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看吧小说网-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之太子垫下 > 260 番外之允恒篇(下)

260 番外之允恒篇(下)

进入新版阅读   邵亦恒见女儿与允之举止言谈亲密,不由心生羡慕,忍了一会,放慢脚步与他们走在一起,想要厚脸皮的插.进去一句话,陶允之却猛的低下头,看也不看他一眼。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邵亦恒心里嘴里都一阵发苦,只好又加快了脚步走在前面。

  陶允之这才抬起头,看着邵亦恒僵硬落寞的身影,眸中闪过一抹复杂。

  五年没见,邵亦恒显得憔悴了不少,曾经的意气风华一丝也不可见了,看起来就像是饱经风霜的孤松,沧桑,孤寂。

  是因为自己吗?陶允之不想这样想,可却不由不这么想。

  陶允之一边分神想着,一边面带微笑的与芊芊说话。

  芊芊是个聪明的丫头,大人之间的事一句话也不问不说,只是可着劲儿的夸邵亦恒的封地多么漂亮富足,然后一脸单纯的说:“陶叔叔一定会喜欢通州的,等父王和我离京的时候,陶叔叔也一起去通州游玩好不好?”

  邵亦恒明知道希望不大,还是忍不住竖起耳朵倾听。

  陶允之又看了一眼邵亦恒,到嘴边的拒绝不知为何就说不出口了,只道:“郡主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是朝廷命官,没有皇上的调令,是不可以随便离开京城的。”

  “那我等会就去跟皇伯伯要调令!”芊芊开心道。

  陶允之有点后悔仓促间说了这么个借口了,转念一想,皇上应该不会同意的,安心的同时,竟然有一丝莫名的失落。

  失落?陶允之一凛,忙收敛情绪,不敢再乱想。

  快到宴会的时候,芊芊与两人分开了,女眷由皇后宴请,是与文武大臣分开的。

  邵亦恒和陶允之一前一后的走着,两人心神都关注在对方身上,却谁也没有开口,沉默的走到宴会。

  宴会大殿里,许多大臣都已经到了,彼此三三两两的说着话,见到两人进来,纷纷起身。

  彼此见过礼后,两人在各自的位置坐下,陶允之坐在邵亦恒的对面席位,邵亦恒的目光就再也无法从他身上移开了。

  陶允之故作不知对面射来的火辣辣的视线,低着头看着面前的果盘,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他人对这两人的事情都心知肚明,也当什么都没看到,只是偶尔扫过他们的目光却藏着鄙夷或嘲笑。

  邵亦恒无知无觉,陶允之却觉得自己像是置身火架之上,从头到脚都火辣辣的,说不清是恼怒还是羞涩,或者,两者都有……

  这时候,站在陶允之身后的宫女为他倒了一杯清茶,道:“陶大人看起来似乎很热,喝点果汁降一降。”

  陶允之有点尴尬的冲她笑了笑,端起果汁抿了一口,味道甘甜清凉,果然觉得舒服了点,一口喝尽后对那宫女道:“再倒一杯。”

  那宫女盈盈一笑,道:“大人恕罪,这果汁好喝是好喝,但是多饮对身体无益,只能喝一杯。”

  陶允之本不是贪杯的人,闻言只是多看了这宫女一眼,觉得这宫女谈吐气质都与一般的宫女有些不同,但也没多想,就放下了杯子。

  待陶允之转回身去,宫女抿嘴一笑,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端着剩下的果汁悄然离开了大殿。

  大殿里宫女太监进进出出,谁也没有去注意,只有邵亦恒因为关注陶允之而注意到那名宫女眼中的诡异,皱着眉头追了出去。

  邵亦恒跟着那宫女走到一处僻静的假山处,那宫女突然停下来,转过身冲他一笑:“静王殿下。”

  邵亦恒没想到她发现了自己,惊讶之余防备的走了过去:“你不是宫女,谁派你来的?你给允之喝了什么?!”

  “王爷不用紧张,奴家是风月楼的人,是奉楼主之命给陶大人喝了点好东西~”说到后面,那宫女冲邵亦恒眨了眨眼,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邵亦恒果然一下就懂了,不由惊怒:“你们竟然给允之喝那种东西?!”

  “哎呀,楼主这还不是为王爷好么,”那宫女轻佻的道,“最后享受的还不是王爷么~”

  若说他不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要靠下药,他宁愿不要!他也不想看到允之清醒后对他更痛恨的目光。

  “解药呢?拿出来!”邵亦恒冷声道。

  “王爷要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那宫女诱惑的说,“王爷真的要放弃?”

  “拿来!”邵亦恒的回应只有这两个字。

  那宫女看他的目光不由变了,赞道:“王爷果然是君子,解药在此,拿去。”说着扔了一粒药丸过去,“融进酒里给他喝就行了。”

  邵亦恒拿着药丸,有点怀疑她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拿出解药来。

  “楼主说,若是你要解药就给你。”那宫女看出他的心思,不屑道,“王爷若是怀疑有毒,可以找人验一验,不过我可提醒你,楼主只给了我这一颗解药。”

  “真是的,若不是金童公子想帮你,楼主才不会管你的闲事。”那宫女嘀咕着径自离开了。

  邵亦恒站在原地沉吟片刻,掰下一下块放进嘴里,过了一会确定无事后,才放心的往回走。

  待邵亦恒走远了,假山后走出三道人影。

  “你就让我看这?”陶允之黑着脸看着金童,“你竟然给我下药?”他没想到金童让人叫他出来,带他来这里就是告诉他他被他下药了。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金童摆摆手,“重点是邵亦恒是个多么正人君子的正人君子啊,你难道没有什么想法?”

  陶允之心里当然是有想法的,但绝对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没有!”

  “他刚才还为你试药呢!”金童咋呼道,“这是他第二次给你试药了,他对你这么好,你难道一点点都不感动?”

  陶允之目光微闪,别开脸嘴硬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联合起来一起做戏。”

  金童猛的瞪大眼,痛心疾首道:“允之,你怎么可以这么怀疑我,太伤我心了,呜呜……”

  陶允之梗着脖子不理他。

  “晏晏,允之他怀疑我~~”金童转而往风晏怀里一扑,“晏晏,我好伤心啊,呜呜……”

  虽然知道金童是假哭更多一点,陶允之还是心软了,道:“是我说错话了,你快别如此了。”

  金童还是趴在风晏怀里做伤心欲绝状。

  过了一会,金童终于哭过瘾了,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转身道:“允……咦?允之呢?”原本允之站着的地方此时空空如也。

  “已经走了。”风晏面无表情的在心里补充一句,在你哭的最高兴的时候~

  金童:“……”

  陶允之回到宴席上才坐下,邵亦恒便走了过来。

  陶允之早有预料,心跳却难免加速,故作平静的站起身:“静王殿下有何吩咐?”

  “本王只是想与陶大人喝一杯。”邵亦恒说着递过去一杯酒,有些忐忑的看着他,生怕他不愿意喝。

  陶允之垂睫,缓缓伸手接过酒杯:“谢王爷赐酒。”

  邵亦恒暗暗松了口气,看着他把酒喝完,自己也把杯中酒喝完。

  喝完了酒,邵亦恒看他脸色并不抗拒,就想借机跟他说几句话,殿外突然传来了一声:“皇上驾到!”

  邵亦恒暗恼,遗憾的看了眼陶允之,回到自己的位置跪下。

  百官都连忙跪迎,三呼万岁。

  一身明黄龙袍的邵亦唯缓步走进大殿,从众人中间穿过,走到上位坐下,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在邵亦恒和陶允之身上略微停了停。

  “众爱卿平身,赐坐。”

  “谢皇上!”众人坐回座位上,神色肃然,不敢再像之前那般随意谈笑。

  邵亦唯照例向百官说些勉励警策的官话,然后抬手示意年宴开启。

  百官脸色这才放松下来,开开心心的欣赏歌舞,享受珍肴佳酿。

  宴会才到一小半的时候,邵亦恒突然觉得身体有点热,尤其看着对面的陶允之时,这股热气全部涌到小腹处,某个地方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了。

  陶允之也注意到邵亦恒看他的目光越来越灼热,都快要在他身上烧出洞来了,可是奇怪的是,他非但没有恼怒,身体反而流窜过一股股酥麻的感觉,渐渐的,连呼吸都不稳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陶允之拉拉衣服,遮住苏醒的部位,狠狠灌了一杯酒。

  邵亦恒脸色涨红,喘着粗气,异样的神态让坐在他旁边的几位亲王都看出来了。

  邵亦星古怪的看着他:“王兄这是怎么了?”

  邵亦恒说不出话来,艰难的将目光从陶允之身上收回,哗啦一下将满桌的东西全部扫到了地上。

  满殿百官皆一愣,惊吓的看向他。

  邵亦恒借着这一动,勉强定了定神,低吼一声冲出了大殿,再留下去他怕自己就会忍不住对允之做出禽兽的行径。

  众人看着邵亦恒冲出去后,一致转头看向上位的皇上,却见皇上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兀自欣赏着歌舞。

  百官心惊胆颤的揣测,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就与静王不合,莫不是现在要铲除他了?朝廷难道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就在百官吓得脸色苍白的时候,又一个人推倒了桌案,失态的冲出了大殿。

  众人看着陶允之飞快奔走的背影,张大嘴巴面面相觑,免不了又暗自猜测,难道皇上要连陶允之一起除去?那他们这些平常巴结讨好陶允之的人还能有好下场吗?

  一时间百官手脚都止不住的发抖,若不是皇上在上面坐着,他们都恨不得能扣着喉咙把刚才吃进去的酒菜吐出来。

  且不说大殿内的百官吓得半死,一先一后冲出大殿的两人都被早就等候在门外的人点了穴道,送到了一间布置浪漫的房间里,嗯,这浪漫一词自然来自金童童鞋。

  被摆在撒满花瓣的大床上大眼瞪小眼时,邵亦恒和陶允之终于悟了,他们是中了金童的计了,那颗所谓的解药才是真正的催情药!

  送他们来的两人解开他们的穴道就退出去了,还体贴的为他们把房门给锁上了~

  两人去向金童、风晏和水无涯复命后,金童45°仰望天空感慨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成全他们的好事,我做了这个恶人,到哪找我这么有爱的兄弟吖~”

  风晏和水无涯嘴角一起抽了抽。

  水无涯道:“你还是想想明天他们会不会教训你吧。”

  金童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忽而又理直气壮了:“邵亦恒喜欢允之那是毋庸置疑的,薛沁梅说了允之对邵亦恒也有情,愿意成全他们,既然他们俩相互有意,那我推他们一把又怎么了,哼哼。”

  “有我在,他们休想伤害童童一根寒毛。”风晏冷然道。童童为了别人的事操心来操心去就已经让他很不爽了,他们要是敢不识好歹,他正好教训他们一顿。

  被锁在房间里的两只此时确实有狠狠教训金童一顿的念头。

  陶允之知道来龙去脉,气怒金童算计他,而邵亦恒却想允之肯定误会是自己故意给他下药,怕是要更恨自己了,金童真是好心办坏事。

  两人身上药力发作,对方的气息在彼此鼻翼间萦绕,更让两人情难自禁。

  邵亦恒狠狠掐着掌心,强忍住抱他的欲望,喘息着解释:“允之,我、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是那种药,否则我绝对不会跟你喝的!”

  陶允之吃了那颗药丸的大部分,身上的药力比邵亦恒强了一倍,要用尽全部意志才能压制住情潮,此时一个字也说不出。

  邵亦恒却以为他是生自己的气,重重的咬了下舌尖,“允之,你放心,我不会、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我这就去找他们要解药!”

  邵亦恒说着挣扎着坐起来,滑到床下。

  属于邵亦恒的气息远离,陶允之下意识的想留住,手伸了一半,自身的矜持又让他生生停下动作,只难受的抓紧了床单。

  邵亦恒刚站起来,就双腿一软坐回了床上,床随着颠簸了一下,就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就让陶允之舒服的嘤咛出声。

  邵亦恒的身体瞬间僵直了。

  风月楼拿出来的药岂是凡品,陶允之能忍这么久已经是意志力惊人了。

  那轻微的颠簸带来的快感让陶允之抛弃了矜持,身体扭动着从后面抱住了邵亦恒,双手混乱的在他胸前抚摸。

  “允、允之,”邵亦恒已经踩在崩溃的边缘,“允之,别、别动了,你会后悔的!”

  陶允之手探进邵亦恒的衣襟,身体攀在他背上扭动:“我、我要……”

  邵亦恒闭了闭眼又睁开,猛的回身将他压在身下,对准他微启的唇疯狂的吮吻。

  陶允之张开双唇热情的回吻,身体摩擦着邵亦恒的身体,整个人都已经狂乱了。

  尽管身体已经快要爆炸了,邵亦恒仍坚持用唇舌先让陶允之释放了一次,在他清醒的瞬间期盼的问:“允之,你知道我是谁吗?”

  邵亦恒的嘴角和脸上还有他的精华,陶允之抬起手去擦:“脏。”

  “不脏,是你的东西都不脏!”邵亦恒握住他的手,惊喜的说。

  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对准陶允之的花心时,邵亦恒小心翼翼的问:“允之,你愿意吗?”

  愿意吗?陶允之又渐渐混沌的脑袋已经想不清楚这个问题,他只知道,如果今日换了另一个男人,就算他身死,也决不让人碰他。

  “允之,你如果不愿,我、我不会勉强你。”天知道邵亦恒此时说这句话要多大的毅力。

  陶允之双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他现在已经满头大汗,额头和手臂上的青筋毕露,双眼一片赤红。

  陶允之抿紧唇,双腿夹紧他的腰身。

  “允之!”邵亦恒狂喜的唤了一声,终于不再忍耐,一个挺腰进入他的身体。

  “啊嗯……”陶允之昂头发出一声似痛苦似享受的呻.吟,随着邵亦恒忘情的纵送,理智渐渐被情欲冲散,全身心的沉浸在这一场鱼水之欢中……

  夜幕渐渐拉上,圆月东升,又缓缓西行,又一轮红日在东方破晓,这间房间里的云雨方才停歇。

  日上三竿,邵亦恒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有片刻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等昨夜的记忆回笼,邵亦恒猛的转头往旁边看去,却没有看到该躺在他怀里的陶允之。

  邵亦恒连忙披衣下床,找遍整个房间,也没找到陶允之。

  若不是床上还残留着两人情欲的痕迹,他几乎要以为昨夜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美梦。

  邵亦恒急匆匆的出宫赶到太师府,却在门前被门卫拦住,那门卫交给他一封信,道:“这是少爷让草民交给王爷的,少爷说王爷一看便知。”

  邵亦恒心中掠过不好的预感,展开信的手指不受控制的有点颤抖。

  信上只写了短短八个字:从此以后,再勿相见。

  邵亦恒只觉得一道天雷在头顶炸响,轰的他一阵眼盲耳聋。

  “王爷!”门卫见邵亦恒身形踉跄,连忙扶住他。

  邵亦恒甩来门卫的手,望了眼太师府内,惨淡的低笑了几声,如行尸走肉般慢慢走开。

  年节过后,分封各地的王爷纷纷离开了京城。

  邵亦恒也进宫请辞,邵亦唯准了。

  马车驶离城门后,芊芊望着后面越来越远的京城,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她不是舍不得京城,她是伤心父王最终还是没能和陶叔叔在一起。

  “傻丫头。”邵亦恒擦去女儿脸上的泪,笑得风淡云轻,他本来就没敢抱太大的奢望,能够和允之有那样美妙的一晚,他此生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父王,”芊芊打着泪嗝窝在邵亦恒怀里,“女儿一辈子陪着父王,永远不让父王孤单!”

  邵亦恒鼻子有点酸:“好,呵呵。”

  马车驶了半个时辰后,后面突然传来喊声:“静王殿下请留步!”

  车马停下,来人与护卫统领交涉了一阵,统领跑到马车前,恭声道:“王爷,皇上送了一件礼物给王爷,请王爷过目。”

  邵亦恒有点疑惑,打开车门道:“呈上来吧。”

  片刻,两个士兵将一个长条形木箱送进了车厢。

  邵亦恒疑惑更浓,对统领道:“继续上路吧。”然后关上了车门。

  “父王,皇伯伯会送我们什么礼物?”芊芊拨弄着箱子上的锁问。

  “父王也不清楚,打开看看就知道了。”邵亦恒指尖一用力,锁咔嚓一声断成两半。

  芊芊迫不及待的打开盖子,然后父女两人一起傻眼了。

  “允之!”邵亦恒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连忙拿掉陶允之嘴里的布,解开他身上的绳子,“这是怎么回事!”

  陶允之一脸怒气的瞪着身上的一张圣旨不吭声。

  邵亦恒连忙拿起来看,只见上面一行铁画银钩的字迹:朕知晓皇兄对允之一片痴心,特将允之送予皇兄,望皇兄勤政克勉,不负朕的期望。

  邵亦恒脸一白,顿时想起自己还是太子时,邵亦唯将陶允之送给他的事……

  “我真不知道,不是我向皇上提出的!”邵亦恒连忙解释,“允之你相信我,我也不知道皇上怎么会突然这样做,他事先根本没告诉我!”

  陶允之咬着唇不说话,他当然知道,皇上自己已经说过了,让他去通州监视静王,否则就对父亲和诺儿还有沁梅不利。

  “允之,你别生气,我立刻就送你回去!”邵亦恒紧张的说,就要命令护卫回程。

  “皇上已经下了圣旨,”陶允之看着那明晃晃的圣旨道,“王爷敢抗旨,微臣可不敢!”他是真的不敢违抗那人的圣旨,他也不否认,自己听到圣命的一瞬间,心底涌起的竟然是欣喜而不是气怒……

  邵亦恒哑然,就要说回去请皇上收回成命,芊芊连忙拉了拉他的袖子,顶着一张笑脸对陶允之道:“陶叔叔别生气,就当是去通州散散心,等什么时候陶叔叔想回来了,芊芊和父王一起求皇伯伯,皇伯伯一定会同意的!”

  “谢谢郡主。”陶允之轻声道,脸色明显好看了一点。

  芊芊高高兴兴的拉了陶允之坐在一旁聊天,小丫头嘴甜又会说话,慢慢的陶允之终于不再绷着脸了。

  邵亦恒悄悄松了口气,看着近在咫尺的陶允之,心里狂喜不已,一会儿端茶一会儿拿点心,明显乐昏了头不知该干什么了。

  陶允之偶尔瞪一眼他,却也是不含怒气的,这就足够他欣喜若狂了。

  这边三人一路磕磕绊绊的前行,京城皇宫的御花园里,邵亦唯和水无涯正悠闲的下棋。

  “你一向不爱多管闲事,无利不起早,怎么会掺和他们之间的事?”邵亦唯状若不经意道。

  水无涯抬眼看他一眼,漫不经心道:“没什么,只是听说,某人似乎曾经想把陶大人收入后宫……”

  邵亦唯嘴角悄悄翘起微小的弧度:“某人难道是吃醋了?”

  “醋?那是什么东西?”水无涯邪笑一声,“本教主只是不希望别人惦记着我的人,也不希望我的人惦记着别人。”说着探身越过棋盘,吻住邵亦唯的唇。

  邵亦唯唇边逸出低低的笑声,配合着加深了这个吻。

  水无涯长袖一挥,将棋盘扫落在地,坐到桌子上将邵亦唯抱进怀里:“皇上,有没有兴趣在此体验一回?”

  邵亦唯目光一扫,周围伺候的太监宫女早已识趣的退下了,遂一挑眉:“有何不可?”

  水无涯哈哈一笑,将邵亦唯压在桌子上,尽情拥吻。

  寒风料峭,御花园里却正是满园春色……

  ————

  有亲说番外仓促,怀疑是因为快完结的原因,某琴表示很冤枉啊,番外这几对都是配角,是支线,是用来怡情的,就像是梦兮和赫连煌的故事,我也没写他们在一起后的事情啊。其实我个人来说比较喜欢恋爱的过程而不是在一起后的生活,我想看过男后的亲们应该深有体会的~

  总之太子到此算是正式完结了,至于大家想看的金童和风晏的番外,还有另外几对在一起后的生活,等某琴有空有兴致的时候再写吧,至于神马时候有空有兴致,咳咳,这个难说啊,顶锅盖跑~~看首发无广告请到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请分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