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傲魂星云 > 第二百二十二回 决定

第二百二十二回 决定

进入新版阅读   魔尊骤然大怒,“这是你的人生,不是本尊的人生,这样的话,本尊还要重复多少次?而且本尊起初对你有约法三章,你难道忘了吗?本尊说过一年之内,只准你陷入五次生死关头,本尊也只会出面帮你解决五次困难,否则,本尊立即离开你的神识,继续沉睡!”

  宁鸿远听闻魔尊这般威厉之言辞,喉咙苦涩哽咽了一下口水,心中竟是有些惶恐,

  焦躁的情绪在他内心反复萦绕,他如何能够保证,自己在今后的斗争之中能够遵守这条条例。

  “魔尊如果真的离开了自己,自己的剑神之路还有望吗?”

  苦涩的心情在宁鸿远心中泛起阵阵波澜,渐渐竟是犹如一阵阵巨浪一般。

  但他却又不敢说出来,因为他心里不得不承认,自己时不时地将魔尊当作了人生的保护伞,甚至几度不想回归自己的身体,去经历那般残酷的现实。

  宁鸿远绝不怀疑魔尊这一句话的真实性,魔尊毕竟是活了成千上万年尊者,他能够收自己当弟子,不可能是没有代价的。

  如同魔尊这样的尊者,绝对不可能是保镖和管家,如果宁鸿远要得到他的真传,必定要经过魔尊严格的考验。

  极其严格的考验。

  之前,那种用万千毒物来撕咬宁鸿远的身体,让他练成百毒不侵的身体素质,便不是一般年轻人能够忍受的。

  如果宁鸿远一年出现五次生死关头,也就是说他一年因为各种各样的失误,五次让他自己身临绝境,五次让他自己一只脚踏进死神的大门,那么魔尊绝对会他离去,这是毋庸置疑的。

  这一点放在眼下,就是说他不能狂妄到还没有消灭无影老人之前,就踏入万剑宗,否则,他所面临的危险太多了。

  魔尊见宁鸿远气色哀沉,在这样的原则问题上竟是丝毫不退缩,“今年,你这小子已经借用我的力量三次了,还有两次,这三个月的时间,你自己考虑清楚吧,面对接下来的挑战,本尊当然可以出面帮你灭掉无影老人!但是灭掉之后呢,对你又有怎样的成长?自己的敌人要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去征服,靠别人的人永远都是懦夫,本尊既然收你做弟子,你心中就要有这样的觉悟,这些话本尊就讲到这里!本尊要沉睡了!”

  听闻此言,宁鸿远这才回过神来,嘴里不断重复着魔尊口中的一句话,“自己的敌人要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去征服!”。

  这一句话犹如一把贯穿天地的利剑一般,狠狠地插在他的脑海之中。

  “自己的敌人要靠自己去征服!无影老人就是我宁鸿远的敌人,如果我一旦遇到强敌,我就唤醒魔尊?那我宁鸿远还有什么事情是仅仅靠自己就能够办到的?就算那无影老人的确是一方枭雄又能怎样,我是一名乳臭未干的年轻人又如何?任何人都是有缺陷的,我只要掌握了无影老人的缺陷,必定能够帮助父亲打赢这一仗!”

  反反复复思虑之后,宁鸿远心中已经有了勇气与无影老人斗智斗勇。

  之前的他心中的确非常担心,担心自己的见识和智慧,必定不是无影老人对手。

  宁鸿远是一个非常重视对手的人,即便是之前遇到毒七剑那样的狂妄之辈,他都不敢有丝毫懈怠。

  而如今,面对无影老人这个隐忍几十年的老家伙,这个有着丰富人生经验和斗争经验,除此之外,其本身武境实力还不俗的乱世枭雄,宁鸿远的确感到有些束手无策。

  所以,在面对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他才显得这般没有底气,才会极其担心父亲会在这一战之中最终失败!一旦父亲失败,他的整个人生将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父亲失败,他必定踏上一条复仇之路,而复仇,这不是宁鸿远想要见到的。

  “自己要做的并不是很多,更何况又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我还有父亲,有大哥,有玉儿,有双亲和何管家,还有成千上万的“暗影”,“飞影”,“绝影”等等这些和我一样效忠于父亲的兄弟,我为什么要妄自菲薄呢?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无影老人再是法力无边,也敌不过我宁家人众志成城,更何况,我所知晓的厉害人物就只有他和青龙使者而已,而且,前些天传回来的情报,他又杀死了一批权倾一时的人物,如今万剑宗掌控各种武境资源的五大家族,只留下两族了,其余三族都被无影老人残忍的杀害,这就说明万剑宗内部其实也是极其不稳定的,甚至比我们神剑宗还要不稳定得多得多!明天就是武境大会,想必无影老人定会派人来扰局,这一场战争明天就打响了,我们宁家与无影老人的对决,就从这武境大会开始吧!”

  宁鸿远想着想着,忽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明天武境大会上,自己应该向外界展示怎样的武境实力呢?

  还没有来记得追问这件事,魔尊便沉睡了。

  宁鸿远决定自己做出这个决定。

  “如果说我完完全全将自己剑客境界的武境实力展现在众人眼前,那么必然会在天域掀起轩然大波,我宁鸿远如今不过才二十五岁,当年先皇突破剑客境界之时,才二十七岁而已!我可不想被人关注的太厉害,欲带皇冠,必受其重,虽然这一句话有一定道理,可我现在还不具备真正的硬实力来带这少年天才的皇冠。”

  如此想着,宁鸿远心中已经有了打算,“看来明天我不能再武境大会上完全展示出自己的真实实力,否则就会给父亲和神剑宗带来麻烦,甚至还会惊动敌对势力的老妖怪,这可就划不来了!”

  宁鸿远如此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拾起依靠在窗栏边上的“青虹剑”,低头默默地望着这一柄青虹剑,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

  天边的启明星已经冉冉升起,月也已经归了浩瀚,天地又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今天的神剑宗可谓热闹非凡,通往“神剑坛”中央街道早已是人山人海,他们大部分是修武者,其中包括武僧,武者,琴师,鬼师,剑客等等等,三教九流,尽聚此地。

  除此之外,还包括一些富商,一些文人雅士。

  这些富商和文人雅士因为出身高贵,再加上家族势力极其庞大,所以,他们即便不精通武境力量,在面对这些修武者之时,却也毫无畏惧之色。

  武境文明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实力并不是区分人物的唯一标准,文化也向着多元化发展,而多元化的文化格局之下,许多能力也显得尤为重要,例如领导能力,例如卓越口才,还有不寻常的交际能力等等等。

  再加上人们对艺术的追究,更是随着多元文化的发展而逐渐加深,音乐,绘画,雕塑,厨艺,书法,舞蹈,戏剧等等,在这些方面的顶尖者也成为了一个领域的人物。

  这就是文明的发展的必然趋势。

  当然,如同异族那些只知道修炼武境而草菅人命的蛮荒来说,他们根本理解不了这些,崇拜力量是他们的绝对。

  不过,蛮夷终会被文明所取代的最直接原因,也正是因为将力量视为唯一追求,因为,在这样的单一文化格局之下,你可以去想一想,内乱是多么的频繁。

  想一想,就能够轻松理解这其中的道理了,为了力量和权力,父子反目成仇,在蛮夷的文化理念之中,已经形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情,这种武境文明的蛮夷,可不同于宁鸿远前一世那叱咤欧亚大陆的蒙古文明,蒙古文明之所以能够席卷欧亚,拥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无论蒙古文化拥有如何缺陷,但是有一条却是根本,便是蒙古文化之中父子关系是团结的,甚至是非常团结的,很少出现父子反目的情形,这才造就了蒙古文明的辉煌与野蛮。

  反观当时的南宋,反而丢弃了华夏文化的根本,“父父子子,君君臣臣”,反而被曾经他们视为蛮夷的蒙古拾起这珍贵的文化底蕴,这样一来,双方的结局可想而知。

  但是,天域的这些蛮夷并不是这样,在天域人的眼中,“这些野蛮人连畜生都不如”,这一个观点还是很有道理的,父子为了力量和权力而反目不过是家常便饭,究其原因便是文化底蕴不足,而文化却是最为能够团结人心的关键。

  所以,这一千年来,天域四周异族的内乱层出不穷,远远比帝国内乱多了几倍不止,所以,帝国的疆域一次比一次大,而蛮夷的力量也越来越薄弱。

  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这就是多元化文明格局之下的证明,再加上修武之道实在是过于辛酸,流血流汗,彻夜不眠,还必须要脚踏实地,所以,许多武境之子由于天生叛逆的原因,不愿意如同父辈那般打打杀杀,向往宁静的生活,所以,也就有一些贵族子弟纵然没有什么武境能力,但是地位依旧不凡。

  天域文化才刚刚萌发多元发展的雏形,自然也存在这许多矛盾,例如文人和武人之间的矛盾。

  与那些武僧武客不同,这些富商和文人雅士衣着华丽明朗的锦衣,与那些修武者身上穿的黢黑的行武衣格格不入。

  文人嘲笑这些修武者只顾修武,不懂的做人的雅趣,和一条只知道咬骨头的野狗有什么区别,武人却嘲笑文人手无缚鸡之力,却要装作那孤傲气节,活像一只只狡黠的猴子。

  在天域这个时代的文化之中,有着一定的阶层矛盾,那就是修武者与这些豪门富商,豪门文客的矛盾,修武者本身以武为志,看不起这些富商文客。

  而这富商文客由于从小出身中贵,家族掌控着大量的垄断资源,所谓“修武者”其实不过只是给他们打工的小仔,他们不必付出太多的辛劳和汗水,便可以衣食无忧,便觉着这些武人挺是悲哀,努力了大半辈子,到头来还是为别人打工,而且连衣着简陋,恐怕连高雅的“音乐会”都不知为何物。

  傲慢与偏见,总是存在于黑暗的时代。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