告诉我一声不就行了,何必还把我叫到这里来?”

  “善哉,善哉,我等历尽万般诸劫,身化恒河沙数,今当归去消业以应来世,来世当持真言,愿天生成佛!善哉,善哉!”

  谷风又是一呆,怀疑道:“中年人,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看来那是我大师兄了,不过另外的那人穿着和道长差不多的衣服,那是谁呢?”想了半天没想出个头绪来,又问道:“道长可知道他们斗法的结果?中间说了什么吗?”话一出口,忽然一拍自己的脑门道:“是我糊涂了,那般激烈的斗法,我在几百里外都能感觉到这里的法力波动,只是当时正在疗伤的紧要关头,不能赶来,道长没有修为,想来当时必定昏了过去吧?我竟然来问道长,可笑可笑。”

  金柳峰的考评地点就在外事堂前面的院落中。

  浑浊的清流之上,一道巨浪竟然掀起数万丈高!那条淡淡的人影看着坐在岸边的老人点点头,而后虚虚伸手一招,老人的身体立时不受控制的往人影手中飞去,同时变得越来越小,最终化成了一粒微尘落入人影手中,消失不见了。

  若长乐冷眼扫了一圈,此刻,原本数千名修士,还能站着的不过寥寥几百人,场中到处都是修士的尸体,仿佛地狱一般,惨不忍睹。

  若长乐一听简直晕了,心道怎么老子是假天脉,反而有前途了?莫不是这位年纪大了已经老糊涂了?可是看起来不像啊!

  周显盯着刘亮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阴鸷起来,刘亮被他看得心里凉飕飕的,就像被一条恶狼盯着似的,不禁扭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见若长乐露出疑惑,余长清又道:“我今年已是而立之年,入门整整十年了!可不过还是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从养气初期到中期,我用了两年,可从中期到后期,我足足花了八年还是没有突破……”

  香香哦了一声,似有所悟,口中小声但又让若长乐能听见的喃喃道:“星月谷,真是个好名字……与那五柳仙派中的第一美人星月同名。”

  若长乐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见这女弟子看了自己一眼后,突然脸色就变了,正诧异着,暗道自己何时有了这么大的杀伤力,难道真是要走桃花运?

  离火长老脸色阴沉的回了五柳仙派众弟子所在的地方,沉声道:“你们都听到了,此次我派要上缴给三大宗共计一百五十颗破障果,如此一来,你们每人都要至少收集到二十颗破障果,我们才能满足今后十年甚至二十年所需!否则,我们这次就是白来一趟。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半个月后,你们每人要交上二十颗破障果!”

  本来上周有个文字链接推荐,九斤很高兴,心里想着这周估计又开始裸奔了,结果这两天点击居然高了不少,九斤一下高兴坏了,然后才发现,原来是上了分类强推,九斤又郁闷了,因为听说分类强推一周后,收藏最少要增加一百个,才算是过得去,可是九斤上了强推两天,收藏只增加了九个,现在九斤的收藏才五十个,其中还有一个是自己,还有两个是同事,九斤这心里就别提多悲催了,眼泪哗哗滴……

  若长乐笑道:“你很了解星月师叔吗?你怎么知道她会找我算账?说不定她早就忘了我是谁了,要是她还记得我的话,我倒情愿她来找我麻烦!”

  若长乐点点头,走到了柳后身边,看了一眼那老太监,古怪的笑道:“有意思。”

  那边宋清儿则更是十八般武艺齐出,只一会儿工夫,万齐飞身上凡是露肉的地方已经全部变成了青紫色,两颊被几个极重的嘴巴扇的高高的隆起,把若长乐看的目瞪口呆。

  若长乐的工作说不上好,但也不算太糟,他负责金柳峰精英弟子居住的金英阁的整理打扫。

  识海正中的那个大树却没有受到一点儿影响,依然向外散发出勃勃的生机。若长乐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大树之下,闭目端坐不语,不知过了多久,才伸手向上一指,而后整个身体飞到了天空中两柄影斧之间。

  一道新皇登基诏书又通传天下,此道诏书一下,天下皆惊!

  “此话当真?”

  拓跋怪笑道:“吓我一跳,还以为这一下能断了那桥呢!呵呵,想不到也就是挠了个痒痒!”

  萧炎沉吟许久,方道:“大事要紧,耽误不得……况且这次进京只有你我两人,那小子一个人我们尚且对付不了,何况他还有个师父!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