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
看吧小说网 > 超级城市制造商 > 第0253章 被人当枪使

第0253章 被人当枪使

手机阅读

在去和仕大酒店的路上,苏阳可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来之前,苏阳就在让裴一南把孙祥的底细都给扒出来。

而在刚刚,苏阳就收到了裴一南发过来的资料。

好嘛。

这个孙祥其实也是一个富二代。

但只能在普通人面前算富二代,老爸是一家四星级酒店的大股东,家里资产也有个几千万吧。

和苏阳这种白手起家的富一代是没法比的。

同样。

跟韩泽涛这种有个十多亿资产的富二代比起来,只能是小弟跟班级别,还是那种不入流的小弟跟班。

“酒店行业倒是好办,给他爸那边施加点压力,起码要让那个混小子知道,如果不乖乖跟我合作,最后的下场只有他这个富二代,未来只能进大牢,出来后也会变成穷一代了。”

“苏总放心。”

裴一南说着,又问道:“我听说丽川集团山蓝县那边的房子装修出事了,我们要不要借着这个事,给丽川集团的股东们也施加点压力?”

苏阳思索了下。

“可以,另外你再去告知丽川集团,南湖既然是要入股,那就必须清查下账目,南湖这边派点人过去,把账目核算清楚。”

交代完的时候,凯迪拉克已经到了和仕大酒店外。

苏阳的到来,让刚从酒店出来,准备出门的和仕大酒店老总朱平吃了一惊。

当苏阳提出想要去622房间找孙祥的是时候。

朱平一开始是有些为难,毕竟直接进入客人房间,这对一个四星级酒店的名声是有影响的。

苏阳也很直接。

622有人在嫖,如果不让自己进去,那就只能选择报警了。

朱平也没想到苏阳居然会来这一手。

本来他是想在这件事上提出一些要求,比如苏阳酒店里那些效果特别好的产品,能不能卖一些给自己。

不过一看苏阳似乎真的有报警架势的时候。

朱平立即把客房部经理叫了过来,无奈地让人打开了622的房门。

倒不是朱平怕了警察。

实际上这种事,每个酒店都有,大家关系打点到位,也不会有多大事。

但举报的人如果是苏阳,那这件事可就麻烦了。

谁不知道江州市那些得罪了苏阳的酒店老总们,现在一个个日子过的多凄惨。

起码朱平还不想把苏阳得罪,以至于苏阳在自己隔壁开一家四星级酒店,那自己就可以趁早关门走人了。

当苏阳进入622房间的时候,孙祥正搂着一个小姐在打着鼾声在睡觉,甚至在进来这么多人的时候也不知道。

直到小姐似乎听到房间有异动。

这才睁开眼,尖叫一声,把孙祥给叫醒。

“你,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房间来的。保安,保安,有人抢劫。”

孙祥看着最先走进来的赵茂,急忙大喊起来。

可回应他的,只有房门被关上的声音,以及最后走进来的苏阳。

当苏阳走进房间的时候,孙祥的瞳孔立即收缩。

甚至刚才还搂着怀里小姐的手,也跟着哆嗦了下。

“你们怎么进来的?”

这回孙祥倒没质问是什么人了。

“哟,认识我啊?”

苏阳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看着床上用被子裹住身体的两人。

“孙总,他们是什么人啊?”

那个小姐紧张地抓着孙祥的胳膊,毕竟苏阳身边的周江航和赵茂都不是好惹的角色。

而且这个小姐也不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在看到苏阳进来后,孙祥的转变,就知道苏阳这个人恐怕不是孙祥能得罪起的。

“苏总,能不能先让她出去,有事我们自己关起门来谈。”

孙祥倒没打算装作不认识苏阳。

没意义。

苏阳既然找上门来了,那肯定是掌握了自己的线索。

“行。”

苏阳对那个小姐挥了挥手。

宋佳彤将一件睡袍丢了过去,小姐在被窝里穿好,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只是在她才出门的时候,就被老鸨给堵住了,然后带去了隔壁房间。

在房间里,除了老鸨之外,还有周江航。

孙祥这边要逼问。

小姐那边,苏阳同样要问一些事,或者得准备一点材料。

等人离开之后,苏阳看着孙祥,笑道:“说吧。”

可是当小姐离开之后。

孙祥却一脸懵逼模样:“苏总,你要我说什么啊?”

当孙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阳意味深长地说道:“孙祥,我看你也不像是个没脑子的人,你真以为那个小姐走了?还是说,你当我司机手里的手机录像是假的?”

就在苏阳进来之前,已经让赵茂打开了手机录像。

里面清清楚楚的录下了孙祥跟小姐搂在一起睡觉的模样。

赵茂甚至还特意用手机回放给孙祥看了下。

可孙祥却连忙摇头:“苏总,你也别吓唬我,嫖娼我认,大不了罚款,再拘留几天,我是真不知道你想要我说什么。”

草!

赵茂这个暴脾气,冲上去就扇了孙祥一耳刮子。

苏阳让赵茂先回来。

但是对于赵茂这一耳刮子,却没有丝毫的训斥,显然对于孙祥被打,苏阳不反对。

但是苏阳的脸色,可就彻底冷了下来。

“孙祥,你真以为韩泽涛能罩得住你?现在我是给你一个坦白告发的机会,到时候量刑也会轻一点。你该不会在这边赌疯了,还不知道丽川集团现在姓谁了吧。”

在苏阳说这句话的时候,赵茂拿出手机翻出了江州市的新闻。

上面就有关于苏阳入股丽川集团,一举成为最大股东的信息。

孙祥在看到新闻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不信,认为苏阳是在咋呼他。

苏阳也不急,让孙祥自己拿手机查。

这一查。

特别是随着孙祥同时发现很多东西,甚至问了江州市的一些富二代朋友,确认苏阳真的入股丽川,还成了最大股东后。

孙祥的脸色表现,瞬息万变,揉着刚才被打了一耳刮子的脸,哆嗦了下问道:“真,是你的了?”

“你觉得我苏阳会在这件事上作假?”苏阳问道。

孙祥脑袋立即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他很清醒。

如果作假的话,肯定不会让自己这么自由自在的查找,甚至都允许问人。

而且在他刚摇完头后,手机立马响了起来。

“我爸的电话。”

孙祥有些胆怯地看着苏阳,特别是在自己身前,刚才甩了自己一耳刮子的赵茂。

“接,打开扩音。”苏阳点了点头。

孙祥打开了电话。

一句爸还没完全喊出来,那边就传来了一个中年老男人愤怒的声音。

“你这个畜生,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小畜生啊?”

“我平时是怎么告诉你的,叫你不要跟丽川的韩泽涛太接近,他是好人吗?你被人当枪使了,是要把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啊。”

孙祥从来没见过自己老爸这么激动,连忙说道:“爸,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什么也没干。”

“没干?你真当你爸我是瞎子啊?我刚才查了你的银行卡,里面怎么多出了好几百万流水?我最近为了怕你赌博,给你的银行卡可是卡的死死的。”

电话里,老孙总越骂越激动。

隐约还能听到身边有一个女人在劝,但是孙祥老爸却骂了回去。

“慈母多败儿。我平时怎么跟你说的,叫你不要惯着他,不要惯着他。现在好了吧?你这个心肝宝贝儿子,居然买凶杀人了,要杀的还是南湖集团的苏阳。咱们儿子跟酒店彻底要完蛋了,苏阳那个人,是我们能得……”

苏阳听到这里,怎么感觉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那种杀人如麻的一样,立即开口道:“孙总,我跟贵公子正在唠嗑,不如腾点时间给我们吧。”

孙总在电话里突然听到苏阳的声音,一下子愣住了。

不过很快,孙总就回过神来:“苏总,这件事是我们家混小子的错,等他回来,我一定把他往死里揍,一定让苏总您解恨。”

“可是苏总,我们孙家可就是这么一脉单传,您可千万……”

苏阳听着孙总在电话里,刚才的怒骂已经变成了哽咽,又看了看坐在床上目瞪口呆的孙祥。

不用猜,苏阳都知道。

孙总在孙祥面前从来都是那种十分严厉的模样,何时见过如此低声下气的求人,甚至都哭了。

苏阳没再让孙总说下去,赵茂走过去把电话给挂掉了。

客房里。

苏阳没急着逼问。

孙祥也没急着说话。

这是苏阳在给孙祥时间去消耗刚才的震惊。

5分钟后。

孙祥终于开了口:“苏总,我说。”

孙祥开口了。

不光是开口,而且还在一张纸上将事情经过都写了下来。

签字,摁手印。

将这张纸拿在手上,苏阳终于知道了自己出车祸的来龙去脉。

孙祥这个人好赌,而且相当的好赌。

之前的时候,家里还没限制他的乱花钱,所以赌博的资金来源很充足。

而且一开始赌的不是很大,输赢不过十多万。

但是有一次机缘巧合,在朋友的引荐下认识了韩泽涛这个江州市的牛逼富二代。

韩泽涛对于一般的小富二代是不怎么待见的。

可是很奇怪,居然对孙祥很不错。

而且在知道孙祥喜欢赌之后,就告诉他在山蓝县有一个地下赌场,那里玩的很嗨。

于是孙祥就在韩泽涛的介绍下来了山蓝县地下赌场。

一开始,孙祥赢了上百万。

这把孙祥开心的。

可好景不长,不久之后就开始赢少输多,赢的钱不光全输掉了,甚至还要从家里要钱去赌。

就算有万贯家财,这么一直赌下去,迟早都要败光。

孙总在发现这个情况后,不仅狠狠教训了孙祥,而且还切断了孙祥的资金来源。

孙祥哪里忍受得了。

不断找人借钱去赌,甚至在赌场跟王大炮借钱赌。

虽然写了很多借条,但奇怪的是王大炮好像不急着找他还。

每次孙祥小心翼翼问的时候,王大炮都是大手一挥,表示孙祥是韩泽涛的朋友,一定不会耍赖。

要是想回本,可以继续借钱。

本来孙祥觉得有问题,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欠债300万,要是让自己老爸知道了,肯定会被打死。

所以孙祥只能寄希望于继续借钱来回本。

于是越借越多,利息也越来越多,最终滚雪球一样到了700万。

这个时候,王大炮就开始翻脸了,也不管是不是韩泽涛的朋友,逼着要孙祥还钱。

如果不还的话,就去找孙祥的老爸,甚至要去拿酒店的股份抵债。

不管孙祥如何哀求,王大炮都无动于衷。

就在王大炮带着孙祥来到江州市,准备上门去找孙祥老爸的时候。

韩泽涛出现了。

直接说这笔账算自己头上。

但是需要孙祥去帮他办一件事。

他想收购一家团购网站江优团,但是自己不好出面,需要孙祥出面去收购。

而且,没有丝毫其他附加条件。

孙祥虽然怀疑,但这个时候已经身不由己。

加上这件事自己不用负任何责任,所以孙祥就答应了。

结果。

孙祥突然有一天看到新闻,苏阳出车祸了,并且很多人都怀疑是远方王振干的。

后来随着事态的不断发展。

很多人又开始怀疑是丽川集团干的。

这个时候孙祥才知道,其实自己被人借刀杀人了,成了帮凶。

他更不敢回家了。

所以每天都躲在山蓝县这边,没钱就去跟王大炮去借钱赌。

到现在为止。

孙祥欠王大炮的高利贷,连本带息又到了400万。

“你爸还真没说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苏阳看着这张纸写的内容,忍不住摇了摇头。

赌博这种事真的沾不得。

沾上之后不光是戒不掉,而且还害人害己。不光有了买凶杀人的事存在,而且又欠下400万。

这笔钱,难道要靠孙祥去还。

当然不是,最后王大炮肯定去逼孙祥老爸去还债。

子债父偿。

“苏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现在把所有事情都说清楚了,您可一定不要把我送到大牢里去。”

孙祥哀求着苏阳。

可是苏**本不搭理孙祥。

因为这个时候,苏阳一直在等着的最至关重要的人来了。

纵横山蓝县十多年的地头蛇。

一个带着粗金链子,出门身边总有几个跟班的光头大胖子。

王德山,王大炮。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