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
看吧小说网 > 无上神帝 > 第二千二百四十八章 舞天

第二千二百四十八章 舞天

手机阅读

现在的牧云,已经陷入魅惑状态,无法使用招式技能,连法宝也不能用,似乎是要任人宰割了。

但牧云的脸上,并没有一丝慌乱的神色,依然很镇定。

“你们三个废物,对付你们,我平砍就够了。”

牧云冷冷一笑,直接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用树枝作剑,一剑朝着前方挺刺而去。

魅惑状态,不能用招式技能,但可以用普通攻击,平砍蛮杀。

对付这三个佣兵,牧云二话不说,直接挺剑狂刺。

三人大吃一惊,就听到剑气呼啸声响起,牧云虽然没有使用任何招式,但这么平砍狂杀,剑气威力也是浩瀚惊天。

“不对!小位境的圣人,哪里有这么厉害的剑气?”

“完了,踢到铁板了!”

“这家伙,简直是恐怖,撤退!”

三个佣兵一看到牧云的剑气,脸色顿时狂变。

在刀头上舔血多年,他们锻炼出比野兽还要敏锐的直觉,一看到牧云的气势,就知道踢到铁板了,立刻分散逃窜而去。

他们很聪明,三个人分散逃遁,而牧云只有一个人,无论如何,他们都能逃掉的,就看谁倒霉被追上了。

“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牧云摇了摇头,想当初段天涯意气风发,何等凶悍,但这三个佣兵,实在是土鸡瓦狗,浪得虚名,只是靠邪魅项链在作威作福罢了,一旦邪魅项链失效,他们就抱头鼠窜,落荒而逃。

但他们没跑多远,就全部跑不动了,因为他们脚下的土地,已经变成了沼泽淤泥。

牧云祭出了一页地元书,书页之上,“沼泽”两个字黑光闪耀,释放出恐怖的气息,方圆数里的大地,全部变成了沼泽淤泥的世界。

三个佣兵泥足深陷,立刻陷入泥潭里面,无法脱身。

“大人,饶命啊!”

“我们三兄弟有眼无珠,得罪了大人,求大人开恩。”

“只要大人肯放过我们,我们愿意肝脑涂地,追随大人左右。”

三人陷入沼泽里面,知道无法脱身,顿时连声哭叫求饶。

牧云一言不发,嗤笑一声,直接屈指一弹,挥剑杀出,将三个佣兵全部斩杀。

那条邪魅项链,也落在了牧云手里。

“这条项链,有点邪门。”

牧云拿着项链,就见项链上罩着一股粉色雾霭,看起来非常诡异。

他明明有天元镜护体,但刚刚遭到邪魅项链的袭击,也是陷入了魅惑状态,法宝放不出来,招式技能也无法使用,幸好这三个佣兵是废物,他靠普通攻击就能解决,否则的话,恐怕不好对付。

如果这条项链,被瘟皇苏阎拿到,牧云一百条命都不够用。

“我抗性太弱,碰到这种控制流的法宝,我多少条命都不够用。”

牧云脸色凝重下来。

所谓抗性,就是抵抗负面状态的能力。

负面状态,包括是定身、魅惑、虚弱、迟钝、眩晕等等。

抗性越低,遭到控制的风险就越大。

其实不光是他,大部分的圣人,抗性都是非常弱,因为圣人层面的战斗,大部分是真刀实枪硬碰硬,只有踏入大圣境界,才会玩控制流的花样。

换言之,如果掌握着控制流的手法,在大圣级别,简直是无法无天,可以横着走了。

牧云的七星剑匣,第七把剑,紫剑,能够定身,也算是一个小控制,但控制力不强,腐尸玉佩也算控制,但不是硬控,只是诅咒层面的腐蚀。

而这个邪魅项链,就是货真价实的硬控,直接让人陷入魅惑状态,什么招式法宝都放不出来,非常厉害。

牧云越来越感受到,圣位级别的战斗,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要考虑到控制与抗性的问题,如果只用蛮力,多少条命都不够死。

他滴血炼制,收了邪魅项链,这条项链,是九尾猫族的东西,想到九尾猫,牧云就想到了苗宣仪,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牧云摇了摇头,收敛杂念,也不再多想,直接离开了天毒禁地。

他重新回到了青山镇,昔日繁华热闹的小镇,现在居然变成了废墟,到处都是断壁残垣,袅袅黑烟升腾而起,荒废的大街上空荡荡,没有一个活人,地上到处都尸体。

“怎么回事?”

牧云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吃一惊。

就在这时,忽然有雷声响起。

不!

不是雷声。

是马蹄声。

惊天动地的马蹄声,犹如雷鸣,从远处奔袭而来,就见一群身披重甲的士兵,骑着角龙马,从远处狂奔而来。

角龙马,是九鼎商行的坐骑,这种昂贵的马匹,饲养费用极高,也只有九鼎商行能够维持。

而这支队伍打出的旗帜,也是写着一个大大的“鼎”字。

这支骑兵队伍,气势很嚣张,但带头的人,居然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扎着冲天羊角辫,穿着一件红色的小肚兜,脚踝处有一个银环,绑着铃铛,策马时双脚晃动,铃铛铛作响。

这么一个小男孩,竟然是队伍的统领,实在是匪夷所思。

而这个小男孩身上的气息,也是非常强大,居然是大位境的圣人。

小男孩带队策马前冲,看到了牧云,顿时露出喜色,道:“这里还有一个活人,把他抓起来,充当血奴。”

“是,舞天大人!”

两个将士飞身奔出,朝着牧云抓去。

牧云想要反击,但心想:“这是九鼎商行的队伍,我且混进去看看,说不定能碰到阳鼎天,斩草除根。”

牧云不动声色,装作无力反抗的模样,被人抓住。

这支队伍,是九鼎商行的,他想混进去看看,如果能碰到阳鼎天,自然最好不过。

上次被阳鼎天跑了,牧云很是无奈,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他现在,只想斩草除根。

就这样,牧云混入队伍里,成为了不起眼的囚徒,和一堆囚犯奴隶关在一起,随着队伍前进。

夜幕降临,那个小男孩下令安营扎寨,牧云等一批囚犯,被押到了后营,早有人拿着刀,等着他们过来,一刀刀割人放血。

这些鲜血,最后全部流入一个银色的壶里,银壶吸收了鲜血,竟生产出一颗颗银源珠。

“是银宝壶!”

牧云微微一惊,银宝壶,这种特殊的法宝,他也有一个。

银宝壶吸收鲜血之后,能够生产银源珠,牧云这一批囚犯,都是血奴,鲜血都要拿去献祭,用来生产银源珠。

牧云不动声色,默默排队,不过还没轮到他放血,营地外面就响起了骚乱的声音。

“敌袭,有敌袭!舞天大人,杀手公会的人来了!”

警戒的哨声响起,士兵都警惕起来,暂时停止了割人放血。

牧云也知道了,这支队伍的统领,那个小男孩,名叫陈舞天,是九鼎商行的第四真传弟子。

九鼎商行五大真传弟子,浩天、钧天、幽天、舞天、鼎天,这个陈舞天,排在第四,是圣人大位境的高手。

只是牧云没想到,陈舞天的外形如此独特,居然是小男孩的模样。

“杀手公会?是哪个营的?”

陈舞天听到有敌袭,并不慌张。

“是黄字营的,黄字第一号杀手方天岳也来了。”一个士兵道。

“别慌,我出去看看。”

陈舞天走出营外,就看到了极为惨烈的一幕。

十几个黑衣人,皆是手持匕首,在宰割着他手下的弟子。

这些弟子都不弱,而且人数也占据优势,但在那十几个黑衣人面前,就跟猪狗一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只能被屠杀。

这批黑衣人的动作,整齐划一,有条不紊,连呼吸的节奏,都有一股奇特的呼应,非常厉害。

黑衣人队伍里,有一个人,带着银色的骷髅面具,他身躯异常高大,背负着一把九环鬼头刀,杀气腾腾。

“方天岳,尸皇城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你过来帮我。”

陈舞天看着手下弟子遭到宰杀,并不愤怒,而是淡淡讨价还价。

“抱歉,陈兄弟,我们杀手公会,和佣兵组织不同,我们不要钱,我们要功法,要丹药,要法宝,尸皇城愿意拿出一套白骨霸体诀,再加上五颗玉源珠,叫我拿你的脑袋。”

方天岳摘下面具,露出一张颇为英武的脸庞,脸上有着几条刀疤,显出凌厉的气息。

“原来我的脑袋这么不值钱,一套功法和几颗玉源珠,就能让你卖命。”陈舞天冷笑一下,手掌虚空一探,一把火焰燃烧的鞭子,浮现而出。

方天岳面不改色,忽然拔出九环鬼头刀,然后拿出一张纸,轻轻擦拭着刀身。

看着方天岳的动作,陈舞天脸色立刻变了,脱口惊呼道:“地元书!居然是地元书!”

那张纸上,写着“雪地”两个字,原来是一页地元书。

“陈兄弟的脑袋,当然不便宜,至少要再加上一页地元书。”

方天岳呵呵一笑,横刀一挥,一页地元书凌空悬浮而出,一股冷冽的寒气,瞬间蔓延出去。

顷刻之间,方圆数里之地,就变成了雪地,一股股暴风雪,不断刮起,冷冽的气息,疯狂蔓延,树木银装素裹的一片。

地元书附近的弟子,瞬间变成了冰雕。

“该死,尸皇城哪里找来的地元书?”

陈舞天咬了咬牙,现在整个营地,已经变成了雪地,局面很不利。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