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
看吧小说网 > 法神直播间 > 第四百五十四节:石中剑

第四百五十四节:石中剑

手机阅读

诺曼在得到了他想要知道的信息后,就没有再去引导其他人的话,闭嘴不言了。

即使没有诺曼的套话,酒馆里这些人的嘴巴也是关不上的,七嘴八舌地说个不停,吹牛斗嘴到处都是,酒馆内嘈杂无比。不过对于这些大草原上的人来说,比起圣者龙族、皇位更迭这种事,他们还是对大草原上的事更感兴趣。

“你们听说了吗?”

诺曼他们隔壁桌的一个家伙神秘兮兮的说道:“塔莱蒙德再度降临草原了!”

刚才说了半天的那肥胖大叔咕嘟咕嘟喝了两口麦酒后把杯子一放,不屑地道:“又是哪里传来的虚假消息?”

旁边也有人帮腔道:“就是,这种事大草原上每年都会发生个三四次。每次都说在哪里哪里塔莱蒙德重新降临,结果到最后发现全部都是假的。”

其他人等也是纷纷不信的表情,嘻嘻哈哈地喝着酒。

那神秘兮兮的家伙一见众人不信,立刻急了:“真的!是从南方迁徙来的一个部落,他们在迁徙的时候遇到了兽群,眼见全族都要覆灭了,关键时刻塔莱蒙德降临草原,保住了他们全部落人的性命!”他生怕这些人不信,又加了一句:“这个部落现在也已经到了阿里卡了,就在城外面,你们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啊!”

“就在城外面?”

这句话让周围的几个人半信半疑起来。

以往的那些故事中遇到塔莱蒙德的都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人物,比如说讲述者路上遇到的某个人的叔叔的祖父的小儿子的情人的孙女,又或者是现在正在帕特里克公国距离彭科十万八千里远的某个亲生好友,还从来没有哪次的事件主人公是距离他们这么近的呢,增加了真实性。

之前那肥胖大叔似乎是暗恨这人夺走了他话题中心的地位,找起茬来:“就算那些人就在外面,他们有什么证据证明塔莱蒙德真的再度降临草原了?如果光是说的话,我也会说呀。”

这话引得半信半疑起来的围观群众立刻又是纷纷附和起来。

“是啊是啊。”

“没错。”

肥胖大叔见自己成功打压住了这个想要抢过自己风头的家伙,精神一振,继而再接再厉,问道:“他们能够拿出‘石中剑’这样的证据来吗?”

之前那人闻言,气势更弱了,喃喃道:“这倒是没有……”

旁边有人接口道:“话说还有两天时间就是圣诞日了,你们说今年有人能够成功拔出‘石中剑’来吗?”

话音刚落,就有人再接了上去:“几千年了都没人能够拔出来,我看今年依然不会有例外。”

也有人抱持不同意见:“难说。他不是说塔莱蒙德再一次降临草原了吗?还说的有板有眼,说不定今年就有人能够拔出石中剑来了。”

有人笑道:“反正我是不信的。而且要是真有人能够把石中剑拔出来,以后每年阿里卡的圣诞日也不会这么热闹了。”

有人附和道:“说的没错。”

……

诺曼一直安静地坐着,整理着他刚才听到的种种消息,同时还在推算着龙族大部队究竟还有多久才会抵达这里,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有一部分被周围这些人的话语吸引了过去。

石中剑?

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就问,这是诺曼在圣殿骑士团培养下养成的一个习惯。

“我们是从外领来的,对于草原上的东西不太熟悉。”

他马上就对隔壁桌的人问了起来,“所以能不能请问一下,石中剑是什么?”

他询问的对象是那个肥胖大叔,诺曼也算是看出来了,在周围这一片人当中,这个肥胖大叔是最憋不住话最喜欢炫耀自己见识的人了,有什么东西问他准没错。

诺曼和三个龙族从皮肤上就能看出不是土生土长的彭科人了,那肥胖大叔对他的话倒是没有多疑,直接说道:“早就看出来了,你们是第一次来到阿里卡吧?”

诺曼一点头。

那肥胖大叔再道:“那就对了,也就难怪你们不知道石中剑了。”

“石中剑是塔莱蒙德留下来的一件宝物,是一柄插在石头中的剑。关于石中剑,还有一个传说流传了下来,一直流传到今天。传说中说到,若是有人能够拔出石中剑,那么那个人就会成为塔莱蒙德的继承者,再一次地统一草原,成为彭科大草原新的王!”

诺曼默默地听着。

彭科大草原确实和别的领不太一样,现在彭科领明明是属于奥古斯都王国的,这些家伙却在公开地说着什么“大草原新的王”这种话,可见大草原上这些家伙对于王国的归属感有多弱了。

“从石中剑出现到现在,有无数人曾经尝试过将石中剑拔出来,但可惜的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于是石中剑也就成为了阿里卡中的一个知名景观。现在石中剑正在都教堂内收藏着,按照惯例,等到圣诞日的那天会拿出来,举行拔剑仪式,这也是阿里卡的圣诞日庆典中最隆重的一项活动了。”

诺曼适时问道:“拔剑仪式?那是什么?”

肥胖大叔对于阿里卡看来确是非常熟了,对于这些东西张口就来:“拔剑仪式的时候,会先把石中剑拿出来,由主教主持仪式,进行祭祀。祭祀结束了之后,所有报了名的人都能去尝试一次拔剑,到时候会非常热闹。”

这个肥胖大叔还热情地对诺曼他们发出了邀请:“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到时候你们也可以报名去摸一下石中剑,沾染沾染塔莱蒙德的神之气息,那会给你们带来好运的。”

见说到石中剑了,旁边的人也是议论纷纷。

“你今年会去参加拔剑仪式吗?”

“我看看就好了,就不去拔了。”

“我倒是想去,但是赎罪券太贵了,不如省下来多买一件铁器。”

“你今年还要去?你不是已经拔了十几年了吗?”

“重在参与。”

“话说石中剑究竟有多长?”

“光是剑柄都已经半条手臂那么长了,剑身应该比你整个人还长吧。”

……

周围人多口杂,但是仗着《赶海心经》,诺曼还是准确地把他们口中所流露出来的信息都搜集到了。

石中剑……

诺曼若有所思。

在这片大陆上到处都流传着各种各样的传说,所谓的“宝物”也是数不胜数,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不靠谱的,诺曼在尼卡罗的时候就在不少贵族的收藏室中见到过普通铁器却被当成宝物收藏的情形。

而诺曼现在之所以对那个什么石中剑产生了兴趣,则是因为周围这些人口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让他想到了一些事。

半条手臂长的剑柄,镶满了碎裂的宝石,剑柄尾部呈扇状裂开……

这些描述让他想到了阿弥留斯。

那位在大草原上的最后一位魔族执政官,所持佩剑的剑柄就是这种形状,塔莱蒙德和阿弥留斯战斗的时候诺曼曾经见到过,因其尾部的独特样式给诺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塔莱蒙德和阿弥留斯的激烈战斗中,那把剑最终不知所踪,不知道去了哪里,在阿弥留斯被塔莱蒙德打败后、最后诅咒塔莱蒙德之时,诺曼并没有再见到那把剑。现在听来,那柄所谓的石中剑还真有可能就是当初魔族执政官阿弥留斯的那把佩剑。

以诺曼在轮回时光中所见到的来判断,那位阿弥留斯的实力绝对是本源法师加禁咒法师,力量强大无比,超过了诺曼曾见过的除索维尔之外的所有法师。

阿弥留斯极有可能已经掌握了振荡的秘密,作为他的佩剑、在和塔莱蒙德的最后战斗中都引为依仗的武器,那把剑有可能蕴藏着阿弥留斯关于振荡留下的一些感悟或者秘密。若是能够得到那把剑,说不定能够帮助自己在对振荡的研究上更进一步。

不过诺曼也没有打算立刻去搞来,毕竟那终究是一件宝物,被这里的教堂珍重地收藏着。自己要是去偷去抢的话,成功率固然高,但要是到头来惹了一身麻烦却弄来一个废物,那也太不值当了,所以诺曼想了一会后,决定还是先去拔剑仪式上探探情况再说。若是那剑真是个好东西,那就下手去偷去抢,若是那剑就是一把普通的剑,那便算了。

决定好了的诺曼再问了一下那肥胖大叔:“我们这些外领来的也可以参加拔剑仪式?该怎么参加?”

为了配合自己的话语,他还下意识地做出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可惜周围的这些人都喝得眼神不大好了,根本没人注意到他这些细致的表演细节。

“当然可以,每年专程来阿里卡参加拔剑仪式的外领人其实也不少。想要参加那就更加简单了,只要去教堂买一张赎罪券就可以!”

说完之后肥胖大叔又从上往下看了一遍诺曼,说道:“外来人,你去摸摸还行,可是我劝你不要抱什么期望。我这些年来可是看见过不少像你这样的外来人,个个都觉得自己能够拔出石中剑,但是越自信的,到时候越失望,所以还是一开始就不要抱希望的好。”

一张赎罪券就可以?

这倒是比诺曼想象的还要简单。

听到诺曼的话,见到诺曼的神情后,一直坐在旁边的陈清河问道:“你要参加拔剑仪式?”

诺曼一点头。

陈清河话中有话地说道:“我们这趟还有很多地方要去,最好早点出发,可不能浪费太多时间。”有地方要去是假,不想诺曼抛头露面太高调才是真,诺曼自然也是听懂了。

陈清河的通用语发音还是很标准的,比诺曼都标准多了。可陈清河这么一说,那肥胖大叔不满意了,“参加拔剑仪式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怎么会是浪费时间!”

周围有两个人此刻也是面露不忿,可见这些草原上的人对于“塔莱蒙德的遗物”有多看重了,别人轻轻说两句闲话都不行。

陈清河身为龙族,懒得理这几个醉汉,甚至都懒得瞥他们一眼。

倒是章寒,这个原本是沈姑娘手下的龙族跟随诺曼的这段日子话语一向不是太多,给诺曼的印象是一条甚为内敛的龙,此刻却是接了陈清河的话说道:“是呀,巴顿先生,你如果只是拔出剑来那还好,可你要是一个不小心,没控制好自己的力量把那个石中剑弄断了,怕是会被找麻烦,耽误我们的这趟行程。”

这话不禁令诺曼向章寒多看了两眼,摸不清对方这意思。

他这是眼见着龙族重返大陆的大局已定,开始了内部斗争故意给自己挑事找麻烦呢?还是替自己刚才被轻视了不满,在语言上给自己出头呢?如果是前者的话,他未免太心急了点,如果是后者的话,诺曼则不得不说他智商有点问题。

不过不管这章寒的意思究竟是怎样,他这话无疑是立刻激怒了酒馆中的这些草原子民。

那肥胖大叔立刻怒声道:“狗屎!作为塔莱蒙德的佩剑,石中剑是天底下最坚硬的武器,怎么可能会被折断!”

旁边纷纷有人声援:“无知的外领人,你们根本理解不了石中剑有多么伟大!”

“不要用你们的无知来揣测石中剑的伟大!”

“小子你是不是想要和我的拳头聊聊?!”

……

虽然章寒的话很挑事,但是诺曼其实心底也是挺赞同他的话的。

只是一把插在石头里的剑,能有多难拔?尤其是对于修练过《葬日心经》的自己而言。

实在不行的话,诺曼还可以采用弄掉外面那层石头的方法拿出里面的剑来,法子实在太多了,之所以一直没有人拔出来,应该只能怪这里太偏僻落后了——诺曼从进入这片草原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过一位真正的法师,可见这里有多落后了。

不过赞同归赞同,却是不能说出来的。

一见惹了众怒,这里呆不下去了,诺曼赶紧把哈莉特拉了起来,和另外几人一起赶紧离开了酒馆,反正他该打听的消息都打听到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