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
看吧小说网 > 天若穹窿 > 第170章鹫连逍

第170章鹫连逍

手机阅读

金丹寒鹫怪叫下令,筑基寒鹫闻令而散,天空为之一清。

“散开也免不了一死,杀戮无尽!”

涅凡尘冷哼一声,修罗剑上血光莹莹,好似有鲜血在流动。举剑向天,无数血红剑气冲天而起,宛如一道血红光柱,冲向天穹,于最高处停滞,然后分散落下。

咻咻咻咻咻……

剑气划破空间,穿云破风之声不绝于耳,一场剑气之雨尚未完全落下,可冰冷肃杀之意让金丹寒鹫大惊失色,只觉后背发凉:“挡住。”

妖力化作一层层屏障,罩在数千筑基寒鹫头顶。

“还不够,飞羽幕,起。”

一只金丹寒鹫一声大喝,身上的羽毛根根脱落,升至头顶,其他寒鹫会意,无数羽毛陆续飞起,在头顶结成一片羽幕。

……

寒天绝原上,雪狼族驻地。

雪狼王化作魁梧人形,身着雪白狼皮袄,一双狼目幽幽,身后有着一颗矮树,枝疏叶稀,树上挂着十多颗雪白晶莹的果子,面前一男一女并肩而立。男的头发散乱,高大威猛,虎背熊腰,身披兽皮,肩扛一根赤红铜棍;女的身姿婀娜,肤如凝脂,发白如雪,一身雪白衣裙,手握一根九节蛇鞭。

“风虎魄道友,风凝雪仙子,这就是化形果树。”雪狼王背负双手,看着身前的二人道。

风虎魄扛着铜棍走上前去,脸上颇为疑惑,“此果怎么和我三百年前所食不同,我记得当初所食化形果乃是一颗血红如玉果子。”

“的确如此,狼王,你不会哄骗我等吧。”风凝雪面色不善。

雪狼王说道:“岂敢岂敢。此树的确是化形果树,只不过是一颗子树,应环境而变,母树则在血煞宗遗址深处。你们所吃的血红色化形果,应该就是从那里所摘。子树所结之果药力不及母树,寻常筑基炼气妖兽吃再多也无用,唯有渡过化妖劫的金丹以上的妖兽吃了方可化形,故而,我们又称这子树为化妖果树。此外,此果内蕴精纯寒力,若能吸收化为己用,比之寻常化妖草的用处更多。”

“原来如此。”

风虎魄与风凝雪相视一笑。

寒天绝原之下,一道血红光柱冲天而起,雪狼王转过头去,脸上涌现出一抹讶色,随即又是一笑:“看来是有人找上寒鹫一族了,威势虽然不凡,可还是差了一些运气。”

风虎魄与风凝雪看了看便不再关注,也不做评论,更无兴趣前去察看,他们身负重任,可没有这个闲情逸致。

随即,风凝雪取出一个玉质净瓶,走上前去,自化妖果树上截取了一根树枝,插入其中。净瓶内盛有晨曦清露,内蕴精纯生机,可令老树开花,枯木逢春,足以让化妖果树的树枝维持生机。

“多谢狼王。”风凝雪将净瓶收起,欣然道。

雪狼王哈哈一笑,说道:“客气客气,一根树枝,能够与风雪真君的结一个善缘,本王赚大了。”

“我等还有重任,就不叨扰了,告辞。”风凝雪含笑道。说完,便与风虎魄化作两道遁光飞速离去。

就在两人离去后,一男一女两个老朽的身影出现在雪狼王身旁,身上散发着强横气息,修为皆在元婴之上,正是雪狼王的两大太上长老。

其中一个老妪叹了口气,神情凝重的说道:“唉,四百年前,血海老祖初来此地,在探索血煞宗遗址的时候被天净明光射中,根基受损。之后,又被风雪真君恰逢其会以空间规则重创,差点身死,逼得他不得不闭关疗伤,甚至于自封延命,我们哪能活到现在。”

“原本以为,赤鳞龙王已是化神便能庇护我等,却不曾想,赤鳞龙王竟被血海老祖一刀斩杀。”另一个老者惋惜的说道。

“那把刀应该是血海老祖从血煞宗遗址内部获得的至宝,能够一刀破掉赤鳞龙王的防御,将其斩杀,至少也是下品灵宝,风雪真君只怕难有胜算。若是风雪真君败了,我等……”雪狼王神色阴沉,心情烦躁。

老妪摇了揺头说道:“风雪真君天纵奇才,纵然胜不了血海老祖,保命应该不难。”

……

寒鹫崖上,一个隐秘的洞窟之内,一名黑衣男子盘膝而坐,体外隐现血光缭绕,混杂着灵气汇入他的体内,腿上搁着一柄雪亮的长剑,剑身上镌刻着一只腾空而起的威猛神鹫。

突然,长剑铿然长鸣,那名男子微闭的双目几乎同时睁开,自语道:“这股剑意是怎么回事?”

同时,神念发散而出,看到外间的情景,他的脸色瞬间狰狞到极点,双目充血,胸中怒火冲天,杀气激荡翻腾,立时化为一道剑光,洞穿重重岩壁,来到了寒鹫崖外的战场之上,剑气之下。

只见他手掐法诀,手中的雪亮长剑迎风而涨,飞旋而起,幻化出八道巨大的宛如实质的遮天剑影,结成剑盾,阻在剑气之前。

嘭嘭嘭嘭……

宛如骤雨打荷一般紧促而密集的碰撞声从上方传来,数千只寒鹫才恍然惊觉,看到那屹立在高空头顶剑盾的黑衣男子:“是少族长出关了……”

“少族长,为我们报仇啊,这个人类杀了我们数千族人……”

“族长和几个长老都死了……”

“少族长……”

……

“够了,闭嘴,你们给我滚回去,别留在这里碍事。”鹫连逍冷哼一声,将聒噪的声音压下。

涅凡尘看着离他数十丈的鹫连逍,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任由数千只寒鹫飞离,也没有丝毫阻止。

鹫连逍看起来很年轻,修为才金丹中期,离金丹后期也还差一点,但是给涅凡尘的感觉,却十分危险,比鹫摩天与九个寒鹫崖长老还要危险数倍。

他身材颀长,站在那里,就像一柄出鞘的神剑,锋芒毕露。

“你……想怎么死?”

鹫连逍冰冷的目光看向涅凡尘,仿佛再看一个死人。

“呵呵,你就那么肯定杀得了我?”涅凡尘怒极反笑道。

“试试。”鹫连逍手一摊开,头顶神鹫剑陡然缩小,落入手中,几乎在同一时间,鹫连逍的身形便从原地消失,化作一道剑光激射而出,瞬间出现在涅凡尘身前,一剑斩向涅凡尘的脖子,没有浩大的声势,没有炫目的灵光,有的只是快到极致,令涅凡尘反应不及的速度。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