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小说网
看吧小说网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5 人与社会

15 人与社会

手机阅读

马萨港的救援已经结束,剩下的就是社会的善后工作。对,社会的善后。

和人类相关的任何事件,都有这种特性——体现人类个体所歌颂的人性光辉的部分,通常只占据事件的很小一部分。在这里,就是凝聚所有人的救援行动。

一旦这一部分过去,剩下的,只是,谁要来为那些毁坏的器物付款,谁来赔偿那些被数字化的伤亡,谁去修复被制造的损害,最后,谁有那个荣耀,在公开的场合振臂高呼,让我们向前看。

别失望,这是件好事,人类个人的人性,不管能凝聚多少,都不能带我们走多远,不是么。带我们走上文明的是社会。看看历史就知道,如果让人性掌控我们,我们根本不会进步。

在这里,无恶意的降格一下人性对社会的作用,是为了给扎克辩护——

扎克犯了个错误,他应该接手绿色伤情卡的任务的,他应该在发觉有西部人在巴顿打听吸血鬼血液交易的时候使用托瑞多的力量尽力,呃,至少尝试的去阻止这些……或底线,他应该去帮墨菲。

这不会纠正错误,但至少会让扎克心安一点——他有尝试,不是没做一点努力的在事后发现情况已经糟糕至此。

能理解吧,那些输出‘万能的治愈药’存在信息的西部人,并没有做错,是人性让他们在面对灾难的时候开始求取可以帮助所有人的东西。

后果,巴顿的社会,要开始为这个已经散布开的‘流言’善后了。

扎克在医院。出发自格兰德的吸血鬼,弗兰克跟在扎克身边,其他的回了格兰德。

弗兰克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来自艾伦殡葬、以哈密顿为首的魔宴吸血鬼也在医院。

大家懂的,有戏要演。

“我们需要伤者列表。”哈密顿对弗兰克说的,“这里有来自西部的公民,他们有获得正确救治的权利。”

扎克在弗兰克开口前制止,“这里是巴顿,‘正确的救治’就是在医院,等待医生……”

扎克被弗兰克打断,说了演戏,“托瑞多,我记得你个人类弟弟在医院工作,哼,列表,现在。”

“吉尔伯格先生,无意冒犯,但这里是巴顿,不是西部,魔宴制定的社会法则……”扎克在努力抗拒命令。

当然,被再次打断,“我说了,现在。”

扎克一脸难受的闭了嘴,去找德瑞克了。

扎克的动向,没什么好说的。我们留在弗兰克和哈密顿这里。

吸血鬼,除了现在的扎克,在医院里都不会太舒服,他们现在正处在医院的等待区域中,杂乱吵闹的人群掩盖下,到没人注意他们这边。

哈密顿看着扎克离开,脸色有些不自在的对弗兰克,“新闻上报道出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就给父亲打了电话,是父亲的命令,来给在巴顿的西部人开放血液交易通道。”

弗兰克给了自豪的表情,“我儿子的决定,自然是对的~”

哈密顿在准备开口,被奈纳德抢先了,“但没有一点冒犯的意思,先生!”语气有些重,“我们是在巴顿生活过近半年的人,我们比您儿子更了解巴顿,这么做是错的!”

弗兰克心中略惊讶,原来这帮人也不同意鲁特·勒森布拉的命令啊。但,戏依然要演的,因为,就是为了演给鲁特看的,“没冒犯?你在说我的决定是错的?”这语气,不是提问。

弗兰克脸色阴沉的背过手臂,“你是卡帕多西亚的奈纳德是吧,我记得你,上次也是你在格兰德的办公室里维护托瑞多。”

奈纳德的脸色非常难看,往后退了一步。

希德·雷夫罗做了件让哈密顿和奈纳德都惊讶的事情,“勒森布拉的命令当然不会是错的。”看了眼奈纳德,又看了眼哈密顿,最后视线对向弗兰克——很谨慎的眼神,随即低头呈恭敬的态度,“但我认为奈纳德想表达的是,这里毕竟是巴顿,而巴顿现在对我们魔宴最重要的资源就是那个意外强势……”希德还做了补充,“能在未来帮我们挡住共和隐秘联盟的市长。”

希德停顿一下,保持谨慎的看一眼弗兰克,以观察对方的态度,没发现弗兰克有打断的意思,“如果我们要在巴顿为我们来自西部的人类维护权利,应该尊重一下这位市长的意见。”

弗兰克略有思考神色的看了眼希德,“雷夫罗的希德对么,哼。”没后续。

没后续就已经是最好的回应了,希德继续,“我们来这里本就是等托瑞多的,我们猜测他会过来帮他的人类兄弟。事实上,我们的目的只是告知,不管托瑞多和巴顿的市长对吸血鬼血液交易的态度如何,我们都会执行命令,只是明面和暗地的区别而已。”

奈纳德似乎又想说什么,准备再开口,被哈密顿拦住,抢先用极富暗示性的神色,“您应该知道,托瑞多和市长安东尼是朋友。”

弗兰克挑了下眉,看着哈密顿,“你是在暗示,你们需要的,只是让托瑞多暂时离开这里,给你们时间行动。”

哈密顿点头,说了句应该值得所有人惊讶的话,“我们已经拿到伤者列表了,来自我未来的女儿,艾瑟拉。”

“她啊~”弗兰克挑了眉,嘴角微弯。因为两个原因,一个,戏需要,毕竟艾瑟拉是勒森布拉的后裔预定,还是人类时就已经不声不响的在为勒森布拉氏族做事,自然是值得肯定的。第二个原因,这女人果然不错啊,很会给自己来事~大家猜现在魔宴对艾瑟拉的忠诚立场,还有一丝怀疑么。有这样一个不安分的女人在勒森布拉氏族里,弗兰克不高兴才怪了。艾瑟拉,可以收编入弗兰克的接管魔宴大业中。

哈密顿继续了,“而且她现在正在市长安东尼那边参与善后事务的安排,我们相信,有她在,即使托瑞多十分抗拒吸血鬼血液的交易,市长安东尼都有大几率做出正确的决定。”

弗兰克笑了一下,“错误的决定也无所谓,你们这么已经完事了,对么~”

哈密顿点了下头,继续按住试图作死的奈纳德,希德,也有帮忙。

弗兰克一脸满足的不再说话了,等扎克回来。

扎克回来了,拿着一份略后的文件,并不想交出的,“这是这次伤者的列表……”

被弗兰克直接拿过,转手就递到哈密顿手中,俯视的语气,“我儿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也命令你去通知你们的市长,叫……”多完美的演技,“安东尼,对么。”还看了眼哈密顿。

哈密顿不敢看扎克,点了下头。

扎克必然的痛苦,“现在?”视线是盯着哈密顿手里的伤者列表的,倒不是什么演技爆发了,是戏与现实的重合,扎克知道自己一旦离开,哈密顿就会开始行动。

非常应景的,等候区的另一侧爆发出了一声哭喊,“不!!我丈夫!!不!!我丈夫!!!”

然后,一帮护士拦住试图去扑医生的女人。

弗兰克看向扎克,“不然呢。”用于演技的表情收束了一些,“你要等到更多人死去么。”

扎克转身走了。

我们依然不看扎克。为什么,墨菲已经揭示了一个事实,在这种情境下,某些其实是事实的‘流言’,不可能被阻断。所以,扎克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影响什么。

反而造现在的发展趋势,扎克到希望安东尼支持西部公民获得血液交易的权利,至少,他们不会继续到处张嘴问。

还在医院的弗兰克和哈密顿他们开始分工。扎克带来的伤情人员文件被直接丢掉——没用,巴顿的医院不止北区的仁慈医院一家,艾瑟拉的列表更周全。

哈密顿开的口,“按照原计划,雷夫罗你负责西区的医院,奈纳德,南区。”

多余的人再次离开,这里只剩下祖孙两人。各有打算吧,就看谁更能抓住机会了。

先开口的是哈密顿,“我还没有好好的介绍过我自己,我们见过面,在我还是人类的时候。”

弗兰克观察了一下哈密顿的脸,“你是殖民战争时的士兵么。”

“我是。”哈密顿恭敬的点了头。

弗兰克有思索的神情,不过更多的是在观察他们行动的路线——哈密顿似乎非常清楚自己要去哪里,路过的标识,预示了他是往急救中心去的,“士兵哈。”没有褒义,也没有贬义。

“我记得,有一段时间,你经常出现在人类士兵的营地中,一部分我们(士兵)有幸能够和你独处,被你治疗。我就是幸运的一员。”

听起来,哈密顿在试图获得这位氏祖的青睐,靠回忆往事。

“是么。”弗兰克没有再看哈密顿,原因在这里——弗兰克是不记得自己有见过哈密顿,哪怕殖民战争在弗兰克的记忆中,并不是多久之前的事。呵呵,但,相信有人已经想到了:

弗兰克并不是去救治殖民士兵的,他在人类士兵的营地中,只是为了一件事——寻找圣主埋入那些士兵姓氏中的奖励!

看过那么多士兵,弗兰克可不记得一个哈密顿。

急救中心,“xx!”哈密顿突然高声喊了个名字。

一张病床上,有个正在被治疗的烧伤病人应了一声。

哈密顿过去了,看了一眼在处理伤口的医生,“你可以走了。”

医生抬头看了眼哈密顿和弗兰克,没语气的,“家属请在等候区……”

哈密顿按了下医生的肩膀,医生愣了一下,困惑的看眼病床,走开了。

弗兰克挑了下眉,重新打量了一下哈密顿,“对个第三代勒森布拉来说,哼,大胆。”

说明一下发生了什么,以便大家理解弗兰克的评论——哈密顿把一段包含了‘病患不存在’信息的血注入了医生的身体里。

大胆,是指哈密顿注入的信息和医生的感官有直接冲突,这段信息的效果,不会持久。

“我不需要永久性的效果。”哈密顿抿了下嘴,“只要事实能符合信息,我需要快点。”哈密顿对着了烧伤的人,“你知道我是什么么。”

“勒森布拉?”

“正确。”哈密顿肯定了,“你知道流程的,报价吧。”一点都不拖拉。

“我,我无法负担勒森布拉的价格……”

啧。

弗兰克一边旁观,一边挑着眉,没准备插入。

“你或许还需要理解一下,这里是巴顿,联邦东部的城市,所以,你还要支付额外的费用。”哈密顿往其他床位看了一眼,已经有一些护士注意到了这边的床位没有医生看顾,在呼喊,‘谁负责x床的??’所以,哈密顿真的需要快点儿,“你有五秒做决定。”给病人下了最后通牒。

“我……我……”

“四,三,二,一。”

哈密顿转身走了,“xx!”第二个名字喊出的时候,刚才发愣走开的医生又跑回来,怪异的看了眼哈密顿,然后继续给刚才的病人处理伤口……

弗兰克的脸色有些怪。抛开有必要的戏要演外,弗兰克是知道哈密顿的心其实是向着扎克的,但现在,弗兰克有些难以判断,现在的哈密顿是在帮扎克,还是……

弗兰克皱着眉开口问了,“就这样?”

哈密顿已经走向了第二回应的伤者,没忽略弗兰克的提问,“恩。”

弗兰克暂时保持安静的旁观,同样的对话——

“……报价……因为这里巴顿……你有五秒……”

“xx!”哈密顿在第二次交易失败的同时,叫出了第三个名字。

弗兰克皱着眉再次开口,“你如果一个西部人都不救,让托瑞多和巴顿市长不爽的意义何在。”这个问题有字面上的意思,也有,给予弗兰克判断哈密顿是在变相的帮扎克,还是……西部社会,真的有问题!

这第三个人暂时没有回应,哈密顿有空回答这个来自氏祖的疑问:“您知道为什么我们来这里吗?”用提问说明的方式,顺便递给了弗兰克一张列表,“这上面有伤情更严重的西部人,从马萨港被救出后就直接送入手术室的人。”

弗兰克看了一眼,没说话。

“因为在手术中的人,没有意识。”哈密顿回答了,“这意味着对方不会知道自己要为拯救自己的人类生命,会付出多少钱。”哈密顿看了眼弗兰克,“目的从来就不是救人。人,很多,一次灾难消耗的人对我们的食物储备来说根本没有影响。”

弗兰克懂了,目的,只是向人类展示一个事实——吸血鬼,在你们之上。

西部人拥有获得吸血鬼血液交易的权利?

我们在之前已经对权利解析的很透彻了不是么,权利,是人类制造了社会,社会再赋予人类的东西。对西部来说,社会,是吸血鬼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