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
看吧小说网 > 魔法师拉斐尔传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学徒魔法,不行吗?

第二百五十八章 学徒魔法,不行吗?

手机阅读

不过一边说着,拉斐尔将身上的这身长袍脱下来。用来唬一唬这些家伙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自己身上这个神授男爵的身份可不是以拉斐尔·亚伯拉罕的名字接受的,而是以渥兹华斯·豪斯曼承受的。

因为有东西遮掩,拉斐尔才拿出来提升点逼格。要是让神殿的人看到,免不了一些麻烦。不过拉斐尔如此行为让这些家伙以为拉斐尔是在糊弄他们,脸上都露出一种不自然的涨红,毕竟先前给人说成犬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这对于他们这群二世祖来说实在是太丢人了!

总觉得周边士兵看向他们的眼神之中都带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嘲讽味道!

这时就有一个家伙从身后取出自己的弓箭,这些家伙能够坐上这个位置,除了家世之外还是有一些本事的!

‘嗖嗖嗖!’

箭矢脱弦而出,直射向拉斐尔。“大人小心!”阿瓦尼看到这些家伙如此不声不响的就发起进攻,赶忙出声说道,不过话语说到一半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以拉斐尔的实力又怎么可能会被这种强度的箭矢给击伤!

“噹!”箭矢打在拉斐尔身前的一面冰盾之上,同时拉斐尔使用飞行术脱离甲板,高悬在空中。朗声说道,“按照帝国律法,无故对一位拥有爵位的贵族发起进攻,视为挑衅!”

“我,拉斐尔·亚伯拉罕!以亚伯拉罕家族的荣耀在此起誓,尔等必死!”说着,手中已然多出一根法杖,法袍也随之套在了身上,一时间逼格无双!

“魔法师?!”不仅仅是这些士兵军官有些艰难的吐出这个词汇,围在港口位置抱着看戏态度的居民们也纷纷不安的往后退却。

“我呢,也是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所以也不喜欢违背帝国律法行事,那么就让我们好好地玩一玩吧。”说着,一颗奥术飞弹就向着这个刚刚射箭的家伙冲击而去,这家伙此刻早已经吓的没有反应了,连催马而走都都忘记了,就这么愣愣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奥术飞弹。

身侧,一个士兵上前一抓,一把将其从马背之上拉了下来,同时手中的盾牌竖起,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让人有些叹为观止!

“砰!”奥术飞弹打在盾牌之上,其上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让这个士兵手中的盾牌瞬间被炸飞,整个人带着那名贵族青年往后连连翻滚数米距离。

“呵~”一声不屑的笑声,“一个学徒魔法也敢在这儿逞凶吗?”从队伍之中站出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口吐嘲弄之言。虽然拉斐尔使用飞行术,不过这名老者知道,一些魔法道具也能够达成这样子的效果,所以丝毫不觉得拉斐尔的实力会有多强。

只是他却没有注意拉斐尔使用的这个奥术飞弹的威力可比那些学徒施展出来的威力更强,只是在认出是奥术飞弹的时候心中不屑,所以站了出来。想要在这些贵族青年的面前表现自己的能力。

“学徒魔法,不行吗?”拉斐尔看着这名老者,平静的说着。

“一个年轻的学徒,不要以为仗着自己有上几件魔法道具就能够瞒过所有人,在真正的魔法师面前,你还差的很远呢!”老者脸露垂涎的说着,拉斐尔手中的储物戒指,手上的法杖,身穿的法袍都让这名老者很是不忿,自己蹉跎半生,到头来连一件像样的魔法道具都没有。而眼前这个年轻人,随随便便就能够拥有这么多的魔法道具,让他的心理很不平衡!

如果自己也有一个好的家世,那他肯定能够走得更远!不会到头来还需为了自己的生活开支而奔波,所以在看到拉斐尔如此嚣张,心下就有了想要教训教训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好为自己赚取更多的金索尔!

“是吗?”这时换拉斐尔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眼前这个老头不过二阶的实力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指手画脚的,说他‘初生牛犊不怕虎’吧,他又太老。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家伙的不知者无畏了!

“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尊重和谦卑!”说着,这家伙翻动手中的魔法书,口中轻吐咒语,一枚足有脸盆大小的火球向着拉斐尔冲击而来,二阶魔法炎爆术。以这家伙的法术位能够使用两个这样子的魔法就很不错了。

看起来这家伙想要先声夺人啊,一下子使用出自己最强的魔法快速的将拉斐尔这个‘学徒’击溃。

这炎爆术的速度在拉斐尔眼中就跟乌龟再爬没有什么区别,同时拉斐尔很为这个老家伙感到悲哀,不知道他在未来面对魔网出现问题的时候是否会惶惶不可终日。这么想,拉斐尔看向这个老家伙的眼神之中带上了一丝怜悯。

只是这个眼神深深的刺痛了这个老者的内心,第二发炎爆术再次向着拉斐尔释放而来,在老者看来。自己要给这个年轻的学徒魔法师一些教训,让他知道自大的后果。至于这个年轻魔法师会有什么样子的背景,自己重创他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已经在拉斐尔刚刚怜悯的目光之中消失殆尽了!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要让这个年轻的魔法师因此失去修炼魔法的希望!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名老者还怀揣着如何嘲讽这名年轻学徒,让他对魔法失去信心!

两枚奥术飞弹凝聚而出,向着老者的这两枚奥术飞弹冲击而去。为此老者还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这名学徒也是在太过于天真了吧,以为使用学徒魔法就能够破坏自己的二阶魔法了?这可是差距了一个位阶啊!

‘砰砰!’两声剧烈的爆炸声于天空之中炸响,这名老者不禁将目光望了过去,那两枚奥术飞弹在穿过炎爆术的时候竟然发出两股十分强力的魔法波动,让自己的两颗炎爆术根本没有发挥出效果就已经宣告破灭!

“不可能!我的炎爆术怎么可能会被奥术飞弹这种低阶魔法给破解了!不可能!”老者呆呆的说了这么一句,一脸的不敢置信。

轻轻的摇了摇头,拉斐尔也懒得跟这种妄图对自己发动进攻的家伙解释什么,就让他自生自灭去吧,这种家伙拉斐尔觉得当炮灰都寒碜。从夕木领之中传来的消息,路德·露水已经成功的训练出了狗头人术士这个职业!也就是说,未来自己的手下将多出一批战力可期的法系职业者,这则消息让拉斐尔开心了许久,毕竟这些被带入夕木领的狗头人在忠诚之上是有绝对保障的!

比起人类,他们更加单纯好控,更别说这还是术士!还是术士之中的龙血术士!那走的可是暴力输出的刚猛路线,所以现在拉斐尔对于领地的诸多事宜算是放下心来。至少也不需要担心自己在离开的时候出现太多危险的情况而无法自保!

同样还是奥术飞弹,丝毫不讲道理的进攻,那名贵族青年这次没有人继续护卫,被奥术飞弹穿透了头颅并且炸裂开来!让一众贵族少爷们纷纷脸色变得煞白起来!

“弓箭手,把他射下来!”此刻牵扯到贵族名誉,这些贵族青年知道拉斐尔肯定不会放过他们,所以赶忙命令士兵们对拉斐尔发起进攻!士兵们心中一点都不想要跟眼前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进行战斗,圣赫利尔海港不是什么临近战场的地方,这儿因为临近帝都,算是非常纯粹的商业海港型城市,这些城防军的士兵虽然也具有一定的能力,但多是光说不练假把式的家伙,平日里也是跟着这些少爷兵作威作福!

所以这些士兵几乎算是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什么叫做死亡!

尤其还是死亡跟自己如此的临近!

不过就算心中再怎么的不愿意,上头的命令还是需要执行的。这是军纪,违反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到时候不仅仅是自己,还要牵扯到自己的家人!所以士兵们纷纷取下身后的制式长弓,搭箭向着拉斐尔进攻!

“杀!”范伦铁恩、阿瓦尼看到拉斐尔为了他们出手,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掉链子!立马就对着船上的这些士兵发起进攻!索性这些家伙虽然为拉斐尔的身份所震慑,不过还是将目光都放在了范伦铁恩身上,毕竟这位魔法师的目光都在外面那些家伙的身上,明显身前的这些家伙对他们的威胁更大!

他们的判断是正确的,否则刚刚范伦铁恩的这次冲杀就足以让这些家伙死伤大半了!不过即便如此,这些城防军的战斗力还是比不过范伦铁恩他们!不管战斗意志、战斗技巧,这群海员都远远超过这些城防军的士兵们!

再说装备方面,海员们纷纷从船舱之内的兵器库之中取出了魔能长枪,‘砰砰砰’的一阵枪响,这些先前不可一世的士兵们纷纷饮恨而终!可能这些玩意对于那些高敏捷的战士没有多大的用处,但是应对这些银枪蜡铁头还是十分够用的!

小萝莉也加入了这场反击战之中,跟着拉斐尔学习的她进步很大,已经掌握了好些个魔法并且能够顺利释放和稳定操控!给这些士兵们的压力陡然剧增,看向小萝莉的目光就好像看到绝世凶兽一般,一开始他们其实都没有把小萝莉放在眼中的,一个小女孩懂得些什么。

不过,他们下一秒就为自己的轻视而买了单,一枚枚的奥术飞弹向着士兵们激射而去,一连十來枚奥术飞弹全部在小萝莉的操纵之下准确的命中这些家伙的要害位置,万法魔心已经开始露出其冰山一角的威能!

而且经历上一次的杀人之后,小萝莉已经对此没有太多的负担了,所以击杀这些不识好歹的家伙也显得十分心安理得,“他们是哥哥的敌人,所以他们就要死!”这就是小萝莉心中的想法,简单且纯粹。

不说小萝莉他们,港口之上的拉斐尔似乎就是为了嘲弄这些对手一般,一枚枚奥术飞弹向着他们进行回击,士兵们激射而来的弓箭根本连在冰盾之上留下裂痕的能力都做不到,只能发出一声声被弹开的‘噹噹’声!

而拉斐尔的进攻却能够轻易地带走这些士兵们的生命,这完全就是一场屠杀,一场歼灭战!士兵们完全没有战斗下去的意志了,那名先前想要重创拉斐尔的老者根本就不在意周围的情况,只是口中不停的说着,‘不可能,不可能……’怕是陷入癫狂之中无法自拔了!

先前那些出言不逊的贵族青年拉斐尔一个都没有放过,全部干掉。至于他们后面的家族?先不说他们会不会为了这些旁支向自己动手,就算是真的动手,难道拉斐尔不懂得反击不成?到时候他们一定会很后悔随随便便的就向拉斐尔宣战的!

“请住手,尊贵的魔法师先生!”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一名身着一身厚重战甲的中年男子龙行虎步的向着拉斐尔走来,他的步子看起来并不大,但往往一步就能够抵得上常人五步左右!很快就来到了战局的正中央。

拉斐尔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来人,方正脸,五官粗狂,一脸十分浓密的胡须,“在下圣赫利尔海港的城防军守备将军,安迪。不知道我手下的这些士兵犯了什么错,惹得魔法师大人如此震怒,不惜出手击杀他们?”这个家伙说话倒是很有条理,跟他的外貌有很大的反差。

“你可以问问你手下的士兵。”拉斐尔懒得解释,从空中落下,整了整自己的法袍,一脸老神在在的看着正在询问手下士兵的守备将军。面对安迪的询问,这些士兵一开始还有些含糊其辞,不过在他有些不快的目光之中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了解之后就知道这件事情眼前的这个魔法师没有任何的问题,就如同他所说的,这一切都是按照帝国的章程办事情。

“这些蠢货!”安迪不禁将目光望向了地面那些死无全尸的贵族青年们,然后再次将目光放到了拉斐尔的身上。最近这段时间上头传下来的政令让他也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身上具有官职但终究也只是一个当兵的,自然也不会忤逆上头的意思。

就在安迪不知应该如何处理的时候,后方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