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
看吧小说网 > 三生缘恋 > 第二十八章 援兵

第二十八章 援兵

手机阅读

阿菀青在玄枢宫静养已有十余来天,外面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公孙砚如愿娶了北柔宁,宣于南城劫走北柔宁前往与安国指认她就是北柔氏族最后的血脉,并逼南宫希交出皇位。

北柔宁自然是晓得自己是皇室之人,也自然看得出宣于南城是真心帮她。既然他想要的是夺得宣于皇位,而她想要的却是公孙砚死。

神邪和苍溪泽正在封青殿把酒闲谈。

“你就这么认为你娶了她就能保护的了她?”神邪抿了抿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苍溪泽晓得神邪应该是知道什么了。更何况现在外面乱作一团。不告诉她自然也是为她好。能瞒住一时就是一时吧。

“你娶她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匡扶巫族?”神邪端起酒杯小饮了一口:“泽,相比我不说你也知道。当年合力除去巫族的宣于氏族也在其中,不仅如此与安北柔氏族、柟临长孙氏族……别忘了当年你母亲如何在宣于澈手中救下的你!”

“……”他知道,也不敢忘记母亲一命换一命。可是:“你不也对她……”

“并未有!”神邪一口打断苍溪泽的话:“若非我没有查清她的身份,而今我已晓得又怎么会喜欢她?就算她在如何像荼涟,但她只是她!”

“……”苍溪泽没有在接话。

阿菀青在水榭上喂着鱼也着实无聊,也不晓得是怎么来,最近老是不安。也不晓得父皇和三哥怎么样了。

“初一。”

“夫人有何吩咐?”初一微微俯身道。

阿菀青托着腮,望着水榭下的池塘:“你说我要怎么出这玄枢宫!”阿菀青满脸的苦恼。

初一笑着说:“如今您是这玄枢宫的夫人,夫人想出去有谁敢拦您呢?”

阿菀青也知道,但是这个身份在她这里行不通啊。因为苍溪泽早早地吩咐过众人了,不准她踏出一步。

“你不明白!”

初一想了想,之后又答:“夫人可以让宫主带您出去。”

阿菀青顿时就不再提要出宫之事,连忙将话题扭转。起身看着初一道:“此处有些无聊,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走走吧。”阿菀青想着去求着苍溪泽带她出去,还不如自己想办法溜出去。阿菀青可忘不了那一阵痛打,苍溪泽的狠着实令人胆颤。她一点也不想再躺个十来天。

阿菀青和初一还没有跨出水榭亭就被人拦下了,来的是宿微尘。阿菀青自然是认得他,那日能抓到她,少不了他的帮忙。阿菀青虽说不常与人结怨,但是记仇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有事?”语气不善。

宿微尘愣了愣,道:“夫人,宫主请您过去一趟。”

阿菀青哼了哼笑着说道:“我若是不过去,则何如?”

“……这”宿微尘自然是不敢妄自揣测自家主子的心思,迟迟不语。

阿菀青也懒得和他废话,绕过他就要离开。谁知被脚下的裙褥一绊,顺势跌入一个怀抱。阿菀青还未来得及抬眸,就听见声音从上方传来:“夫人就这么迫不及待?”

阿菀青翻了翻白眼,她真不知道这苍溪泽那自恋的破毛病是哪里来的。有这么多时间还不如先将自己治疗治疗。

“你们先下去!”

“是。”初一和宿微尘异口同声。

苍溪泽松开了阿菀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你来做什么?”苍溪泽自从那次新婚之夜后,阿菀青就再也没见过他的人影。阿菀青躺在床上的那些日子也没来,不过那也好。阿菀青一点也不想看见他。

苍溪泽笑了笑,难得他今日没有戴面具。整个人看上去懒洋洋的,这让阿菀青更加讨厌他。

“看来夫人愿意一个人就在这水榭亭。”苍溪泽道。

“那是自然。”阿菀青想都没想,一口回答。

“看来夫人是不愿和为夫一道出去。”苍溪泽卖了点关子,话里有话。

阿菀青一愣,没有说话。

苍溪泽索性流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既然夫人不愿和为夫一起去皇宫,那只好为夫自己一个人去了。”

阿菀青听见‘皇宫’二字,立马抬头看苍溪泽。又有些不信:他去皇宫做什么?

“夫人难道忘了,我们还未回门!本应在几日前就要回门,只可惜夫人受伤。为夫便派人通知宣于皇推迟了日子。”

“……你”苍溪泽说的这番话刺痛了阿菀青的心。

苍溪泽笑道:“这不,想着夫人在宫里闷,便带夫人出去走走。”

阿菀青:“……”

阿菀青还没有回过神来,苍溪泽一把将她拦住踏着风飞过无妄谷,一直到京城才将她放下。阿菀青看着这一切熟悉的场景。只是……为何他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

“怎么感觉都变了。”阿菀青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苍溪泽笑了:宣于南城都要称帝了,这里还不变?就她睡的那个十来天,大陆怕都是要变上一变。苍溪泽跟在她身后,他也在想:到底是否该不该出兵帮助这个所谓的‘岳父大人’苍溪泽目光一沉看着不远处的阿菀青,内心极为复杂。

待宣于皇听见外面有人禀报说是公主带着苍溪泽回来了。宣于皇二话不说连忙让人带着他们进来。现在宣于南城的势力逐步逼近,此时此刻他正要援兵。而这苍溪泽可是说是最好的援兵,随后就吩咐御膳房准备好膳食。

“父皇!”阿菀青微微俯身行礼。苍溪泽站在身后阿菀青身后,眺望看着宣于皇。忽的想起神邪的话:巫族自入世以来就位居首位,泱泱大陆自然有人盯着我们。救你一事暂且不说,宣于皇这个人想来手段不比你我差,若他先打探我们的情况待我们遇到危险时出手相救,这事就另当别论了。

“本宫犹记当年,宣于皇也算得大陆上数一数二的人物。进入那无生谷宛如悠闲圣地,我曾听闻昔日您带着夫人前去此地。一览其况。”

阿菀青一愣,想了想抢过宣于皇的话道:“我记得我就去过一次,并非是父皇带我去的。而是当时的侍中郎带我去的。”

“哦?未曾听夫人说起过。”苍溪泽垂眸。

阿菀青哼了哼:“你没有问我,我为何要说?”

“阿菀青。”宣于皇淡淡的看着她。诉斥道。

阿菀青忽的努了努嘴,小声道:“父皇。”

苍溪泽轻笑:“宣于皇不必放在心上,夫人直爽也并非坏事。”

宣于皇见苍溪泽如此的宠阿菀青想来这援兵也有了一半以上的把握了,宣于皇笑了笑,朝着阿菀青道:“你母后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了,想你想得甚。你先去看看吧。”

阿菀青被这么一说,忽然 想到母后。自打被苍溪泽带走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了。离开之时,母后身子不大好。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阿菀青连忙行了礼,让苍溪泽等等她。随后快速的跑了出去。

宣于皇看着阿菀青出去了,连忙让苍溪泽坐下。苍溪泽也未推辞,从容的落了座。

“不知本宫和宣于皇有什么可谈?”苍溪泽冷冷的看着他。

宣于皇没想到苍溪泽的转变会是这么大,眼下也没有好的计策。只好硬着脸皮说道:“既然宫主看出来了,朕就直说了。朕想请宫主援兵助我一臂之力。铲除孽子。”

苍溪泽自然晓得宣于皇是因为这件事情,可是他又为何要帮助他?

“你觉得本宫会助你?”

“宫主已娶了阿菀青为妻,这……”不看森面自然也要看佛面。

苍溪泽却笑了笑:“此乃你们的家事,本宫又怎好出手相助?”

“这……宫主可想过若是让那宣于南城夺了皇位。阿菀青自然也毫不的哪去!”宣于皇说着说着竟有些气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苍溪泽会这么的……

苍溪泽挥了挥衣袖,站起身来。看着坐在龙椅上的宣于皇淡定一笑:“本宫自然会保护好我的夫人,至于宣于南城会怎么样,那不在本宫的管辖范围之内。本宫事物较多,自然也不是个管闲事之人。若宣于皇没有其他事,本宫先行一步,告辞!”苍溪泽不失礼仪阔步而出,不容置喙的说道。

宣于皇一腔怒火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苍溪泽就这样走出御书房,他根本就没有勇气拦住苍溪泽。更何况当年‘伐巫之战’他可是主力,就也没面子拦下苍溪泽。

宣于皇也以为他不顾当年的‘伐巫之战’娶了阿菀青,还以为他对这件事没那么放在心上。毕竟他娘亲不过是巫族捡回来的,他也不过是一个养子。

苍溪泽带着一路走到凤娇宫,凤娇宫外的宫女见着强大的气势,一时之间都不敢伸手去拦。唯有殿外的荣姑姑挡在他前面:“想必您就是玄枢宫的宫主了吧,娘娘此刻正与公主闲谈。您……”

苍溪泽冷看了她一眼,道:“既然如此,就劳烦替本宫对夫人说一声。本宫还有事,先行回玄枢宫。”

“老奴遵命!”荣姑姑见苍溪泽走人,打心底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