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农门恶女升职记 > 1208.第1207章 第1236

1208.第1207章 第1236

进入新版阅读   老天爷肥硕的身躯只剩下一个短裤,还是个鲜红色的,其他几个人也是烧包的各种颜色,再加上肚兜的红的绿的,白的整个车子里面可以说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最主要的就是这每个人身上都挂彩了,浑身都是乌黑青紫的,还有各种菜叶子臭鸡蛋清,狼狈脏污的不得了,所以谁也不敢打破这样的沉默。

  也不敢乱动,因为一是避嫌,虽然已经没有办法避嫌,二是一动浑身哪里都疼,都要疼死人了。

  尤其是还未出阁的刁枫雪,她最小了,今个这祸事是她惹出来的,结果她现在也解决不了了。所以现在最为尴尬,什么都不敢说,这种剧烈的尴尬一直维持回府里面。

  老夫人余氏已经派人在门口看了很多回了,在厅里急的团团转,结果听说回来了高兴够呛,可是这马车直接就到了主院的门口,下来了一堆花花绿绿的,就连老太爷都是如此。

  老夫人余氏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厥过去,立刻下了台阶对着身边的嬷嬷道:“还不快去准备毯子,给各位主子盖上,另外立刻叫各院的奴婢拿着主子的衣服过来,让大厨房立刻准备热水,将几房的浴桶都抬过来,快去。”

  这一路花枝招展的白条鸡们,终于回到了鸡窝,那是一番流泪控诉啊,又是洗刷看大夫上药啊,忙到了半夜才算是歇了下来。

  可是这安昌伯府的孬名已经传得铺天盖地沸沸扬扬的,再也没有人敢对安昌伯府的姑娘家有什么念头,就是天仙也坚决能娶,而刁家的人衣衫不整,男女同车的风声也传了出来,各种难听的话纷沓而至,刁家的生意也不堪一击,刁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王府偏门

  要是平时二夫人刁楠肯定是走了王府的侧门的,可是现在她这个样子,就连茵嬷嬷也是给扒拉的只剩下和自己差不多的,二夫人十分的恼怒自己没有对带来几个人来。

  茵嬷嬷也是浑身都是包,被打的没有什么好地方,不过比起刁楠还能好一点,可是这个马车是奴婢们做的,里面什么都没有,二夫人浑身都是脏污淤青,这会子随着马车的晃动,疼的也是龇牙咧嘴的。

  二夫人骂道:“刁枫雪这个蠢货,告诉她也不听,你看看这不是出了事情了,那孩子就是不听话,一点都不听话,告诉她不能去,大房那个小蹄子哪里是这么容易算计的,这回好了不但是我的娘家声名扫地,你看看要是二爷看见我这样回来,指不定气成什么样子呢。”

  清漪和元宇熙早就跟在了二夫人刁楠的后面,这等能看到二夫人出丑的事情,不得不看,清漪道:“宇熙,你说我们是将二夫人直接轰出马车,还是将二夫人的马车给轰开?”

  元宇熙笑道:“我看都行,这会子正是各个奴婢从偏门走出去办事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王府就热闹了,这个二夫人的贤惠慈孝的名声就不好说了,出去一趟成了这幅模样要说去赶了坏事谁都信,要说没干好事也有人信。”

  清漪跃跃欲试道:“我看还是将你那脸皮最后的二婶子给轰出马车比较抢眼,最好是掉落在门槛子附近,这样更有说服力了,也许是出去做了坏事被抓了正着呢。”

  王府这个时候虽然是下午,但是出来给主子们办事的奴婢还是不少的,人来人往的都和护卫打招呼道:“安琥今个是你站岗啊,辛苦了啊。”

  安琥腼腆的一笑道:“哪里哪里,你们也出去辛苦了,都是为了主子办事,一样的都辛苦都辛苦。”

  这时候正好是人最多的时候,比如说主子定了什么东西,要给多少银子,一般都是这个时候去取,王府的主子不少所以每天都有大量的在各个铺子定了东西的时候。

  她们这些在主子面前有些脸面的奴婢和奴才都忙的团团转,有定了吃食的,有定了珍宝饰品的,还有古玩字画的,还有不少的衣服等等的事情的,事无巨细应有尽有,故此这个时候的王府很忙碌。

  一般是早上一拨晚上一拨,所以这个时候的王府偏门很忙碌。

  正在这时候一辆不起眼的马车缓缓驶进了偏门的小巷子,虽然不起眼,但是这车速可不慢,好像打算直接闯入偏门一般。

  清漪和元宇熙已经下了马车,两个人足尖点着墙壁就来到了王府的高墙之上,准备让没事就作怪的二夫人在惨点。

  果然王府的护卫安琥看见一个不起眼的马车道:“站住,这里是王府,你们是哪家的马车,这王府是你进能进的吗?好不快快的滚开!”

  “住口我是二夫人,你是哪个不怕被本夫人打了板子吗,这等无理,立刻打开偏门让本夫人进去。”

  二夫人首先出声,本不打算暴漏身份,奈何自己身无分文,就连衣服都难以遮体,又不敢打开马车的帘子,所以准备出声呵斥住,没有想到这护卫不吃这一套。

  这个安琥是纪良的朋友,算是大房的人,从小也是被纪嬷嬷带大的,不过这个二夫人怎么能出现在这里。

  所以道:“大胆,竟然冒充我们二夫人,简直是胆大包天,还不速速下了马车,要不我们就要掀开帘子看看是谁在作怪了。”

  另外一个护卫道:“哈哈哈,安琥我是不是听错了,二夫人的马车在王府算是最华丽的,比王爷和王妃的都华丽,这里面的人竟然冒充二夫人,走这奴婢都走的偏门,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她要是二夫人我还是二老爷呢,哈哈哈哈!”

  二夫人被抢白的一脸郁闷,茵嬷嬷立刻道:“大胆护卫,我是茵嬷嬷还不赶快打开偏门,让我和二夫人进去,快点!”

  护卫不认识二夫人,但是却认识茵嬷嬷,尤其是茵嬷嬷之露出一支眼睛也看不清什么容貌,所以护卫准备放行,就在马车启动的一瞬间,这马不知道是痛了还是怎么着,总之是撒开四个蹄子,横冲直撞的立刻冲进了王府,护卫们纷纷的上前拦着。

  清漪和元宇熙一脸笑意的穿梭在马车的前面,看着好戏,果不其然到了王府的中间的花园的地方,王府里面所有的主子奴婢都被这动静惊倒了,纷纷的从院子出是怎么回事。

  此时王府的空地上面已经有太多的人站在那里,稍微等马车稳定了一些的时候,就在二夫人以为安全的时候,忽然间一个特大的冲击力,立刻席卷了二夫人和茵嬷嬷,两个人失去了重心腾空而起,就这样衣不蔽体嘴啃泥一般尖叫着飞出了马车,姿势狼狈的趴在了地上……

  此时王府的空地上面已经有太多的人站在那里,稍微等马车稳定了一些的时候,就在二夫人以为安全的时候,忽然间一个特大的冲击力,立刻席卷了二夫人和茵嬷嬷,两个人失去了重心腾空而起,就这样衣不蔽体嘴啃泥一般尖叫着飞出了马车,姿势狼狈的趴在了地上……

  “啊……”

  “啊……”

  随着两声的尖叫,两团肥乎乎的东西冲出了马车,“嘭嘭”的两声物体自由落地。

  这等没见到衣服只见到人,狗啃泥姿势的人着实的吓坏了大家伙,纷纷后退以免被砸到。

  清漪笑嘻嘻的对元宇熙道:“那个宇熙咱们是不是出手有些重了,再给你这二婶子摔得残废了,到时候咱们多么的过不去不是?”

  元宇熙看着清漪的小坏样,宠溺的道:“无妨,真要是摔得坏了也是她没有福分,所有的福气用到了头了。”

  接着清漪和元宇熙继续看热闹,随着重物的落地,还是狗刨式的落地,大家的好奇心已经空前的高涨。

  王府的众位奴婢传出了惊呼的声音,不知道这是谁,怎么回事?这马车怎么会在王府里面横冲直撞,还这等不顾体面伤风败俗的姿态出来了。

  而这时候清漪和元宇熙也手牵着手高调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元宇熙冷着面孔道:“怎么回事,王府里面还有没有规矩了?都挤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做什么?”

  随着马车跑进来的安琥单膝跪地道:“王爷,小的方才在偏门遇见了这个朴素的马车,说是二夫人的马车,还没有来得及查看这个马车不知是何原因就惊了马,小的们不是没有规矩擅闯内院,实在是担心马车伤人。”

  元宇熙道:“冷离将这个马车带着他们几个弄下去吧,以免伤人,今个事出突然就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了,下去吧。”

  冷离立刻带着那个惊了的马车和几个侍卫处理去了,围观的奴婢们看见这疯马走了,这才喘了一口气,要么还真害怕这马车做出什么事情来。

  此时老夫人和尚在病中的王府大姑奶奶元媛,还有其他几房的夫人,还有在家的几房的爷们也都过来了,不过众人的心思以为是大房有什么问题,故此都纷纷的赶了过来,准备看热闹。

  清漪站在露出大部分皮肤,狼狈的趴在地上的二夫人惊呼道:“二婶子,您这是怎么了?您的衣服呢?难不成二婶子做了什么被二叔抓到了,我的天!”

  随着清漪的惊呼声,大家才将注意力放在了身上已经没有两片布,根本都遮不住羞的二夫人身上并且是浑身都是青紫淤痕的,说没做什么坏事这会子谁能相信?

  再配合上清漪的揣测之语,此时二夫人刁楠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上次虽然是被贱民所污蔑,但是也不至于这样的衣不蔽体,这回就是二老爷真的休了她也是够了的。

  所以二夫人将脸趴在地上也不起来,众人也无法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二夫人,还是大房和二房的争斗的一个戏码,但是看见身边大红色亵裤,撕得一条条的,身上穿着嫩黄色肚兜的茵嬷嬷有不得不信。

  大家根本没办法相信这个事实,眼下这个身上粉红色肚兜只剩下半个,还有那个水红色的亵裤只剩下大腿根部附近还有几片布的人是二夫人,

  这就是王府的惊天的秘闻了,至少满府的奴婢谁也没有看见二夫人这样过,但是这茵嬷嬷的脸大家还是认识的。

  老夫人听到了娘家的动静本就有些着急的不行,此时正准备出去看看,就听见蔡嬷嬷来报说是有人擅闯王府了。

  老夫人急匆匆的走来还没看清什么就吼道:“是谁,是谁胆敢擅闯王府的内院,那作死的马车呢?”

  老夫人本以为是清漪和元宇熙弄出来的动静,准备给这两个人扣个盆子呢,不过到了这里似乎发现这空气中飘着的气息不是这回事。

  王府大姑奶奶元媛经过冻伤之后,这几天算是安静,也许是因为阴谋规矩正在实施,所以这两日的气色稍微好一些,这会子也怒道:“这是谁这么没有规矩,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二嫂也真是的,平时都是怎么管家的。”

  元媛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既然已经回了王府,要是手中没有权利那也是不靠谱的事情,如今夫君齐峰已经没有了官职,要是在不争取点产业,这一家子怎么过活?

  要是自己在内宅在不抢点管家的职权,就算是娘给了八房的名分,又能如何?要银子没有银子,要权利没有权利,一切还不是全都是假的?

  四夫人从另外一个方向过来,所以听见了清漪的话,故此十分好奇的走到那个已经冻得瑟瑟发抖,牙齿打颤的咯咯响的人面前呢,蹲下去拨开一头乱发,四夫人惊天的呼道:“我的天啊,二嫂子,你这是怎么了,娘,弟妹们快来看看啊,这二嫂子怎么身上衣服都没有了,这大冷的天是出了什么事情了,是遇见匪徒了还是二嫂做了什么事情,被二哥给惩治,怎地这样一番的情景出现了,这出了什么事情了。”

  四夫人这一出言,大家立刻转动起来强大的想象力丰富的头脑,还有各种桥段,二夫人是碰见了贼人拼命抵挡保留最后的一丝贞洁,可惜弄得浑身都是印子。

  还是二夫人被虐待了,弄得这么一身,要么就是二夫人出去胡来被二老爷发现,所以打成了这样的?

  这一猜测问题就太大了,也无线的放大了,清漪和元宇熙很满意大家广阔空间任你想象的态度。

  尤其是大家急切想要洞穿事件背后真想的那种求知欲,那么的迫切的想要知道的一切真相的样子,都让太多的人眼神灼热的盯着二夫人。

  就是想要盯着出来一个所以然来,也不枉费这大冷的天在这里干巴巴的冻着了。

  所以此时众人看着二夫人的眼神,那叫一个热切,弄得二夫人刁楠浑身都不自在,比起大街上看着安昌伯府的那些人还难过,二夫人恨不得自己立刻刨个地洞钻进去。

  五夫人最是嘴巴大还喜欢凑热闹道:“二嫂你这是怎么了?这是碰见了什么贼人了,敢对二嫂下了这么重的手,可怜这一身的细皮嫩肉了,偏生还碰见几个不会怜香惜玉的。”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