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
看吧小说网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第204章:养鬼的事

第204章:养鬼的事

手机阅读

赵先生急于回家,就问我们怎么把小鬼仔带回国内。高雄说:“可以托空姐带货过去,她们私人的行李都是免过安检的,不然就很麻烦。每次都要给她们红包,小鬼和山精这类东西每次最少三千泰铢,这个钱得你来出。”赵先生起初不同意,但高雄说那你可以自己想办法带货,反正我们当初没承诺过会免费运送,都是要包括在价格里的。最后赵先生只好又拿出三千泰铢。

黄诚信用他那辆旧奔驰把赵先生和高雄送到机场,我和吴敌在宿舍聊天,喝着果汁等他俩回来。等两人回来后,刚进屋,我和高雄就都哈哈大笑起来,黄诚信连忙问你们在笑什么,难道是赚了大钱。

“今晚想不想去吃海鲜大餐,然后到KTV唱歌再做做马杀鸡?”高雄拍拍他肩膀。

黄诚信连忙说:“想啊,真有介种好系?”我笑着说有,今晚我来请客。高雄连忙摇头,说应该黄诚信请客才对,上次他还欠我们一顿。黄诚信顿时说哪有这事,我怎么不记得。

高雄说:“别管有没有这事,让你请吃饭也可以吧?”忽然黄诚信好像想起什么,连忙说他忘了,福建老家有亲戚生病,他中午刚给家里转了五万块钱人民币,现在身上半毛钱也没有,正在发愁。我刚要笑,吴敌在旁边说:“是的是的,老板的四舅病了,我陪他去银行存的钱,整整五万,是老板所有的现金,他很发愁,今天中午都没有吃饭!”

看来是真的?我说那就算了,我请客。黄诚信乐得合不拢嘴,吴敌问有没有他的事,我说肯定有,大家都去,吴敌大声欢呼。

等黄诚信和吴敌在店里招呼顾客的时候,我跟高雄开始坐下来算账。去掉我的回程路费,小鬼仔总共卖了六万七千多元人民币,付给阿赞披实三万,剩下的我和高雄均分,每人拿到一万八千多。这让我非常高兴,竖起大拇指夸高雄厉害,在登猜略施小计就能让赵先生乖乖自愿多掏出一倍的价钱。

高雄哼了声:“这种人的钱,不多赚才是罪过!”把厚厚的一捆钞票收进皮包,我又想起那天晚上给赵先生打电话的那位女士,不知道她是否打定主意,再汇十万块钱给赵先生,那可真叫惨。

“那天晚上我就应该趁着赵先生睡觉,从他手里机把那女士的手机号码记下来,然后打给她,告诉她真相才对!”我后悔地说。高雄摇摇头说没用,就算你能联系到那女士,对方都不见得相信你。对她来说,丈夫的性命比什么都重要,处在这种情况下的人已经失去理智,什么谎话都会信,如果你非说赵先生是骗子,让她别汇钱,可能她还会骂你,觉得你是神经病,是在害她。

我不明白:“真会这样吗?”

高雄说:“你还小,以后就知道了!现在你要考虑的是,今晚怎么安排我们三个人。”我叹了口气说好吧,出了宿舍叫吴敌陪我去银行存钱,只留三四万泰铢在身边花销。当晚,我在高雄的带领下来到四面佛附近一家日本料理,这酒馆装修高档,门口有一名身穿日本厨师服、头系毛巾的短发男人迎接,操着正宗的日语。我就知道这里消费不会低,看来高雄是打算要狠宰我一刀。

当然,我也是心甘情愿让他们宰,如果不是高教授的狡猾,我哪里能想出多赚赵先生三万五人民币的好主意。在包厢里吃饭的时候,上菜的女服务生身穿日式艺伎服装,把吴敌都看傻了(其实我也一样)。高雄很内行地点菜,其中包括几瓶獭祭,据说在日本是最好的清酒。酒瓶上印有制酒师的名字和性别,居然是位女性。

因为赚了不少钱,我们心情都很开心,我就给大家仔细讲了这桩生意,又说了赵先生那晚的行骗经过。黄诚信惊得张大嘴,说:“两位老板真系好狠心,怎么棱把赵老板坑得这样惨!”

“用你们中国人的话,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吴敌笑着说,“那赵先生如果遇到上过当的客户,就会继续施骗,对方因为已经交过钱,不继续汇款,以前交的钱就白费,所以只好再汇钱,然后就是第三次、第四次。高老板这么做,真是跟他一样。”

我喝多了,红着眼睛连连点头:“就是,他惨个屁,那些被他骗的人才叫惨。那位女士丈夫被判死刑马上就要枪毙,他谎称能帮人家摆平,已经收了近十万,还要再骗十万,那女士的孩子才几个月,逼得要去卖血来买奶粉!”

黄诚信默不作声,吴敌给我们倒满酒:“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人哭就有人笑,有强者就有弱者,有吃肉的就有被吃的,我们不是神仙,帮不了所有人,能做的也只是管好自己。”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也给他倒了杯酒,两人碰杯。

“高老板,介个小鬼仔,真棱够供奉十年不出问题?”黄诚信问道,“我认识一个香港朋友,他有客户住在太平山,很有钱的,据说跟金庸都系邻居。那家伙为保事业就养鬼仔,但没两年就洗掉了,也不知道怎么回戏,传言说跟小鬼有关,好像是被鬼缠。”

这也是我最关心的,于是跟着同问。高雄很久都没没说话,听到我们这样问,也只是冷笑不已。我们三个人都很急,追问他到底能不能。高雄给自己倒了杯酒,说:“你们真觉得,鬼能连续保佑人十年发大财?”

我们互相看看,都摇摇头,黄诚信说:“如果是自己家的鬼,似乎可以吧,比如自己的老爹老妈。”吴敌连忙说不可能,他以前有个女朋友,父亲车祸去世,死得不甘心,又因为妻子没有按时祭拜,就经常半夜闹鬼缠着她母亲,活活把她母亲弄成精神病,现在还在医院,而以前两人感情很好的。

高雄说:“无论多么好的人,死后变成鬼,那就是鬼,如果是善终还能好些,要是横死有怨气,哪怕亲爹亲妈亲儿子,脾气再好的人照样是厉鬼。更何况是从乱葬岗捡回来的婴胎,然后再用阴咒禁锢加持,这种小鬼早晚会出事,少则半年,多则两三年。”

“为什么?不是已经用经咒加持过了吗?”吴敌问。高雄告诉我们,阴咒就是阴咒,它毕竟不是正统的佛法,禁锢力量越大,今后反噬的机率也就更大。这就像皇帝管百姓,用仁政来管理,老百姓老老实实那是自愿的;而用武力来管理,老百姓也是老老实实,但心里有怨气,只要积累到某种程度,就肯定会爆发出来,干掉皇帝。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