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
看吧小说网 > 清妾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手机阅读

她有些尴尬地挠挠头,低声说道:“我知道你在京里的人脉旺,想来早就听说我正在千方百计地替茉雅琦张罗婚事呢,那你也清楚茉雅琦的闺誉不是太好吧,这要是放在普通人家,那肯定是要直接绞了头发送去家庙做姑子的命,但是像咱们这样的人家,谁敢将一个皇亲血脉送去庙里,也经不起这种丢脸的事儿,四爷也舍不得,这倒霉差事就这么落在我头上了。”

掌中馈,亲身经历过简亲王府后院那些妾室所出的熊孩子是怎么给自个儿添堵的,连她这样性格沉稳的人都觉得辛苦,何况尔芙这种性格爽直天真的人呢。

再后来,四爷府里一桩桩的花边消息传出,也毫无疑问验证了佟佳氏素玉的种种猜测。

这次尔芙找到自个儿帮忙,佟佳氏素玉不意外。

她笑着抿抿唇,抬手拂过耳边的碎发,柔声建议道:“其实这件事,实在是不大适合由你出面,宫里有德高望重、权势在握的德妃娘娘,宫外你府里有大李氏侧福晋这位茉雅琦的生身额娘,你交给谁都是一个办法啊!”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办法呢,可惜是德妃娘娘根本不搭茬,大李氏又靠不住。”

对面而坐的人是自个儿视作闺蜜的好友佟佳氏素玉,尔芙也不必太在意颜面,她也是打算借此机会好好吐吐心里的苦水,她稍一停顿,便将自个儿进府到现在大李氏曾闹出过多少不靠谱的事儿,对佟佳氏素玉简单叙述了一遍。

说着,她一摊手,苦笑着道:“她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性格!”

“那么说,这事儿还真是有些难办了。

首先,咱们从婆母的角度说,这新媳妇进门前曾有过不检点的时候,确实是不讨喜些,但是也并非不能接受,因为她到底是出身亲王府的格格,有四爷这尊大佛做靠山,又是利益为上的联姻,夫家并非不能接受这点缺憾。

因为那些同意联姻的人家,本就是看中她背后这尊大佛靠山了。

只要她进门以后不做出格的事就好,再说如咱们这样的命妇就算是有想出格的心,那身边跟着的管事嬷嬷和近身婢女也不会允许。

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现在最大的问题,反倒不是茉雅琦的闺誉有暇这事儿,而是大李氏那颗抑制不住的野心。

虽然联姻是强强联合的一种手段不假,但是就四爷府现在的情况看,前有先福晋乌拉那拉氏所出的嫡长子弘晖阿哥,后有伶俐睿智的弘昪,怎么看都轮不到她大李氏所出的弘昀,要是大李氏真想靠这种办法扶弘昀上位,那就有些太荒唐了。”佟佳氏素玉闻言,沉吟了片刻,挥手将已经退到凉亭外伺候的宫婢赶远了些,这才俯身凑在尔芙耳边低声说道。

佟佳氏素玉这番言论,倒是尔芙之前没有考虑过的问题……

她思索片刻,右手的食指在鼻尖处摩擦着,喃喃道:“那这事就更麻烦了!”

确实如佟佳氏素玉所说那般,这联姻是一种强强联合的利益牵扯,那么是问有什么样的家族能够无脑到为了一个娶进门的新媳妇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扶持一个没有半点长处的亲王阿哥坐上世子之位,这种取舍,相信就是傻子都该明白如何选择,那么大李氏又凭什么有这样的野心呢!

“兴许让大李氏去碰碰壁,她就明白了呢1!”佟佳氏素玉笑着回答道。

“碰壁,她昨个儿才得到这差事时候,那真是一脸遮都遮不住的喜色,但是我觉得很快她就想明白了,因为今天就在你过府听曲前,大李氏曾百般阻拦茉雅琦进宫去给德妃娘娘请安,而且昨儿晚上,她也曾秘密和茉雅琦见过面,联系到一些发审过的小事,我相信她原本的打算是让茉雅琦进宫告状的,但是现在她已经改变主意了。

这其中意味着什么,你明白吧!”尔芙苦笑着摇头,她可没有佟佳氏素玉那么乐观的猜测,她更倾向于另外一种,那就是大李氏已经清醒地意识到她自个儿的打算不靠谱了。

“其实这事说容易也容易,你请我过来,应该就是希望我给你提供更多人选吧,实在不行就使笨法子呗,扩大备选范围,比如你原本就是在京里挑选适龄男子相看,那你现在就将挑选适龄男子的圈子扩大到整个直隶,还有一些被外派到各地去任职的巡抚、总督府里的公子。”佟佳氏素玉果然是很靠谱的,她听完尔芙的猜测,笑着建议道。

“那你就给我推荐些适合的人选吧,我真是不想出去应酬了。”尔芙苦着脸道。

“好啊,不过我一时也想不起来什么人,这还需要回去细细整理一番。”

“我也没指望你能将这京里达官显贵的名单都背下来,那就有些太吓人了。”

“我倒是希望能全部背下来,那我就不需要每日对着那些礼单犯愁了!”

“哦?听你这意思,你这是也有烦心事?”

“这人活在世,哪里能够事事顺心、事事如意呢,我又不是神仙……

再说你也不是不知道坊间那些关于雅尔江阿的传言,他就是个浪荡成性的主儿,一天不去戏园子,那就浑身发痒,没日没夜地泡在哪个小赌坊里,更是常事,可是他那些兄弟都不是省油灯,也不可能甘心就这么和简亲王这个****爵位擦肩而过,背地里没少使绊子,加之他那个继母博尔济吉特氏,那更是和咱们当今太后有着亲戚关系,经常出入宫里去刷存在感。

抛开这些都不说,外面的事,也不需要我去管,就府里他那个小表妹就是个祸害。

西林觉罗氏一族是雅尔江阿的母族,又为雅尔江阿承袭爵位出过力,有着两道护身符做靠山,那西林觉罗氏在府里是耀武扬威,丝毫不将我放在眼里,如果她单单是办事跋扈些,也就算了,我忍着就是,当初先福晋瓜尔佳氏就是这么熬过来的。

只是她心思太毒辣了些,明明自个儿还没有个孩子呢,竟然已经几次对我和瓜尔佳氏的孩子下手,偏偏她那位姑母给她留下了好多安排,我真是一点把柄都抓不住她的,还替她背了几次黑锅,弄得我和雅尔江阿本来还算是和谐的关系紧张了不少。“佟佳氏素玉也没有将尔芙当外人,见尔芙问起,叹了口气,便将自个儿这些日子压在心里的委屈都说了出来。

“她没孩子,你就送给她一个孩子好啦,我记得你府里的孩子不少啊!”

“你想得真简单,西林觉罗氏要是那种懂得安分守己的人,你以为瓜尔佳氏就舍不得将其他妾室所出的孩子记到她名下,但是她就是那种蹬鼻子上脸的人,今个儿我将一个庶出的孩子养在她名下,明个儿她就会借此求雅尔江阿为她请封,后个儿她就敢求雅尔江阿扶正她。

我跟你说,你别看雅尔江阿不将其他女人看在眼里,但是对这个小表妹真不错。

要是西林觉罗氏作天作地的闹,雅尔江阿还真敢不顾礼数地做出妾室扶正的事儿,就算不能名正言顺的扶正,起码我现在手里的中馈就要分出去一大半。

我知道你是那种不看重权势的人,巴不得将手里的权柄都分出去,能够轻松自在地过逍遥日子,但是我不愿意,我已经没有了其他指望,这手里的一点点权柄就是我的全部,而且我也要替孩子们考虑将来,所以我宁愿这样被她折腾,也不肯替她铺路。”佟佳氏素玉闻言,嗤鼻一笑,目光落在了遥远的天际,冷笑着回答道。

是的,她和尔芙有着截然不同的选择。

尔芙嫁给了爱情,她享受着和四爷伉俪情深、鹣鲽和睦的幸福生活。

而她,则是嫁给了权利,嫁给了爱新觉罗氏至高无上的权威。

族中长辈送她入宫待选的时候,便已经清楚地告诉了她该走的路,家族本就是希望她能够留在宫里,侍奉已经老迈的康熙帝,不求皇后宝座,也不求贵妃之尊,至少要占住一个妃位,要是能够诞下有着爱新觉罗氏血脉的孩子,那更是千好万好的上上签,但是家族那些长辈谋划的再好,也比不过康熙帝的一时兴起,那一届入宫待选的秀女都被指给了宗室,一个都没能留在宫里。

好吧,家族的打算落空,也彻底断了先前对她的扶持。

所有人都不知道她佟佳氏素玉走到今个儿,曾经付出了多少努力,为了能够引得雅尔江阿和自己交颈合欢,她甚至不惜自甘轻/贱地学那些窑/姐儿对雅尔江阿搔首弄姿,不然凭什么府里其他妾室都未曾诞下雅尔江阿的血脉,她却能够如愿有孕呢……

为了保住这个秘密,为了保住自个儿这张脸皮,她除掉了和她一块长大的婢女。

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心中不安,生怕别人探知到这个秘密,正因为如此,她就更加渴望权利,也更看重金钱这些她曾经不看在眼里的俗物,仿佛唯有这样,她心里才能获得片刻安宁。

“其实,有时候坐山观虎斗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你是执掌中馈的侧福晋,你膝下有儿女承欢,你已经占据主动了,西林觉罗氏又是简亲王的小表妹,要是你和她斗起来,简亲王一定会觉得你的做法不够大气,如果是这样,你为何不扶植一个自己人去和西林觉罗氏斗呢,如同当初简亲王的先福晋瓜尔佳氏处处抬举你一样,你总不至于以为先福晋瓜尔佳氏就真的那么无争无求吧。

反正我觉得,如果瓜尔佳氏真那么无争,她怎么能接连诞下三子呢。”尔芙听完,有些不确信地说出了自个儿的一点小猜测。

俗话说:当局之谜,旁观者清。

正因为尔芙置身事外,她才能够更加冷静地分析简亲王的先福晋瓜尔佳氏。

她虽然不了解简亲王府里的一些阴私事,但是坊间传闻不少,还有一些遮不住、盖不住的消息传出,单单是这些消息,便让尔芙觉得这位先福晋瓜尔佳氏不是个善茬子。

比如那位已逝的先福晋瓜尔佳氏进府之除,这脚跟儿都还没站稳呢,便很顺利地从前任简亲王继福晋博尔济吉特氏的手里接过执掌中馈的大权,外界对此还没有任何不好的消息传出。

比如那位已逝的先福晋瓜尔佳氏曾先后替雅尔江阿诞下三子,外界盛传其福禄全。

比如那位在佟佳氏素玉之前就诞下两个庶子的格格伊尔根觉罗氏,愣是被先福晋瓜尔佳氏压着,未被晋封侧福晋,连庶福晋都不是,要知道这位接连诞下两子的伊尔根觉罗氏,那也是正儿八经的八旗秀女出身,家世不算高,却也是官宦之女,但是就是没有被晋封,到现在还是个格格的身份,偏偏没有任何指责瓜尔佳氏的不贤惠。

……

诸如此类的消息,其实坊间不少,但是没有任何人去佩服先福晋瓜尔佳氏的心机深沉,反而各个都说瓜尔佳氏是个福禄双全的幸运女子。

反倒是她难产血崩,佟佳氏素玉迅速上位,外界个顶个都传说是佟佳氏素玉和那位西林觉罗氏的小格格合伙暗害,不然如瓜尔佳氏这样福禄双全的女子,必然是要福寿安康地过完一生。

坐在尔芙对面的佟佳氏素玉闻言,沉默许久,背后冒出了一层冷汗。

天知道,在尔芙点破这些巧合的时候,她这个自认心机不错的聪明人,竟然都从来没有怀疑过瓜尔佳氏是真善、还是伪善,外界那些传言,她竟然从来没觉得古怪过,到底是瓜尔佳氏技高一筹,还是她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呢。

她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当初她能够得到雅尔江阿上书请封,好像就是瓜尔佳氏主动对雅尔江阿提起的,那时她还以为瓜尔佳氏做顺水人情,一切都是雅尔江阿心疼她呢,但是现在想想,兴许就是瓜尔佳氏的一句话,这才会让雅尔江阿替自个儿上书请封,不然又如何解释府里那位诞下双子还是格格的伊尔根觉罗氏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